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四面楚歌 (上)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四面楚歌 (上)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很快,李约瑟带着微软总部的新决定,再次来到了雪风的思想软件。

    “恭喜,恭喜,经过总部的商议,已经达成了初步的意向,决定和你合作,这是新的意向书。”李约瑟见面就连声恭贺。

    雪风早料定会是这个结局,一点也没激动,只是笑意盈然地客气着:“同喜同喜!”

    李约瑟拍了拍手里的意向书,“我今天来,一来是签意向书,二来是道别。签了这个意向书,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也就要回去了,你和克林都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高手,我一定要亲自过来道别才是。”

    “李约瑟先生真是言重了!等你决定了回程的日子,一定要通知我,请务必给我一个亲自为你送行的机会,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伯乐。”事情基本已定,雪风也就不吝啬恭维这个李约瑟,“中国有句古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次要不是李约瑟先生在中间多多盘旋,我们这个小小公司是不可能会和微软这样的巨头有合作的机会。”

    马屁谁不喜欢,李约瑟立刻喜笑颜开,他倒是没想到雪风会对自己有这么高的赞誉,笑道:“总部这几天就会派专人过来核实协议的具体条款和执行方案,那我就预祝你一切顺利,早日把你的思想软件推向全球,也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会的,会的。”雪风连连客气,接过李约瑟手中的意向书,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就痛快地签了字,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长长地松了口气,通往梦想的路这就算是基本打通了,下面就看自己怎么走了。

    因为李约瑟回程的飞机就在两个小时之后,雪风把手里的工作一抛,亲自把他送回了酒店,收拾好东西,又亲自把他送到了飞机上,这让李约瑟对雪风的好感倍增,临走之前稍微透漏了一些微软即将派来的谈判专家的资料,叮嘱了雪风不少谈判的技巧。

    “雪总!”雪风一回公司,刘剑飞立刻跟了上来。

    “什么事?”雪风看着刘剑飞。

    “我们的公告已经发出去了,可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反而是今天又冒出一个叫做‘9527’的家伙,他也发了类似的帖子,指责我们在烽火台中安置后门程序,但也没有举出具体的数据。这对我们的影响太坏了,我们烽火台个人版的用户今天开始负增长了。”

    “9527?”雪风的眉头就皱了皱,这个家伙和昨天的那个unicorns不同,9527在破解界也算是个有名气的人物了,unicorns的帖子自己可以完全忽略掉,但是9527就不行了,他在程序破解界还是有着一定的人气,不少人都是他的粉丝,说的话也有一些份量,如果再不制止的话,恐怕情况会更加严重。

    “雪总,我看这事不简单!”刘剑飞看雪风半天没拿出个主意,就有些着急了,“我们刚刚和微软有所接触,网上就开始谣言四起,我看他们的矛头不仅仅是指向我们的软件,而是想破坏我们和微软的合作。”

    雪风“唔”了一声,“你说得很对,这确实是有人故意诬陷我们,只不过,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破坏我们和微软的合作,而是想要我们思想软件关门!”

    “是谁?”刘剑飞一脸震惊。

    雪风看着刘剑飞的反应,虽然同样是震惊,但刘剑飞此刻的表情,却是属于那种出乎意料的震惊,而不是被拆穿了心里秘密的震惊。雪风的心里就稍稍宽了些,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试探刘剑飞久,似乎都没有什么破绽,看来银蝶的卧底并不是他,当下道:“是谁你就不管了,我们当前的头等大事,就是准备和微软的谈判,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他们能拉拢这些高手为他们说话,我们同样也可以,跟我玩阴的,那我就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谁的道行更深一些!”

    雪风不屑地嗤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只留下刘剑飞一人还在原地发愣,他还在思索雪风口里的那个“他们”到底是谁。

    第二天,网上就有知名的程序高手放出帖子,称银蝶的一款财务软件,存在严重的bug,如果被企业内部的财务人员利用,会使企业财产莫名蒸发,就算日后发现,也是无从查起,帖子中竟然公布了利用该漏洞的详细步骤,就是个傻子,看了这个帖子也能学会揩油。

    这款财务软件是银蝶的招牌,很多企业都用了不少年了,消息一出,立刻就炸了窝,这些企业不得不终止了流水化财务操作,采用手工结算。银蝶的客服电话瞬间被打爆了,好在银蝶功力深厚,两个小时后就拿出了升级补丁,勉强算是平息了风波,但这些企业统统开始了清算,要是真的被哪个企业发现了财务问题,银蝶估计就麻烦了。

    可是银蝶的噩梦还没结束,当天下午,又有高手指出,银蝶给沪市政府设计的一个政务信息系统存在权限设置问题,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利用bug知道沪市政府每天的详细动态,包括政府未公开的各种计划和规划,各种会议的召开时间、地点、内容,市长的日程安排,所有公务人员的私人联系方式,甚至可以利用这个系统链入沪市的110指挥系统,关闭和破坏各种警用监视器,拒接报警,混乱交通指示灯。这封帖子没有演示如何利用漏洞,但却有成功链入沪市110指挥系统的截图。

    沪市随机切断了政务系统和110指挥系统之间的链接,责令银蝶务必在24小时之内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银蝶为此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网上再次爆出了银蝶设计的110指挥系统的bug,那位高手这次没有利用政务信息系统,而是采取控制程控设备的方式,再次进入了110指挥系统,而且又是最高权限,同样可以为所欲为。这让沪市政府大为恼火,110指挥系统就算出了问题,那也是不能关闭的,这幸亏是以前没出过什么岔子,要是真出了岔子,银蝶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整个银蝶此时全乱套了,能派的技术员全部派了出去,客服电话那边等着排队进来的客户估计都能横跨整个太平洋,这个当然有点夸张,不过横跨个长江是绰绰有余了。

