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一十贰章 南行(下)

第一百一十贰章 南行(下)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雪风大哥,你还好吗?

    好,好,一切都好,难得你这丫头还能想起给我电话.你最近也好吧?雪风问到.

    恩,都好!俞雪这丫头稍微顿了一下到:我有事情要向你说.

    那就说嘛,死丫头,跟我还客气什么!雪风笑骂着.

    我吗要请你到家里做客,说要好好答谢你.

    雪风一楞,随即到:答谢就算了,这顿饭我也心领了。说句实在话,只要你能和李阿姨好好地,我就放心了,这比请我吃什么都强,再说了,我千里迢迢去泸市吃顿饭,我连路费都赚不回来.雪风嘴上笑着,心里可就纳闷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事都和泸市扯上关系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1什么事都想着要赚回来!扒皮俞雪那边笑得咯咯咯,那我还有一件事呢.

    说雪风佯怒.

    我们自助健身器的样品已经制造出来了,现在已经运到泸市,就差你的程序了,呵呵这下你可躲不过了吧,就是赔本你也得到泸市来.哼哼,我可是有合同在手上呢.俞雪很得意.

    雪风有些头痛,难道自己这次必须去一趟泸市?可是自己手头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做呢,难有时间啊!雪风心里惦记的无非是手机杀毒的事情,此时一想,不禁冒出一个想法,看来这次泸市自己还真得走一遭了,或许这个项目的成败,就着落在凤天身上呢,这可是个大财团啊.当即笑呵呵地问到:那这可是属于公事啊,这路费

    我们报销1你这扒皮.俞雪无奈了.;好,我去。

    1雪风回答得很干脆.

    “呵呵,太好了,那我们在泸市等你,你定好时间就通知我。”俞雪此时很高兴,只要雪风能来就行,那管他是为什么来的。

    雪风看着桌上的邀请涵,道“那就28号吧”,自己既然要去泸市,母校的生日还是应该回去转转的,许多老同学也该见见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去接你。”俞雪怕雪风反悔,说玩就挂了电话,丝毫不给他反悔的机会。

    “四年了!一点没变!”

    雪风此刻就站在泸市交通大学的门口,毕业将近四年了,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只是今天的校门被特意装扮了一番,门口摆满花篮,张灯结彩的,看上去非常喜气,就连门口的校卫也是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行头。

    看看时间,距离仪式还有半个小时,雪风暗到好险,幸亏是赶上了,就快步走近了校门,一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你好,你是回来的校友吧!”

    “是”

    “辛苦了,辛苦了,到这边签个名吧!”那人把雪风领到一边,“你是那一届,那个系的?”

    雪风忙把自己的专业班级都报了一遍,然后签上名,看见上面已经签了好多,每个名字后面还有一个数字,雪风不由问到。“这个是?”

    “校友门随的礼钱。”

    雪风“哦”了一声,在签名本上翻了翻,随的多的有上万的少的也有几十的,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三五百左右,雪风也掏了五百递了过去,那人收下,随即在雪风的名字后面画上了500。雪风有在本上翻了翻,叹到:怪不得这么多人都跑回来了,感情是回来比阔来了。”

    那人递出一个袋子,里面装了许多纪念品,道:这时母校回赠校友们的纪念品,还有这是餐票,中午可以凭餐票参加学校的酒会。

    另外,学校给你们这个班级的校友安排了一间教室,一会仪式结束以后,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你的同学“雪风看了看纸片上的教室地址,竟然是自己以前的教室,也不知道学校是不是有意安排的,如果是的话,那倒真是有心了;随即辞别了那人,朝仪式所在地,也就是学校中心的操场走了过去。

    雪风踏上操场的一刹,就听操场那边巨大的音箱里传来一声:”庆祝仪式开始!“无数个气球和鸽子就飞了上去,随后礼炮齐鸣,人群也跟着沸腾了起来。雪风往前凑了凑,朝操场那边的主席台看去,自己的老校长就坐在上边,旁边是泸市的一些官员,后面一排坐的都是学校各条线上的一把手,其中大部分雪风都没有印象,大概是这几年刚升上来的。令他意外的是,他在第一排还看到了李绣凤。

    雪风主要是来看以前的老同学的,一会下午还和俞雪约好了见面的,当下饶着操场转了一圈,在人群里找着自己认识的熟人,最后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人太多了,跟本找不过来,只好老老实实朝以前的教室走去。”哈哈,还好没记错!“凭着记忆,雪风准确的到了以前教室的门口。

