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牙还牙(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牙还牙(下)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克林此时才算彻底明白了过来,以往黑客在入侵的时候都是躲躲藏藏的,以不暴露自己为第一要务,躲在暗处收集有用的信息,然后伺机而动,而雪风却选择主动出击,去调动对手,让对手把自己所需要的信息透露出来,而对方竟然还那么听话,乖乖的听雪风指挥。

    “呵呵,尅你,我再教你一句有中国特色的话,叫做‘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雪风笑着说到。

    克林微微颔首,凝眉思索着雪风的话,觉得似乎很有道理,看着屏幕上的数据,道:“那你现在怎么办?对方保存资料的服务器已经隔绝和外界的物理连接。”

    “等呗,等病*消灭了,踏就会恢复链接的,今天不恢复,明天也得恢复。”雪风拍着自己的后脑勺,叹道:“刚才有点失策,我应在上传病*之前,先把我们的无线链接*马给他们所有的机器都装上,这样我们就不用等了,而且,此时下手,对方会以为是病*破坏了他们的文件,而不是被人蓄意破坏。唉,可惜了,失策啊,失策!”雪风一阵顿足捶胸,长吁短叹。

    克林总算是知道自己上次为什么会输的那么惨了,雪风实在是太狡猾了,除了技术实力超人一等外,他更把对手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他只会牵着团团转,到最后肯定把自己饶晕了,更别提抓住他。“若是风神在入侵你时,凑巧被你发现了,先不要着急高兴,这可能是他故意让你发现的。”克林此时就是这么想的。

    “对了,是按个公司要偷窃咱们的资料?”克林突然问到。

    “银蝶!”雪风叹了口起,“我们有仇,他总是和我过不去,也罢,这次就做个了断吧。”雪风咬了咬牙。

    克林不清楚雪风和银蝶之间的恩怨,所以就集训问道:“有仇?有什么仇?”

    雪风苦笑了一声,摆手道:“不说这个了,一时也说不清楚的,说说你吧,来中国这段时间还适应吧,在家里能住习惯不?我明天就去帮你联系酒店,这几天酒店应该有空房间了。”

    “习惯!很习惯’克林怕雪风不相信,接忙说道:“你和楼下的张叔张姨都很照顾我,我很喜欢住在这里,不用联系酒店,我可以付给你房租,只要让我住在这里。”

    “不是这个意思!”雪风摇了摇头,“我只是怕你住不习惯,既然你喜欢住,那就住吧,房租事情以后不要提。”

    克林紧张的脸色才有所缓和,“谢谢!”

    “不要那么客气!”雪风有所皱眉,“我最听不得谢谢两字,太见外了,我一听就头疼,你住这里可以,但是以后千万别说这两个字,不然我会头疼死的,要是真说谢谢,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你肯到我这小公司,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ok,ok!”克林急忙点头,美丽的眼睛看着雪风,“那以后,我们都不要说谢谢,好吗?”看得出,他真的怕雪风把自己赶到酒店去。

    “好!好!”雪风也是连连点头,双手在键盘上,一个切换,调出一个文件:“这是关于无线*马的一些技术资料,我一会传到你房间的机器上,你可以研究研究,如果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再讨论。再过一段时间,你把这个技术拿到黑帽子大会上去发布,那时我们思想软件肯定会出尽风头。”

    “你真不亲自去?”克林侧头看者雪风,“你去最合适!”

    雪风摇摇头,“我不去了,公司事情太多,我得照顾。没事,你去,和我亲自去没什么区别的。”

    克林还要说什么,雪风的机器再次弹出提示,他消失的第447台机器竟然重新回到了局域网中,“恢复了…”克林急忙喊到,她想看雪风接下来怎么办。

    “呵呵,你看看,他们比我还心急,生怕我不去弄他们的资料。”雪风笑了几声,就开始动手了。

    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这话不一定全对,但也说明了从内部攻击要比从外部强攻要容易很多,雪风此时已经拿下了一台银蝶内部局域网的机器,要想再那下他们资料服务器,就容易了很多,资料服务器本来就是要让内部的员工和决策者经常调阅的嘛,所以防范就松懈了很多。

    不费吹灰之力,雪风就拿下了对方的资料服务器,开始上传自己的工具,工具用来判断对方服务器上所以文件的重要程度,要是雪风自己挨个找,最后找出重要的文件,那还不把人累死啊,还好有这个工具,有小沙弥的只能判断核心。另外,这个工具还有个好处,它卡宴突破读写权限。问了保证自己的机密文件不被某些有心人窃取,机密的文件一般都会设置很多的限制,比如有些文件就不能阅读不能修改,有些文件可以在局域网访问,但是无法复制到外网,雪风的工具就是突破这些限制的。

