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贪婪的猴子(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贪婪的猴子(下)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对于克林的到来,张叔张姨的兴奋程度显然超过了雪风,自从陈砚和俞雪消失后,这老两口没少磨嘴皮子,试图劝说雪风去相亲,可每次都被雪风以各种理由推掉。今天,突然看见雪风自己带了个大姑娘回来,自然是心花怒放,高兴得不得了。尤其是克林还是个美女,漂亮程度不在陈砚之下,气质也不比俞雪差,浑身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柔美感”,这和俞雪给人的“柔弱的坚毅美”虽然完全相反,但是却也让人感觉到了她的与众不同,再加上那高挑的个头和魔鬼般的身材,张氏老两口这回是彻底放下了心,这样的人儿要是雪风都不满意,那么只能去月宫把嫦娥给他拽下来了。

    “我说这小子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原来早都有目标了。”张氏老两口在一边低声议论。

    “这姑娘真俊,你说会不会是前段时间一直给小风写外国信的那个?”张姨拽了拽张叔的胳膊。

    “有可能!”张叔点了点头,笑呵呵地说道:“这小子还真行,你看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带回来的姑娘倒是一个比一个漂亮,暗地里肯定没少做工作。”

    “张叔,张姨!你们在说什么呢?”雪风好不容易帮克林把东西搬进卧室,回头看见张氏老两口站在那里一脸神叨叨地看热闹,就有些奇怪。

    张姨看克林在卧室里忙,一把把雪风拽到一旁,压低声音,一脸神秘地问道:“小风,给阿姨说实话,这次这个姑娘是认真的吧?”

    “什么认真不认真的?”雪风就纳了闷,这和认真有啥关系。

    “我看这姑娘不错,很配你,你可不要让她再跑了。”

    “对,对,抓紧!”张叔也到一旁帮腔,“你小子真行,还能一个外国的回来,有出息,有出息。”

    雪风一拍脑门,真是头疼啊,自己是拿这老两口没办法了,只要看见是女的他们都说和自己很配,当下把两人往门外推着:“我知道,我知道,我这就抓紧,行了吧。麻烦张姨你给弄点吃的,克林还没吃饭呢。”

    “看见没!有戏!”张姨一拍张叔的肩膀,“小风这么快就知道心疼人家姑娘了。我这就去弄。”说完就急慌慌下楼去了。

    “阿姨你慢点!”雪风忙喊了一句,看见这老两口离去,摇摇头回到屋里,一脸无奈地苦笑。

    克林此时也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手里捏着一沓子东西走了出来,“雪!这是谁?”

    雪风忙走了过来,克林手上拿的,正是俞雪的那沓子求职简历,雪风遂笑了笑,接了过来,“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叫俞雪,她以前就住这间房子的。”

    “那她现在呢?”克林没想到自己要住的屋子以前还住过一位美女,就有点好奇。

    “回家了!”雪风往沙发上一座,“回她自己的家了,我前一段时间去沪市还去见了她一面呢。”

    “雪!那……”克林还想问问俞雪为什么会回家呢,让雪风给打断了。

    “这个,克林,麻烦以后不要叫我雪!”雪风尴尬无比,怎么觉得都象是叫别人,“在中国,我们不叫姓,要叫别人的名字,我叫风,她才叫雪!”雪风指着自己手上的简历。

    克林也觉得有些尴尬,“实在对不起,我这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呵呵,你这不是刚到中国嘛,以后就会慢慢习惯了。”

    克林此时才仔细打量着雪风家的摆设,依然是当时俞雪和陈砚搞出的模样,一点都没变,一股浓厚的女人气息,不过这却让克林觉得很亲切。扫过客厅的一角,那里摆着的一个玻璃柜和客厅的风格格格不入,立刻破坏了原有的和谐感,于是就走了过去,走近玻璃柜向里仔细看着,除了假山假石,神秘也没有,不禁就有些奇怪,“风!这是什么?”

    雪风本来都已看惯了这个柜子,但是让外人这么一问,反而又想起了陈砚,又是一阵伤感,起身走了过去,道:“是我养的两只四脚蛇,黑白双煞。”,说着就在玻璃柜上轻轻敲了几下,两只四脚蛇就从假山下面钻了出来,朝上看着雪风,“啾啾”叫着,以为又是要喂他们吃的东西。

    大凡女孩子,看见可爱的小东西都会起了欢喜之心,克林也不例外,当下就要伸手去逗那两只四脚蛇,被雪风一把给拉住了,“姑奶奶,这小东西会咬人的,不能伸手。”

