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二十章 人情交易

第一百二十章 人情交易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兵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处分,这话似乎有点不对,因为他早知道处分是难免的,也就根本没放在心上,更谈不上躲。潜艇回到基地后,陈兵随即撤出了军事演习,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基地,然后给上级写了一份报告,在报告中,陈兵陈述了遭遇美军的始末,他没有分析中美双方技战术的优劣,而是对美军的信息化实力做出了评估,这也是中方所得到的关于美军信息化实力数据最为详实、结论最为客观的一份报告了。

    陈兵因此又受到了一次嘉奖,暗地里还被记了一次功。可是陈兵却是高兴不起来的,输了就是输了,不论自己找什么理由,在几天前的对抗中,自己是一点便宜也没占到。虽然自己是攻入了美方的军事通讯系统,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反观美方,只是出动了几架e40,就让己方的中方的通讯系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e40是厉害,但是美方并不是靠着几架飞机取得胜利的,他们的军事信息系统远远领先于中方。试想,如果自己的潜艇能够实现全军信息共享,自己在发动对蓝军的攻击之前,就能发现不远处虎视眈眈的e2p,而不是等它飞到自己头顶才发现;如果自己能及时发现e40起飞的消息,就应该明白很多事,至少自己会知道,那架e2p和之后的两艘军舰被己方实行了电子压制后,美军的总部还是知道它出事了,这说明,他们还有一套通讯系统,就算不出动e40,这架e2p还是会赶在蓝军防空预警系统恢复之前安全撤离到公海的。

    自己以为自己很厉害、很聪明,以为自己摸准了美方的脉搏,到现在一反思,才知道一切根本都在美方的控制之下。一个仅凭主观经验作出判断的战斗群体,甚至无法和一个装备全局信息化系统的单体相提并论,那架e2p根本就是在耍自己。

    陈兵现在只想着赶紧把自己的军事信息化系统尽快完工,然后装备到全军,只有这样,才能从整体上提升全军的战斗实力和决策水平。上级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给陈兵嘉奖的同时,也给他了他新的压力,半年,半年之内,必须完成军事信息系统的初阶段设计,投入到实际的使用中去。

    陈兵现又想起了李富贵,不是要表扬他,是想拿枪再突突他几梭子,要不是这个家伙半路给自己弄了岔子,或许自己此时已经说服了雪风,有了雪风,相信这个军事系统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还会又快又好。

    想到雪风,陈兵还是有些想不通,这个人怎么就能集风神、超级骇客、程序天才于一身呢,要不是自己刚开始把超级骇客和程序天才两者对立了起来,或许自己早就发现了他的秘密,而不是等一切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寻找的人,其实就在自己身边。

    “少校!”通讯兵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放在陈兵的桌上,“着是你需要的资料。”

    陈兵拿起资料翻了翻,未了道:“你告诉6号,务必找到那个在雪风机器上安装*马的人,还有,必须保证雪风的人身安全,这人对我们很重要,再也出得什么意外了。”

    “是!”通讯兵转身走了出去。

    陈兵再次拿起资料,那是那个所谓的6号反馈回来的信息,陈兵看者看着就有些心烦,把文件往桌上一拍,“大材小用,大材小用!你搞这个手机杀毒、软件加密,能有个什么前途?”

    陈兵的气还没消,通讯兵又走了进来,“上校,航天中心通过上级转交过来一份资料。”

    “干什么的?”陈兵吼到。

    “a级机密,对方要求必须要由你亲自批阅。”通讯兵把一个文件袋往桌子上一放。

    陈兵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摆摆手,“行,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拆开封条,里面是一份航天中心的咨询函,按照他们的说法,中国的登月计划经过多次技术论证和多年的准备,各项条件均以实现,已经到了可以实习着手操作的阶段了,但是在月球勘测车的设计上,航天中心需要咨询一下陈兵。

    美国的月球勘测车是四个轮的,利于平地运动,但是不利爬坡,月球表面有很多的坡地当时并未被勘测。按照航天中心的构想,中国的月球勘测车将设计为一个具有八个机械臂来运动的家伙,就像一个巨大的蜘蛛一样,如此一来,确实是利于爬破了,但是怎么让八只脚协同工作,既能跑起来,还能让车身适应各种地形,保持平稳状态,这是一个技术难题,既需要物理学专家和机械专家的智慧,也需要一个系统来协调控制八条腿的运动。