    很快,工具搜索出了结果,给机器上所以的文件设置了重要等级,雪风点了最重要级别,总共是235个文件,按照文件创建的时间来看,银蝶今年的最重要文件有7个。

    有了前车之鉴,雪风非常小心,先给这7个文件做了一下检测,看有没有做过什么手脚。别整天都是自己给别人下诱饵,最后却让鱼把自己钓了,那就丢大人了,所以雪风从来都很谨慎。

    一番检查,确定文件没有什么手脚,雪风二话不说,把这7个文件都复制过来。

    “呵~,成了!”雪风大开下载下来的几个文件,一份是银蝶去年的收支报表,一份客户详细名单,期于几份是一些技术资料和今年的一些项目开发计划,雪风看了看,没发现自己有用的东西,就有些失望。

    “怎么了?”克林问到,“这些资料没用?”

    “有用!”雪风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脑子里似乎还在想着别的问题,“文件是拿到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得劲。”

    雪风在想,这些文件被自己拿到后,银蝶会不会痛呢?肯定会痛,可是,这样的打击会让银蝶以后有所顾忌而不来烦自己吗?似乎不行,韩君毅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或许他见了棺材也不会落泪,对付这样的人,自己是不是应该做得再狠一些,狠到让他们连打击报复的心思都不敢有。

    “为什么银蝶会一直和过不去,那么费尽心思要对付自己呢?”雪风有点想不通这个问题,从头到尾,自己始终处与一个弱者的位置,戴静离开了自己,三年的不合理协议自己也遵守了,星河项目败给了银蝶的无耻,虽然自己一直想着要击败银蝶,但除了和银蝶竞争星河的项目外,自己从未对银蝶有过任何的报复,恶意的报复更是从没想过。而相反的是,已经占足了便宜的银蝶却从没放弃过对自己的打击,处心积虑还要从自己这里窃取利益,甚至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这是为什么?

    这难道是“弱肉强食”?是自己一味的忍让和退步,让银蝶觉得自己好欺负,所以才日益骄纵,岁自己为所欲为吗?

    或许是吧!雪风轻轻叹了口气,是自己太迂腐了,总守着那么些仁义道德,却忽视了对象,对于银蝶这样仁义道德全无的家伙,将那些都是没有用的。那是自己的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年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是自己太善良了,在戴静被人撬走之后,自己还想着是自己条件不如韩再辉,戴静偶自己的选择权,而却没有想到韩再辉的手段本身就是不光彩的;在帮银蝶打扫办公室的时候,自己竟然还想着银蝶借给自己的救命钱,而没想到这其实就是别人对自己的打击报复。

    要不是银蝶这次的间谍事件,给了自己一个思考的机会,或者,自己还会继续迂腐下去,还会继续等下去,等到自己完全超越了银蝶,才去光明正大、真刀真枪去和银蝶干,真***可笑,真***伪善,原来是一直就是个傻子。

    雪风想到这里,就狠狠抽可一个嘴巴子。

    “风!你干什么!”雪风似乎还想再抽几个,被克林抓住了手。

    雪风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克林,有点尴尬,道:“没事!没事!”回头再看,克林这一抓不要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又掉在了地上,雪风急忙又要转头,却停住了,靠,自己怎么紧张干什么,好象自己把克林怎么了似的,不就看了一眼吗,至于嘛。

    “真***虚伪!!!”雪风在心里骂着自己,故意把克林又从上到下大量了一遍,然后道:“克林,你很漂亮,身材真好,一看就想让人犯罪。呵呵。”

    雪风这么一说,倒把克林羞红了脸,急忙又拣起被子裹了起来,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雪风“哈哈”笑了起来,“来,看我怎么收拾这个仇人!”

    再次回到银蝶的资料服务器,雪风直接把方才自己复制的那7个重要文件删除掉,为了防止银蝶恢复这些文件,雪风往刚才那7个文件原本的存放地址写如了大量的无用信息,就算银蝶采用最先进的硬盘数据恢复技术,怕是也恢复不来了。象客户详细名单这样的文件,那都是机密,一般公司都只会保存一份,只有高层以上的决策者才能接触到,一旦丢失,损失是难一估计的,写法这次可算是下了狠手,相信银蝶明天上班之后,就不仅仅是会痛,怕是连哭的心思都会有了。

    “他丈母娘的,人善被人欺,这次老子让你们知道知道,好人也不是好欺负的。那狗急了还回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老子要是不来点狠点,你们还以为我是死人呢。”雪风恨恨地想到。可是,他就没想到,那银蝶是条疯狗,疯狗急了,恐怕不仅仅只会跳墙。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