    雪风说完,拿起旁边一根细细的棍子,刚伸进去,就被双煞一口咬住,雪风晃了几晃,小东西就是不撒手,“看见没?手进去可就惨了。”,雪风把棍子给克林一递,任由克林逗了半天,然后往里面投了几个鹌鹑蛋,黑白双煞这才放开了棍子,转身把注意力投到蛋蛋上面去了。

    “哈哈,太有意思了!”克林此时拿棍子再去逗双煞,双煞却是死咬着蛋蛋不松口了。

    “是啊!是有意思!”雪风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沙发上,这陈砚都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啊,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呢,雪风坐在沙发上不禁就有点想的出神了,要不是看在陈砚的份上,自己也不用和张凌风那么些废话了,自己没事去点他干什么。

    “风!你在想什么呢?”克林回头看见了雪风的异常。

    “哦…”雪风被克林喊醒,有点慌张,急忙站了起来,“没什么,我们吃饭去吧,楼下张叔张姨大概准备好了。”雪风说着就率先往门口走去,刚走两步突然又一个转身,对身后的克林说道:“呃…,一会吃饭的时候,张叔张姨不管说什么话,你都不要当真,就当没听见。”

    “为什么?”克林有点纳闷,“听到就是听到了。”

    “那你就当他们说的都是假的。”雪风诱导着克林。

    “这又是为什么?”克林有点惊讶了,“他们为什么要对我说假话?”

    “咳~”雪风也解释不明白了,道:“没什么原因,反正记住我说的就行了。”

    当下两人就朝楼下走下,刚出大院们,克林突然叫了起来,“我明白了”。

    这一声把雪风吓了一跳,“什么明白了?”

    “这一定又是你们中国的风俗!”克林狠狠点了点脑袋,一幅很自信的样子,“肯定是这样的。”

    “就算是吧!”雪风挥了挥手,一脸无奈,随便克林怎么理解吧,只要她一会不把张叔张姨的话当真就行。

    不过,令雪风意外的是,这次张叔张姨竟然改变了策略,记得第一次带陈砚和俞雪来这里的时候,他们老两口都是一个劲地夸自己,说自己是怎么怎么好,努力向陈俞两女推销自己,这次他们竟然变了。当真自己的面,是一个劲地夸克林,说克林是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优秀,怎么怎么听话,说的是天上少有,地上全无,好象他们以前早就和克林很熟的样子。

    这下雪风可算是糗大了,他刚才还千叮嘱万叮嘱,叫克林一定要把这老两口的话全部当假的,现在可好,这不就是说克林不好不优秀嘛,老两口说得越好,克林的脸色就越疑惑,等她把目光投向雪风的时候,却发现雪风一脑袋扎在碗里只顾扒饭,脑袋上的汗都出来了。

    就在雪风满脸流汗的时候,陈兵也在流汗,不同的是,雪风是尴尬,而陈兵则是紧张。

    东海海面,一场规模宏大的海上军事演习正在进行,陈兵此时正呆在一艘潜艇上,他的面前是十几个显示屏,显示着各种不同的数据,陈兵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些数据,舱里有些闷,他脸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流,身上穿的一件绿色背心也已经湿透了。

    “我们现在潜到什么位置了?”陈兵问着背后的一个通讯员。

    通讯员和陈兵背靠着背,他的面前同样是许多屏幕,“上校,我们现在已经顺着海流飘移到距离蓝军舰群10海里之内了,蓝军并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

    “很好,停止前进!”陈兵下达了命令,“这段距离已经足够了!”

    陈兵一招手,几个士兵都聚到了他跟前,“我现在再重申一下接下来的攻击步骤,潜艇恢复动力后,我们立刻启用我们的无限发射器,第一小组迅速监控和侦查对方的位置、行踪;第二小组负责把病*毒发射过去,在最短的时间内摧毁对方的指挥、通讯、联络系统,第三小组负责联系我们的指挥部,给我们的轰炸机和导弹提供导航服务。在我们动力系统恢复的时候,对方的雷达肯定会有所发觉,从发觉到做出正确反应,大概只有40-50秒左右的时间,我们必须抢在对方前面,在他们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摧毁他的指挥预警系统。”

    “摧毁对方的预警系统后,潜艇上浮到可以发射导弹的位置,击沉或者重创对方的a1、a2两艘舰艇,让这两艘舰上的自主防空系统失去作用,为我们的轰炸机扫清最后障碍。还有,对方也是有能人压阵的,据我预测,对方恢复指挥预警系统,大概需要20分钟的时间,我们的任务,就是确保我们的轰炸机20分钟内必须飞到指定位置,实施轰炸。否则,对方的系统一旦恢复,我们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蓝军这次可是装备我军最先进的防空反潜武器。”