    航天中心的意思,是想问问陈兵,以目前的电子水平和计算机的运算水平,能否支持这个八条腿的家伙,如果可以,他们想请陈兵的信息基地负责设计这个系统。

    “妈的,这不是给老子添乱嘛,老子的事情还有一大堆没办呢,拿有功夫搞你这个系统。”陈兵又生一股怒火,一把就把文件甩了老远。

    通讯兵听到动静,赶紧跑了进来,把东西收拾到一起,再次放到陈兵的桌上,“少校!”

    “你出去吧!”陈兵捏了捏额头,自己刚才有点激动了,只能怪航天中心这东西送来的不是时候,刚好赶了个自己心烦的点,静下心来,陈兵仔细想了想航天中心的那个设想,似乎确实很困难,要让八条腿既要保持前进,又要根据各种地形不断变化长短、形状,以保持车身的平稳,很难!很难!系统需要同时处理八条腿上的不同消息,又要向八条腿发布同步的不同指令,反正以基地目前的实力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难道就告诉他们说自己不行,办不到?

    陈兵摇了摇头,又想起了雪风,也不知道雪风这个天才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赶紧提笔给航天中心开始写回复,他没有陈述基地的困难,只是委婉建议航天中心可以试着把这个项目对民间组织开放,面向所有电子企业招标,陈兵向他们推荐了雪风的21思想软件。

    “通讯员!”陈兵大吼。

    “少校!”通讯兵跑进来一个敬礼。

    “把这封信同过上级转交给航天中心,马上去办!”陈兵把信装进了一个信封封好,心里突然又高兴了起来,你雪风不是开门做生意嘛,合乎,只要你胃口大,敢接项目,就算你今后还是不肯加入军方,也没什么关系,老子会把项目送到你门上的,只要你接一个,以后就容不得你不接了。

    “阿嚏~~”雪风刚下了车,就是一个大喷嚏。

    “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克林问到。

    雪风摆摆手,“肯定是银蝶的那帮家伙在诅咒我。”说着仰头育打了一个喷嚏,于是愈加肯定自己的判断,笑到:“一想二骂三感冒,果然是两个,银蝶那帮家伙现在估计是快气疯了。”

    两人一路走进公司,雪风径自跑到财务那里,把昨天拿到的银蝶客户名录和收支报表交给会计,“你仔细看看,看这份报表有没有什么猫腻。”

    “雪总,这是谁做的报表啊?”会计翻了翻,有些邹眉:“手段这么落后,比起咱们公司可差远了,咱们的可是流水化操作,一清二楚,我都感觉呆在公司没啥事干。”

    “这不是给你找来事了嘛!”雪风拍拍这份报表,“这几天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东西弄清楚。”

    “好,没问题!”会计给雪风拍了拍胸脯,就要开始动手。

    雪风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那个…,我还得叮嘱一下,这东西就你我知道,可不能让外人看见,尤其是咱们公司的人,记住了?”

    雪风这才回了自己办公室,虽然已经知道了是银蝶在背后对付自己,但是弄不清楚谁是那个窃取资料的间谍,这日子一天也过不舒坦,一个不注意,他就会在背后对自己来一刀,这也是自己要叮嘱会计的原因。

    “名枪易躲,暗箭难防啊!”雪风抓了抓头皮,得想一个办法把这个贼揪出来才好,这家伙被自己耍了一次,今后肯定会更加小心翼翼,要让他上当,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

    雪风调出机器上的记录,昨天晚上唤醒自己机器的是一个大楼内的非法ip,这个家伙在这点上很聪明,懂得把自己保护好,他是偷偷接入了大楼网络的,就算你查到ip,也查不到他的位置。雪风决定给公司换专用线路了,当初考虑到这里只是和办公场所,并没有什么技术资料和企业机密,所以就共用了大楼宽贷。

    现在看来,自己得换个专用线路,一来是保证公司资料的安全;二来可以显示自己的紧张,对那个贼造成一种“公司机器确实存有机密资料”的假象;三来缩小那个贼再次下手的范围,让他只能在公司下手,自己揪他出来也就相对容易一些。

    “这件事交给谁去办呢?”雪风拿手敲着桌子,“还是交给刘剑飞?”,也好,如果真的是他搞鬼,正好来个敲山震虎,正在想着呢,桌上的电话就响了,雪风一把抓起电话:“你好,我是雪风!”

