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危机四伏(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危机四伏(下)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你好,克林女士!”虽然雪风就站在微软中国的总裁的面前,可是他却没有认出,而是直奔雪风身旁的克林而去,他大概是把雪风当作一个陪同的翻译了,而克林就不一样,所有微软的人都记住了这个“女魔头”。

    “你好,李先生。”克林赶紧把雪风推向前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思想软件的老板,雪风。”

    “你好,李约瑟先生,见到你非常荣幸。”雪风伸出了手。

    微软中国的总裁姓李,全名叫做李约瑟,美籍华人,他显然没想到思想软件的老板会是克林旁边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误,自己应该等主人先做介绍的,微软这次栽在了克林手里,自己大概下意识就把克林当作了敬重的对手,当下赶紧和雪风握手,“你好,雪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没能认出你。”

    “呵呵,没关系,请坐吧!”雪风大手一挥,招呼对方坐下,“李先生大驾光临,是不是有什么生意要关照我们啊?”

    “既然雪先生这么问,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李约瑟接过助理递上来的一叠文件,“是这样,我们总部曾经在几个月前跟雪先生谈过一些意向,是关于您的看门狗加密方法的,雪先生应该有印象吧。”

    “嗯,有印象。”雪风笑了笑,“我这里还存有当时的原件,你要不要过目一下?”

    “那个不必拿出来了。”李约瑟制止了雪风的举动,把自己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经过总部的商议,我们拿出了新的合作意向,请雪先生过过目。”

    “之前我们错误低估了你的看门狗,它的价值远远高于一百万美金。这次虽然我们提出的合作方式并没有变化,但是我们增加了交易资金,如果雪先生肯把加密狗的技术转让给我们,我们会一次性付给你五千万美金;如果雪先生不肯转让的话,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采取年签的方式,微软每年会支付给你两千万美金,做为使用看门狗的费用。”李约瑟说完看了看雪风,雪风还在看着那些文件,脸上看不出任何信息,没有同意的意思,也没有不满的意思,李约瑟不禁有些失望,这个家伙看来不好对付。

    继续说道:“我们总部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我们微软决定整体收购思想软件,使他成为微软的一个新部门,专门负责加密方法的设计和系统漏洞的测试,我们愿意出资一亿美金,但是我们有个要求,克林女士必须在被收购后的思想软件里,继续工作至少三年以上。”

    雪风还是毫无表情,很仔细地看完了合作意向,然后把资料往手底一压,笑道:“那么就是说,微软现在已经估算出了看门狗的准确价值,他值五千万美金是吗?”

    “雪先生的意思是?”李约瑟有点拿捏不准雪风的意思,这是嫌出的价钱太少了,还是根本就不同意这个合作意向呢?

    “我不同意这个合作方式。”雪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且我也不打算出售这个公司。”

    “为什么?”李约瑟有些想不通,在他眼里,能和微软合作,这简直是对这家小公司的恩赐,“你知道,不管一种加密方法有多么安全,他也终究会被破解,他有着自己的时效性,也会被更加安全的加密方法所取代,这个价位应该是非常合适的。”

    “我没说价位不合适,我是说我对这个合作方式不满意。”雪风再次重复了一遍,“还有一点,我想我有必要说清楚,就算不采取加密措施,软件也要出售的,采用加密措施,只是尽量减低损失而已,这点想必你也是很清楚,所以我觉得你的理由很没有意思。”

    李约瑟为之一瘪,“那依雪先生的意思,你认为什么合作方式最好。”

    “我们还是采用年签的方式,我们负责微软产品的加密,如果在年签期限内,微软的软件被人破解了,合同即时解除,如果没有发现破解,合同则自动延长一年。”雪风笑着看李约瑟,“你认为如何?”

    “不怎么样!”李约瑟摇了摇头,“没人敢保证自己的加密方法就不会被破解,我们也不会因此半路解除合同的,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微软向来都是怀有诚意的。”

    “我的看门狗经过ibm、甲骨文几个公司的测试,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完善的体系,他可以监控一切注册用户的资料,就算出现盗版,我们也会立刻锁死,这和以前的任何一种加密方法都不同。”雪风顿了顿,“我之所以敢下这个保证,除了技术因素外,是因为我们也有一个条件。”

    “请讲!”