    正准备推门进去,一个站在楼道里吸烟的家伙猛得扑了过来,对雪风来了个熊抱,差点没把雪风吓死,”雪风,靠,老子总算是等到你了!“,那人大喊着松了手,对准雪风发胸脯就是狠狠一锤,一脸兴奋。

    雪风此时才缓过神来对着那人仔细一瞧,顿时笑了起来,冲那人也好似一锤,”***,你小子差点没吓死我,我还以为被人劫了色呢。

    我就估计你小子今天会回来的,早早的就等在这了,专等你一人。走吧,去我家,我们好好喝一回。“那人拖着雪风就要走。

    别急,别急!“雪风赶紧拉住那人,笑到,”你小子急什么,总得和别的同学都见见面吧,这都好几年没见了。

    和他们没什么话说1“那人扔掉了烟头,”大学四年,我就看你这人不错。要不是估计着你会回来,我这辈子都不会进这个校门的。

    汗1“雪风有在那人肩膀上锤了一下,”得,得,过去的事,你还老记着有什么意思,走,咱们进去先坐一会,见玩老同学就去你家。“”有啥好见的?“那人很不满意地发着牢骚,不过也不好薄雪风面子,及不情愿地说到:好,那我就陪你坐一会,说好了,是你见你的老同学,我跟他们可没什么交情。”

    “得,进去再说吧!就你小子难伺候!”雪风说着就把那家伙推了进去。教室里是空的,可能其他人都去参加欠典仪式了,两人在角落找了位子坐下,开始聊了起来。

    这个来等雪风的不是外人,就是卖给雪风房子的人,雪风在西京的房子,原来是这个家伙的家。他叫张键毫,上大学的时候和雪风同班同寝室,关系一直不错,但也只是同学之谊。张键毫的老爹原来是个进城的包工头,后来干的好,鸟枪3换炮,成了西京市的一个放地产商,家里算是有钱。

    张键毫上学的时候喜欢招摇,年少情狂,整天开着一辆跑车,时间一长,就和一个女的勾搭上了,那女的本来就是看上了张键毫的钱,其实暗地里一直和另外一个男的同居着。

    张键毫虽然为人张狂了点,但在男女之事上却是很保守,之前一直把女的当仙女看,碰也不敢碰,后来这事让张键毫知道了,这厮居然拉着那女的先去开玩房,然后宣布断绝关系。

    那女的恼怒成羞,跑到学校告了壮,说张键毫把自己强奸了,如果学校不把张键毫开除,自己就去报警。一时学校搞的沸沸扬扬,张键毫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雪风对张键毫的事算是比较了解的,加上那时也年轻,想法简单,虽然他也决得张键毫的做法有写过份,但事实绝不是那女的说的那么回事,再说了,两人都是成年人,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全校学生都喊着要开除张键毫的时候,雪风却跑到校长那里说明事实,说自己愿意拿人格为张键毫担保。

    可惜,后来学校为了平息这件事,还是把张键毫开除了,就连雪风也被记过处分,可是张键毫从此却是拿雪风当兄弟看。

    张键毫老爹知道张键毫不争气,所以早早做了准备,西京那房子就是给他留的,就怕这小子万一日后把家败光了,还有个地方可以安身立命。没想到张键毫被开除后,一改以前的坏毛病,跟着老爹踏踏实实做生意,生意越做越大,后来张家决定去泸市发展,那房子半卖半送就到了雪风手里,让雪风也算是有了个安稳的立足之地。

    “键毫,你到了泸市之后怎么也没个消息,呵呵生意做的还顺吧?”

    张键毫叹了口气,“就那样,刚来的时候做了两个楼盘,还不错,后来就不行了,拿不到好地皮,破地皮拿来又没什么用。砹!愁着呢。”

    “呵呵,你小子,都上亿身家了,还说愁,我可听别人说了,说是到泸市做地产,那就是检钱。”

    “啥检钱呀?”张键毫瞪了一眼,随即压低声音,“不过,最近应该有个机会了,大秦你知道吧?”

    雪风点点头,、这和大秦有什么关系?

    “你别看大秦现在在泸市地产好像很生猛的样子,依我看,不出两月,他就要倒霉,到时候如果运气好,我也能分一杯羹。”张键毫嘿嘿地笑着。

    雪风大惊,虽然自己也喊着要打倒张凌风,但自己再怎么恨张凌风,那大秦也和陈研脱不了干系

    ,当下想问问张键毫是怎么一回事,刚一张口,教师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门口一下就进来好几个人。

    看来,庆典仪式结束了。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