    “雪老板,呵呵呵!”来人先是一阵能迷死人的笑声,直让雪风浑身起鸡皮疙瘩。

    “张总裁,张总裁。”雪风急忙打断了对方的笑声,“你有事说事,整这玄的干啥,笑的我浑身发麻。

    呵呵!张凌风止住了笑声,但还是声带笑意:“雪风啊,今天有空没?”

    “没空,忙着呢!”雪风毫不犹豫把张凌风下面的话堵死,今天这是老母鸡打鸣了吧,张凌风居然会给自己来电话。

    “咳~~”张凌风干咳两声,“上次听了你讲的那个故事,我很受启发,今天我抽了一天的时间,专门听你讲故事,还请雪老板一定赏光。”

    “不是都说了嘛,没空!”雪风就想挂电话,自己正烦着呢,这张凌风还来给自己添乱。

    “我在你们楼下的咖啡馆等你,对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张凌风说完就挂了电话。

    雪风就纳闷了,“很重要的消息?”,会是什么消息呢?他那里能有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消息呢?雪风向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张凌风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郁闷地重新翻出自己的文件开始工作,反正他是不准备去见张凌风的,你爱等就等吧,爱听故事你找说书的去,找我干什么?

    随便翻了两页资料,雪风就有点看不下去了,心里老是在琢磨张凌风刚才的话,“会不会是陈砚的消息?”雪风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一下就激动了起来,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难道是张凌风突发善心,又想通了?

    “不行!我还是去一趟吧!”雪风拉开门就走了出去,正好迎面碰上刘剑飞,“剑飞,我正要找你呢,你一会到电信那里联系一下,给咱们公司重新拉一条专线。”

    “好!我一会就去办!”刘剑飞脸色毫无异常。

    雪风有点不甘心,凑近了刘剑飞的耳朵边,悄声说道:“昨天晚上,有人从咱们公司偷了一份技术资料,还好,这份资料不太重要!”

    “那我抓紧办这件事,现在就去,争取两天之内就弄好!”刘剑飞也露出了惊讶之色,眉头跳了几跳。

    “好,越快越好!”雪风打发了刘剑飞,就有些郁闷,难道自己怀疑错了,真的吧是刘剑飞做的?不对啊,自己那天明明看到他动了自己的电脑。

    带着一脸郁闷,雪风下楼来到了咖啡馆,服务员立刻吧雪风领到了里面一个包间,张凌风此刻正等在里面一个包间,张凌风此刻正等在里面。看见雪风,张凌风露出一脸的笑意,“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来,赶紧坐。”

    “说吧,找我什么事?”雪风故意看了看表,“我时间紧,一会还得去谈一个合同。”

    “其实,我就是专门过来谢谢你的,谢谢你上次给我讲的那个故事!”

    雪风一脸惊讶,“我不会是幻听了吧?谢谢这两个字会由你张总裁的嘴里说出来?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肯定是幻听了!”雪风说着还在自己耳朵上拍了拍。

    “呵呵,你永不这对我冷嘲热讽的,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心里很清楚,你上次能给我讲那些话,都是看在陈砚的份上,即便如此,我张某人还是记你这份情了。”

    雪风急忙摆手,“张总裁你不药吓我,我胆小,还真不敢让你记我的情,再说了,我说什么话了?我没记得我说过什么呀。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要讲这些,那失陪了,我真的有事要做。”

    雪风刚说完,他的手机还真的就响了起来,“你看看,这电话说来就来,不好意思。”说着雪风就按了接听,“你好,我是雪风。”

    “**你大爷的!”电话里传来一声大骂,雪风顿时愣住了,这谁呀,会不会是打错了?

    “雪风!你给老子听着,实相的赶紧吧资料给我送回来,否则老子就对你不客气!”

    “韩再辉?”雪风脑海里就突然想起了那个二世祖的模样,这个声音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

    “你咱们不说话?”电话那边还在吼着,“你给老子说话!”