    “我不收取微软一分钱的加密使用费,但我希望微软能够让我们思想软件使用你们的销售渠道。”雪风很认真地看着李约瑟的眼睛,“如果年签期限内出现盗版,合同终止,我们赔给微软2000万美金;如果没有的话,微软就必须在自己的每个销售终端上,都摆上我们的产品。”

    “这个…”李约瑟有些为难,“我没有权限来答复你,不过我会向总部反馈你的意向。”

    “呵呵,那就有劳你了!”雪风笑了起来。

    “不过,根据我的估计,你这个意向很难通过。”李约瑟皱了皱眉,“如果你觉得我们开出的资金有点少,我们倒还可以再商量的,这不是最终的交易价位。”

    “不是钱的问题,我说了,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的。”雪风笑了笑,这个李约瑟还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我只是想借用微软的销售渠道来推行自己的产品,这对于微软并没有一丝损害,也不会增加什么运营成本,相反,你们还可以节省下一笔开销。”

    李约瑟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今天是谈不成了,只好道:“那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会立刻向总部反馈的。”

    “那我就等着你的答复。”雪风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准备送客了。

    “两天之内,我肯定给你回复。”李约瑟有点失望,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竟然没办成,“那再见了。”

    “再见!”雪风和克林一直把李约瑟等人送出了大厦。

    “风!”克林拽了拽雪风,“上次你说烽火台里面有个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啊?”

    雪风回头看了看克林,笑道:“你还没想出来啊?”

    “这要怎么想?”克林有些头疼,“那烽火台我都研究了个清清楚楚,也没发现它里面有什么秘密,更不要说有值得让你如此大动手脚的秘密。”

    雪风凑近了克林,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它能防范所有的流程序,但是只有一种格式的流程序我故意设置了不防范。”

    “这又怎么了?”克林有些迷糊,“是哪种格式可以通过?”

    雪风郁闷,狠狠敲了克林一个爆栗,“你想想,如果每个人的电脑都装上了烽火台,所有的流程序都失去了作用,却有一种格式的流程序仍然可以流动,而这种格式,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你要干什么?”克林显然想歪了,以为雪风又要做什么坏事,仔细一想又不对,仅仅为了做坏事,也不用花费这么大的成本吧,眉头一扬,惊喜道:“我知道了!你是要把这种格式变成流程序的标准!”

    “嘘!”雪风赶紧阻止了克林继续说下去,拍拍她的肩膀,“知道就行了,不要乱说,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离现实还有十万八千里呢。”说完雪风屁颠屁颠往大厦内走去,“路还得一步一步走哇!”

    克林站在门外半天没回过神来,她以为雪风的胃口也就是搞搞看门狗加密罢了,没想到他的胃口会这么大。可以预见,流程序时代肯定是会到来的,而不同格式的流程序会引起冲突,这是一个不小的障碍,而雪风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搞出一个烽火台来,借推行防火墙软件之名,暗地里却是无声无息把其他所有格式的流程序都杀死在胎腹之中,怪不得他宁愿以每年2000美金的代价来为烽火台铺路,如果这个计划成为了,思想软件必将会成为下一代软件界的no.1,相对于这点损失来说,是完全值了,这和微软当年用盗版迅速占领市场的手法是如出一辙。

    克林回过神来,才发现雪风已经走没影,喊了一声“风,你等等我!”,就急急追了上去。

    只是克林不会想到,雪风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早有预谋,他当初之所以留下这个bug,只不过是为了避免杀死小沙弥罢了,后来小沙弥归来,雪风就想着是不是要补上这个漏洞,而这时他突发奇想,才冒出了这个念头。

    李约瑟第二天就又来找雪风了,他说要看看雪风说的那个监控体系,雪风把他带到了自己用于监控烽火台用户的服务器跟前。

    “因为我这个烽火台目前只在国内发行,所以我们只能看到国内的用户使用情况,现在安装了烽火台的用户大概是11万多。”雪风随便输入一个省份的名字,眼前遍出现这个省的省图,详细显示着每个地区有多少用户,此时多少在线,多少脱机使用。

    “我们看看这位用户的情况!”雪风随便一点一个用户,上面立刻显示这位用户详细ip地址,安装日期,历史升级情况和一些意见反馈,“这个平台可以把所有用户显示,只要用户安装了我们的软件,他们的信息就会反馈回来。这个平台还可以监控破解版的存在,一旦发现有未授权的用户出现,就会锁死对象的软件,这个是看门狗的一个独特后门,用任何手段都监听不到的。”

    “真是厉害!”李约瑟不由赞了一声。

    雪风一笑,“还有一点,我想你可能还没有了解到。看门狗内置了一种升级判断系统,这个判断系统独立于软件本身的升级系统,但优先级高于软件自身,它相当于一个独立的监控系统,功能和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监视屏是一样的。”