    国内的程序界也乱作了一团,谁也看不明白,银蝶这次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竟然招致如此严重的报复,这些出来指责银蝶的人物,可都是国内顶尖的高手。高手发飙,自然谁也插不上话,大家也只能在私下里胡乱揣测着,一边传播着八卦消息,一边期待着事情后续发展。

    韩君毅此时那个叫恼火啊,雪风早已不是以前的雪风了,可他还是按老眼光去看雪风,他以为就算雪风知道那些人是自己找来故意去搞臭思想软件的,他也会照以前的模式,先声明,然后去起诉那些造谣的人,万万没有想到,雪风这次竟然不去纠缠那些造谣的人,直接就把炮火覆盖到了银蝶这里。

    老韩的心里很清楚,这次这些高手的发飙,绝对不是偶然,这肯定是雪风策划的,他身边有那个叫做克林的高手帮忙,想要在你的软件里挑根刺,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只是他想不通,自己诬陷雪风,费了老大劲,也只能找来一些三流的角色,搞了半天是一点毛病没找到,只能以‘莫须有’的罪名纯诬陷。而雪风竟然仅在一天之内,非但请出了国内最顶尖的高手,还找到了银蝶软件中最致命的bug所在,难道双方的技术实力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不可能啊!”一向自信的老韩突然有些不自信了,“我们银蝶可是国内的no.1啊。”

    就在老韩的不敢相信中,微软方面派来的谈判专家来到了西京,开始了和思想软件的具体谈判,而在互联网上,每天还是会有关于银蝶设计的各种软件的漏洞被爆出。在几位绝顶高手的“榜样”作用下,程序界的人们突然爆出了无比的活力,紧跟潮流,人人争爆银蝶的漏洞,就连银蝶在n年前设计的一款软件也被拉了出来,或许这个软件,日后根本就不会再有人用到,甚至是软件上一个错别字,一处错误的标点符号,也同样没被大家放过。不过,人们早已忘记了在银蝶之前,还有一个思想软件也曾被这样搞过。

    时间一过就是一个星期,雪风和微软的谈判也基本搞定,所有的细节都已经谈好了,只等签约就可以生效,双方已经商定,明天在西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然后当场签约。

    谈了一个星期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雪风的心情自然也是格外地好,就连好久不哼的淫荡小调也哼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雪风!”雪风的手机突然想了起来,他笑呵呵拿起电话。

    “你好啊,雪老板!”对面就传来了一阵笑声。

    雪风听出来了,是韩君毅,他早料定韩君毅会来找自己,只能没想到这家伙忒也沉得住气,竟然熬了一个多星期,“你是老韩吧?你看你,真是客气,在你跟前,我哪敢称老板啊!”

    “我这都不好意思开口了,又有事得求你帮忙了!”韩君毅说这话不知道心里做了多大的斗争,他实在是不甘,但他已经快被逼疯了,只有这个法子了。

    “你看你,咱俩之间用得着这么客气吗?有事你就尽管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雪风转着椅子,开始忽悠那边的老韩。

    “这段时间,国内的几个程序高手,突然瞄上了我们银蝶软件,我们的产品可以说是无一例外都被他们批了一遍,现在搞得我们很被动。”韩君毅顿了顿,“你在程序界的人面广,能不能给那几个高手稍句话,只要他们高抬贵手,条件随便开。”

    “是有这么回事,我也听说了一点。”雪风故作惊讶,“不过我以为他们那是在胡说呢,也就没往心里去。怎么?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也不全是真的,大部分都是无中生有的。”韩君毅哪里听不出雪风话里的讽刺,不过他只能厚着脸皮死扛,银蝶已经找人传话给那几个高手了,可人家死活不松口,他现在只能求雪风了,就算是雪风骂他,他也得陪着笑脸,“不过这影响实在是太坏了,实在是太坏了,所以我就找你帮忙了。”

    “唔~”雪风故作沉思,“我看,肯定是你们银蝶得罪人了。”

    “你帮我问问,得罪谁了,我亲自上门赔罪去。”韩君毅此时把老脸也豁出去了。

    “那行,我帮你试试看,不一定成,我可不敢给你打包票。”

    韩君毅闻听此言,就知道有门,急忙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你能帮忙,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以前我老韩确实对你做得有些过分了,可你以德报怨,三番两次帮我忙,我这里给你赔罪了。”

    韩君毅这么说,就算是承认这次输给了雪风,也算是赔罪,既然韩君毅服了软,雪风也就不再为难他,毕竟他还没有打算现在就把银蝶击垮,于是道:“老韩,这事就包在了我身上。不过,我有句话要提醒你,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话吗?”雪风说这话时,一改刚才的嬉笑语调,电话里的声音阴寒得让韩君毅骨头都发冷,“我们是做生意的,应该和气生财,得饶人处且饶人,如若不然,你下次还会来找我,知道吗?”

    雪风说完就挂了电话,而韩君毅的脑海里,一下就出现了雪风上次说的话,“有些人你可以随便捏,有些人却是捏不得,还有一些人,以前能捏,现在捏不得,今后更是连碰也不能碰的。”雪风早就对自己发出了警告了,可是自己竟然没当真,记得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就和现在一模一样,让人从骨子里透出凉气。

    韩君毅想到这里,就不禁打了个冷颤,急忙说道:“知道,知道!”说完才发现雪风早已挂掉了电话,恨恨地把电话一扣。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