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十步杀一人(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十步杀一人(下)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我说让你消失!难道你没听见?”雪风大吼着,一副‘你不走,老子就踹到你走’的架势。

    “你现在的处境很不好!”陈兵一点也不在意雪风的情绪,“虽说是撤消了和你的合作,但你的技术实力已经引起了美国政府的关注,你是他们所要极力争取的对象。他们此刻已经知道了你的老底,过不了几天,就会有不少的美国机构前来和你联系,他们将说服你为美国人效力,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会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根据我们的监控,你家的附近,现在已经出现了间谍活动的影子。”

    “让他们来好了!”雪风大喊着,“老子现在也不怕再多一个麻烦。”

    “考虑到你的安全,我们的意思是……”陈兵咬了咬牙,沉声道:“希望你能消失一段时间。”

    雪风闻听此言,更是怒不可遏,自己刚说了让陈兵消失,没想到陈兵转眼就让自己消失,便一拳砸到了陈兵的脸上,“老子先让你消失了!”然后揪着陈兵的衣领,一字一句道:“你们的失误,凭什么要让我消失。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主动消失的,有本事,你们就让我消失好了。”

    陈兵擦了擦嘴角的血,面不改色,道:“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我们希望你能配合。”

    “死了这条心吧!”雪风松开陈兵的衣领,一把将他推开,“我不会配合的。”

    “砰!”一声,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刘剑飞,他尴尬地看了看两人,“有什么需要帮忙吗?”,他也是在外面听见里面很吵闹,有些不放心,所以进来看看。

    “没事,你先出去吧!”陈兵朝刘剑飞挥了挥手。

    “是!”刘剑飞的脸上仍然有些不放心,不过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雪风虽然此刻在气头上,但他的脑子还不至于糊涂,陈兵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竟然就把刘剑飞打发了,刘剑飞作为自己的下属,从进门到出门,竟然都没问问自己的意思,雪风怒极反笑,冷冷道:“刘剑飞是你的人吧?”

    “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陈兵没有正面回答雪风的问题。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雪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在屋子里暴走了两圈,“你敢说没有一点关系吗?***,都是混蛋!我昨天误会克林的时候,他明明知道克林不是泄密的人,可他竟然就看着克林走了。”

    雪风再次来到陈兵面前,指着陈兵的鼻子,似乎想骂什么,最后却放弃了,在屋里又暴走了两圈,连续骂了几声“妈的”,吼道:“都***是混蛋,老子也是个混蛋,大混蛋。”,说罢,雪风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夺门而去。

    刘剑飞看着雪风从自己眼前暴走,想拦住来着,回头看陈兵却没有任何指示,只能看着雪风消失了身影。

    雪风出了公司的门,就拼命地打克林的电话,可是电话那边永远也不会出现克林的声音了,只有信息台那程序化的提示,“您所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

    “妈的!”雪风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心里愧疚无比,他此刻才想起了克林那怨恨的眼神,那个时候她心里应该很委屈吧,自己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雪风,你是个大混账,十足的混账。”,雪风又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然后钻进车里,疯也似的狂飙而去。

    “我怎么这么糊涂呢!”一边狂飙,雪风还在一边想着克林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克林泄密的,微软自然会和自己毁约,但是,那几个美国的软件公司就没有理由反悔了,自己和他们合作的是看门狗项目,而看门狗中是没有任何的后门,这一点,克林同样也很清楚,她完全没有必要让美国所有的企业和自己划清界限,这样做,反而是暴露了她自己。

    “我怎么早没想到这一点呢!”雪风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后视镜里出现了两辆交警的车,自己超速了,“妈的!”雪风此刻烦躁得很,反而再次加大油门,准备甩开这些警察。

    美国的软件企业集体和思想软件划清界限,这本来是雪风怀疑克林的理由,此时反倒成了洗清克林嫌疑的证据,天底下的事情就是这么滑稽,雪风后悔不已,如果自己昨天脑子能够再清楚一点,再相信克林一些,或许克林也就不会带着满腹的委屈离开中国。

    上次是那个李富贵,害得自己丢了小沙弥,这次又是陈兵,让自己丢了克林,他们一个是自己亲密的战友,一个是自己默契的搭档,自己不愿意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可是为什么总是要让自己经受这种折磨呢。小沙弥万幸是找了回来,可是克林呢,自己或许这辈子都得背上深深的愧疚了。

    “不对!”雪风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在发出一阵难听的声音后,斜斜地停在了路边,雪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所有的企业都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克林知道看门狗中没有后门,陈兵的报告也只是说烽火台中可能暗含流程序标准,那美国政府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呢,以致于让他们所有的企业都撤销了和自己的合作,要知道,看门狗非但不会对美国的这些软件公司造成任何威胁,甚至还会帮助他们提高收益。

    “难道……”雪风的眉头皱在了一起,这里面肯定还有故事!

    “不许动!双手抱头,慢慢走下车来!”后面的交警此时已经围住了雪风的车。

    雪风很配合,打开车门就走了下来,然后趴在了车上,他没有任何的反抗,警察很顺利就把他带走了,不过,他的脑子此刻却根本不在这里,他还在想着刚才的那个问题,为什么美国所有企业都要和自己划清界限,这其中到底有啥故事?

    “我决定配合你们!不过你得给我点时间!”

    当陈兵到达拘留所的时候,他听到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一时让他有些无法接受,他甚至有些激动,或者是喜出望外,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再劝雪风的准备,“你想通了?太好了,太好了。你放心,我们会安排好一切的,这是我们欠你的。”

    “没有谁欠谁!这是我自己的决定。”雪风的语气有些冷。

    陈兵一点也不在意,兴奋地搓了搓手,“只要你想通就好,想通就好!你需要多长的时间?”