    “在升级的时候,这个判断系统会先验证软件是否是经过授权的,然后验证更新包是否也是经过授权的,当两者都检测无误后,才会调用软件本身的升级系统进行更新。而且,这种判断是可以反方向进行的,就是说,只要我们的更新包用看门狗加了密,此时若有一个破解版的软件想要安装这个更新包,也是不可能的,而且它还会被更新包迅速锁死。”

    李约瑟不可思议地摇着头,“就算别人破解了软件,也不可能破解每次的更新包,一不注意,还会被锁死软件,再使用破解软件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未来的软件将会更加模块化,这些模块的更新和优化是非常频繁的,这就增加更新的频率,更新服务做不好,一切都是空谈。如果你们微软的新系统要是再象以前那样几个月出一次补丁,不出大漏洞就不更新,恕我直言,”雪风摇了摇,“你们no.1的地位迟早不保。”

    李约瑟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我们的总裁也早预见到这个问题,我们即将发布的新系统,他明确要求必须做到每天至少一个更新。”

    雪风一耸肩,“那你们还在考虑什么呢?”

    李约瑟恋恋不舍把目光从服务器上收回,“我立刻把我今天看到的一切反馈给总部,我想,我们会有一个很愉快的合作。”李约瑟爽朗一笑,朝雪风伸出了大手。

    “我也期待我们能有一个愉快的合作。”

    “会的!”李约瑟使劲一握雪风的手,“我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送走李约瑟,雪风乐呵呵地赶回公司,他今天确实高兴,轻而易举就把李约瑟给唬住了,只要唬住了他,和微软合作的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不出差错的话,这件事就应该算是板上钉钉了。

    刚进公司的门,雪风就被克林一把给拽住了,“怎么样?”克林一脸关切地看着雪风。

    “嘿嘿!”雪风笑了两声,指着自己的脸,“看这,答案就在这写着呢。”

    克林不明白雪风的意思,还真的凑到雪风脸上去看,“什么啊,根本就没写什么答案啊。”

    雪风大汗,这姑***理解能力还真是要命,“谁能往脸上写字啊!我是说,你看我这一脸喜气,难道还猜不出吗?”

    “这么说?成了?”克林顿时一脸欣喜,恨不得就把雪风抱过来亲一个。

    “还很难说,不过我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最迟后天,李约瑟就应该给我们一个初步的答复。”雪风的脸得意得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雪总!出事了!”刘剑飞出现得总是那么不是时候,一句话就把气氛搞坏了。

    雪风有些郁闷,“出什么事了?”

    “今天一大早,我们的客服陆续接到电话,都是烽火台的客户打来的,他们询问我们的软件是不是内置了后门程序,或者含有病毒,有的甚至破口大骂。”刘剑飞一顿,“我当时就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以前从没接过此类电话,而今天他们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

    雪风眉头一锁,“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查清楚了没有?”

    “之后我就到往上搜索了一下,才发现很多论坛都在转载一个帖子,说我们的烽火台内置后门,可以操纵用户机器,窃取用户机密信息,帖子的作者据说是国内一个民间反病毒高手,叫做unicorns,似乎有点名气。”刘剑飞赶紧答到。

    “帖子中有举出具体数据吗?”雪风问到。

    “这个倒是没有!”刘剑飞摇了摇头。

    雪风嗤了口气,“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家伙,多半是自己给自己镀了层金,无非是想让那些不知情的人相信他的帖子罢了。”

    刘剑飞看着雪风,“那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你去网上,以公司的名义发个帖子,你告诉那个unicorns,就是赤裸裸的诬陷,也是要讲究证据的,让他拿出具体的数据来说话,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我们随时保留起诉他的权利,还有那些转载过这个帖子的论坛,在事实没有调查清楚之后,刻意去宣传此事,我们也保留起诉的权利。”

    “那我这就去办!”刘剑飞说完转身就去忙了。

    雪风心里就开始嘀咕了,这个unicorns到底是什么人物啊,自己真的没有一点印象,无冤无仇的,可他怎么会和自己过不去呢?他这是信口胡说,还是故意诬陷,又或是他真的拿到了什么数据?

    雪风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不能拿到什么数据,别说自己软件没有后门,就算软件真的有后门,那也得过了看门狗这关再说,此人不可能这么快就解开了看门狗,那就是说,他这是信口胡说,诬陷自己,

    “这会是谁呢?”雪风瞬间就想到了银蝶。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