    “好,现在大家都回去再检查一次人员配备和设备,如果确定无误,三分钟后,潜艇恢复动力系统。现在对表!”当下几人一校表,各自散去。

    很快,各个小组都报告一切无误,潜艇里的人都在等着动力系统恢复的那一刻。

    “轰~”

    就在潜艇恢复动力的一刹,陈兵大叫了一声“攻击!”,潜艇里的所有人瞬间活了起来。

    陈兵紧张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表,当表行至38秒的时候,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对方预警系统已崩溃!”,陈兵马上喊了一声,“潜艇上浮,导弹准备,到达预定位置,立刻发射。”

    潜艇此时发出了巨大的“嗡嗡”声,开始上浮。

    “报告,轰炸机已经由基地起飞,一切正常,16分钟后可以到达指定位置。”第三小组传来了报告。

    “第一小组监视蓝军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立刻报告。”陈兵在通讯话筒里大喊着。

    话音刚落,只听一阵“咔咔”声后,潜艇发生了巨大的震动,陈兵差点一个没站稳,赶紧扶住面前的显示器,才稳住了身形,然后就觉得胃里一阵绞动,一股呕吐感就涌了上来,他这也是第一次上潜艇,哪知道发射导弹的威力会这么大。

    “报告,蓝军a1、a2号舰身收到重创。”

    陈兵听到此消息,一高兴,才没吐出来,“好,潜艇原地待命。”

    “报告,对方的主舰上的反潜直升机已经起飞,朝我们扑了过来!”第一组监视到了蓝军的动向。

    “实施电子干扰,让对方的直升机不敢轻举妄动!”从陈兵沉着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早就料到了对方的反应,“潜艇上对空导弹准备,对方要是敢过来,立刻进行打击。”

    果然,他这个命令发出不久,第一小组就又反馈回消息来:“对方的直升飞机飞回去了,现在在距离蓝军主舰群2公里的海面绕行。”

    “继续进行电子压制,让蓝军无法和外界取得任何联系!”

    看着屏幕上显示着的数据,陈兵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看来蓝军这次是在劫难逃了,谁让他碰上自己这个信息作战专家呢,战斗还没开始,他们就成了瞎子聋子。

    也不知道这次是谁弄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作战课题,蓝军装备了目前我军最先进的反潜防空系统,以及威力巨大舰载轰炸机和海对空、海对地导弹,整个舰群的威力不亚于一艘航空母舰,负责攻击的一方。而红军方面,除了这艘全军最先进的潜艇之外,就剩下轰炸机了,连个敌对空导弹也不给,负责防守。

    历来的军演,红军都保持了胜绩,这次不是要明摆着要砸红军的招牌嘛,红军的司令急了,就把陈兵从基地拽了过来,制定了这以攻为守的策略,兵行险招。

    陈兵连续追踪了几次蓝军的信号,终于成功破解了对方的通信密码,不过让人头疼的是,蓝军还有一套很先进自主防空系统,威力巨大,轰炸机远程前来轰炸,虽说也能拿下目标,但肯定会付出不小代价,所以陈兵他们只能把攻击的阵地的前移。

    不过,幸运的是,这艘号称全军最先进的潜艇没让他们失望,在对方号称最先进的反潜系统的监控下,竟也成功地潜了过来。

    陈兵抬手再看看表,“很好,再有三分钟,我们的轰炸机就到了,收拾残局,然后打道回府,呵呵。”

    “报告,我们受到了电子干扰,失去和轰炸机的联系!”

    陈兵大惊,再去看屏幕,果然数据发生了巨大波动,他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下面又开始报告了,“上校,我们的系统遭到了攻击,对方企图入侵我们的系统。”

    “妈的!”陈兵事先已经是算无遗策了,对方此时应该毫无还手之力才对,怎么会突然发起这么强悍的反击呢,“命令,第一小组继续监视蓝军行动,第二小组迅速确定电子干扰来源,第三小组启动备用信道,继续给轰炸机提供导航服务。”

    陈兵说完就怒了,直接自己跑到了作战室,“怎么回事?”

    “上校,我们正在进行检测!”

    陈兵哪里等得及,直接走到设备跟前,仔细盯着上面不断变化的线条,确定对方的攻击位置,片刻之后,陈兵突然想到什么,再看了一遍数据变化,一拍显示器站了起来,骂道:“妈的,我道是谁,没想到在咱们身后,还有一只黄雀,这次一定要让这帮美国孙子知道一下厉害。”

    “命令,放弃对蓝军的所有作战部署!”就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陈兵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的位置有没有到公海?”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