    “两天!两天后我会按照你们的安排消失!”雪风说着就跨出了拘留所的门,陈兵后面跟来的一个警察递上了他的车钥匙。

    “两天后,我会去亲自接你。”陈兵趁雪风的车还没开远,大声地喊着,脸上洋溢着笑意。

    几个小时后,雪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公司,他把所有的员工都召集了起来,只是刘剑飞已经不在了,“在场的各位都是曾经和我雪风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姐妹,我一直在想,通过我们大家的集体努力,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业内的奇迹,思想软件会成为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骄傲的名字。可是今天,我要给大家说声对不起,我食言了,我雪风是个懦夫,一次失败就把我击倒了。”

    所有的人都看着雪风,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说话莫名其妙的。

    雪风咬了咬牙,“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思想软件明天就要关门破产了,待会散会后,大家都去一下财务,每个人都可以提前预支一年的薪水。好了,散会。”

    雪风机械式摆了摆手,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财务走进了雪风的办公室,“雪总,所有人的账都结完了。”

    “你受累了!”雪风慢慢转过身,把目光从对面的大秦大厦上收了回来,然后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进了财务的手里,“这是我单独给你的,拿着吧。”

    财务连忙推辞,“我的那份也已经结了,你也一直没亏待过我们,这个我不能要的。”

    “拿着吧!”雪风按住财务的手,“我有事要求你去办。”

    “雪总你有事吩咐一声就是了,不用这么客气的。”财务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雪风把信封塞进财务的口袋,“这个信封里有两张光碟、两个地址,你按照地址帮我把光碟寄出去。还有,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谁也不能说。”

    财务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肯定把这事办好。只是,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雪风拍了拍财务的肩膀,苦笑:“呵呵,我想去做一次旅行。好了,你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想静一会。”

    “多多保重!”财务也拍了拍雪风肩膀,转身走了出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西京郊区

    陈兵和雪风此刻正站在一片荒凉的旷野上。

    “你在想什么?”陈兵看着雪风。

    雪风只是摇了摇头。

    “你的车子我们会帮你转交给欧阳菲,房子也会交给楼下的张叔照顾,至于公司的善后事情,我们将派专人帮你解决。另外,你父母那里,我们也已经做好了工作,不会有事。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我们会竭尽所能的。”

    雪风从兜里掏出一张光碟,还有一串钥匙,“这是我答应俞雪帮她做的健身系统,还有我楼上的钥匙,麻烦你一并帮我转交给俞雪,告诉她,家里的那间屋子永远都是属于她的。”

    陈兵接了过去,“你放心,东西和话,都会捎到的。”

    “那我们就走吧!”雪风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西京,转身跳上一架直升机,直升机随即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狂风卷起了周围的沙尘。

    就要离开这里了,这次没有一个人来送雪风,陪着他离开的,只有他的电脑,还有那装着‘黑白双煞’的玻璃柜。

    沪市?银蝶总部

    “什么?”韩君毅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雪风就是风神?”

    “嗯,没错,老鼠是这么说的。”韩再辉再次肯定了一遍,“他亲耳听到克林说雪风就是风神!”

    韩君毅把自己的身体慢慢放到了椅子里,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他有那么好的技术。万幸的是我们这次搞垮了他,他的公司就要宣布倒闭,否则,我们真的是麻烦了。”

    “是啊!”韩再辉连忙附和,“我们一直以为这家伙是靠着克林那娘们才撑住了门面,没想到这个家伙更厉害啊。”

    “厉害有个屁用!”韩君毅瞪大了眼睛,拍着桌子吼道:“他再厉害,不也是倒在了我的手里吗?他孙猴子再精,那也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韩再辉拍了个马蹄子,脸上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笑道:“姜还是老的辣,老爸你真是英明。”

    韩君毅摆了摆手,“老鼠的这个情报很重要,我们得想个法子,让雪风能够为我所用,即便不能,我们也要好好利用这个情报的价值。”

    “全听您的。”韩再辉点头不已。

    可是韩君毅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话说出去没多久,一条消息便迅速传遍大江南北――“思想软件破产关门,年轻老总神秘消失。”

    几个小时后,业界沉寂了许久的“金戈铁马”突然跳了出来,宣布将会依照和思想软件之前制定的协议,接手手机杀毒业务,履行和凰天集团的合作。

    而凰天集团更是爆出了一个可以把沪市炸翻了的大动作,他们已经斥资数十亿,收购了大秦集团在沪市尚未开发的地皮楼盘,大秦集团因此获得数十亿的现金储备。同时,凰天宣布,因为收购的成本比较低,这些地皮将会用于廉价房的建设。

    此消息一出,沪市房价随即大跌,于是就爆发了席卷全市的“业主退房”风波,而此刻,接受考验的已经不是大秦了,而是整个沪市的地产商。

    当人们把目光都投向沪市这场地产革命时,欧洲也爆出了一条大新闻:world公司联合数家互联网服务商,组建了‘欧洲流程序研究中心’,一个投资数十亿美金,开发和推广流程序标准的计划开始随之启动。而这个计划的总负责人,便是黑客大会上技惊四座的美女克林。

    所有的消息都太惹眼了,以至于人们根本不知道凰天的另外一项计划也开始启动了,那就是和阳菲健身中心共同推行的‘全球自助健身计划’。

    多事之秋已经来临,而雪风此刻却刚刚到达了他的目的地。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