    “对不起!你儿子不在这里!这里不是幼儿园!”雪风冷笑一声,就挂了电话,靠,我还是你老子呢,转头冲张凌风笑笑,“让张总裁见笑了!”

    张凌风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雪风故意放在那里不接,反而慢慢地嘬着咖啡,“张总裁吧是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吗?”

    “我要是不这么说,你会出来吗?”张凌风反问着雪风。

    “那就是说,你没有消息要告诉我?”雪风说着拿起手机,转身就准备走。

    张凌风急忙拉住,“你别急啊!我却是是有事要找你帮忙!”

    “你有事就说事,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我不是已经告诉你我时间很紧吗!”雪风不知道是故意个张凌风难堪,还是被手机烦着,回头就冲张凌风喊,喊完了又按了接听,冲着电话吼:“我告诉你,我不负责给你看儿子的,你该找谁就找谁去,少***烦我。”

    在张凌风的印象里,雪风虽然傲,虽然会指桑骂槐,但从来不会发脾气,看着眼前这个一碰就炸的雪风,他有点发愣。

    “你说啊,你不说我可走了。”雪风冲着张凌风皱眉。

    张凌风这才回过神来,张嘴正要说,雪风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只得吧把话憋住,“你还是先接电话吧。”

    “我说你烦不烦啊!”雪风安了接听就开始发火。

    “不要挂,不要挂,是我,韩军毅!刚才再辉他不会说话,有什么冲撞的地方,我给你赔罪了。”韩军毅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声就传了过来。

    呀?雪风一脸惊恐,“原来是韩总啊,我一位是哪个王八羔子吃撑了拿我开涮呢。”

    电话那边间啊传来韩再辉的臭骂,韩军毅大声呵斥了几句,然后对着电话尴尬地笑:“再辉他不懂事,还请雪总多多担待。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相求啊,我吗银蝶昨天晚上丢了几份很重要的资料……”

    “那赶紧报警啊!”雪风倒显得很热心,“我说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警察能有什么办法啊!”

    “找我岂不是更不顶事!”雪风如梦初醒,“韩总是不是怀疑那资料是我偷的啊?”

    “不是不是!”韩军毅急忙表示,“我只是听说雪总你手段多,看你能不能给像个办法给弄回来。”

    “哎呀,实在是对不起,我自己公司昨天晚上刚好也丢了份很重要的文件,我自己都还愁着药咱们找回来。那个,韩总你听谁说的,你找谁去。”

    雪风说完就挂了电话,回头瞅着张凌风,看他笑呵呵地看着自己,心里突然就冒出一个念头,问道:“张总裁你今天找我不会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其实呢,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固执!一份资料嘛,如果你真能帮他们找到,他们又愿意付一些好处,何乐而不为呢?张凌风答非所问。

    雪风终于明白张凌风为什么要找自己喝咖啡了,韩军毅毕竟是人家的同学兼救命恩人,虽然之前他在媒体面前表演了一出割袍断义,但暗地里却还是一如往初,这大概也就是这半年银蝶股份不跌反涨的原因吧,当初他的那出割袍断义无非就是表演给欧阳菲看的。

    “张总裁真是重情重义啊!”雪风像是看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道:“你说的没错,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好,那你告诉你的那位老同学,资料呢,我的一位朋友确实可以为他找回来,不过人家要价很高,至少这个数。”雪风伸出五根手指。

    “好,就这个数!”张凌风一口答应下来,“我希望你的朋友尽快找到资料。”

    “看到钱入账,我自然会给你资料。”雪风说完嗤了口气,转起身来走了出去,他有点失望,以前自己真是大看了张凌风,一位他能创出大秦今日的局面,肯定也是一位枭雄,大智大勇,没想到只是韩军毅一般的小人之流,不过如此。

    他突然有点可怜张凌风,也罢,自己就卖给他这个人情,转手五千万到手,自己收购杀毒厂商的事就不用麻烦李秀凤了。

    雪风一走,张凌风就掏出手机,“事情成了!五千万那!”

    那边的韩军毅似乎有点不满意,张凌风吼道:“我告诉你,韩军毅,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我们之前的帐就算两清了,不管是我欠你的命,还是你当年暗地里帮我整的那些事,到此为止,两不相欠。你要是再提,就不要怪我不讲情义。”

    说完,张凌风也是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