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突发灵感(上)

第一百一十一章 突发灵感(上)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有一句话说的好,永远不要和哲学家辩论。”

    叶名扬笑呵呵地看着雪风,“你搞计算机的,怎么能辩过我一个搞哲学的?”

    “哲学?”雪风诧异不已,自己刚开始以为他是神棍,后来以为他是搞化学的,再后来是计算机,没想到叶名扬倒是自封了一个哲学家,真是让人好生奇怪。

    叶名扬解释道:“我是个研究规律的人,按照现在学科的划分标准,可不就是哲学嘛。搞哲学的人都在研究规律,而我研究的却是规律的规律,是一种让万事万物都能适应的规律,叫做普适规律。”

    今天叶名扬给雪风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雪风一下还无法理解普适规律这个概念,急忙问道:“叶先生可否详细说说?”

    “生物学界有达尔文之进化论,是为规律;力学有牛顿之三大定律,这也是规律;社会科学领域则有马克思之资本论,也是规律。但是,同为规律,这三个规律却不能混用,你不能拿牛顿定律去解释生物学,也不能拿进化论解开社会进化之规律。

    而我研究的规律,是一种放眼四海皆准的规律,她可以适用生物学、力学等这些具体学科,也可以适用社会科学、思维科学这些哲学范畴,她是规律中的规律,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科学,是一种从宏观到微观、从史前到未来,从天文到地理都能全部适应的规律。”

    “我认为这才是规律,如果一种规律今天可用,明天就不能用,或者在中国能用,拿到美国就不能用,那这就不是规律。必须是大家都能适用的通用准则才能称为规律,我现在研究的就是这么一种规律。”

    叶名扬说起自己的研究,兴致就高了起来,滔滔不绝的。“那么,叶先生现在找到了这种规律没有?”

    雪风突然问道。叶名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还没有,只能说是刚入门庭而已,但我会继续研究下去,我相信,这种规律肯定是存在的。”

    “呵呵~”雪风笑了起来,这叶名扬还真是敢想,他这普适规律听起来比太极太玄理论还要玄乎一些,不过雪风倒是很佩服叶名扬,至少他是个敢想的人,也是也敢于实践的人,世界上好多东西不都是从无到有吗?飞机、电话、手机、电视、电脑、登月飞船,这些东西在200年前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只出现于神话故事之中,而现在不是也成为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吗?

    一个人,最可怕的就是失去想象的勇气。“你笑什么?”叶名扬瞪了一眼雪风,“是不是也认为我是个疯子!”“没有,没有!”

    雪风急忙解释道:“就凭先生刚才对计算机二、三进制的那番妙论,已经让我相信先生的话绝非空话,否则,你也不可能说服我这个专门研究计算机的人。”

    叶名扬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难得,难得。现在象你这样敢于打破常规,接受我这异端邪说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先生所说,句句精辟,字字在理,怎么会是异端邪说呢。”雪风笑道。“呵呵,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布鲁诺1又怎么会被活活烧死,伽利略为何会被判终身监禁。你还是年轻,把学术斗争看得太简单了。”

    叶名扬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就变得有些沉闷。雪风看叶名扬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好看,也就不敢乱说什么了,想起今天的来意,遂问道:“叶先生,关于我那丢失的东西?”

    叶名扬摆了摆手,“今天有点累,不想看了,那两件事物你也不必过于操心,该回来时他就会回来的,倒是你自己,要好好把握眼前才是真。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我要休息了,你们请回吧!”

    叶名扬说完径自进了内室,雪风还想再问问,那保姆就已经出来送客了。从叶名扬家里出来,雪风就没了逛街的心思,自己原先以为那叶名扬是谁派来的,如此看来,是自己猜错了,那叶名扬和自己的三次相逢纯粹都是巧遇而已。

    也好,这巧遇巧得太好了,自己白捡了一种新奇的理论,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叶名扬的太极太玄理论,虽然这只是一个很空泛的理论,但是却是有着独到的见解,雪风总觉得这理论似乎和自己的程序有着那么一点点关系,细细一想,又觉得全无联系,看来日后自己还要再来向叶名扬继续请教才是。

    克林对于今天叶名扬的话是一点也没听懂,本想问问雪风来着,可惜一出门就接到一个电话,是world公司的事,当下只好辞别雪风,先回酒店去了。

    雪风匆匆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叶名扬的资料,果不其然,这个叶名扬还真的获得过科学院院士的提名。

    只是最后为什么没做成院士,反而成了一个江湖术士,电脑搜出的结果让雪风大吃了一惊。叶名扬专精于土壤化学,并且颇有建树,在国内国际享有很高的声望,四十岁时曾被破例授予科学院院士候选资格。就在准备对他的资格进行审核的时候,叶名扬发表新论文,提出了一个新的元素周期律设想,而这个设想的根据来自于中国古代的太极太玄理论,由此遭到了其他专家学士的不满和质疑,最后竟有人跳出来说叶名扬的新设想是异端邪说、是封建迷信、是毫无根据的臆想猜测,整个国内化学界被闹得鸡飞狗跳,最后叶名扬非但没有获得院士资格,反而身败名裂,从此消失于大众视线。

    雪风搜遍整个互联网,最后在一家外文文献网站上找到了叶名扬当年的那篇论文,论文中清楚地阐述了叶名扬这个设想出炉的前后始末。

    叶名扬的化学学到了极致,到最后反而发现一些新发现的元素,不符合元素周期律,按照现行的元素分类方法,是无法将他们排进元素周期表的,于是他就对元素周期律的科学性产生了质疑。

    为了证明自己的质疑,也为了重新找到一种更科学的元素分类方法,叶名扬进行了非常艰苦的探索和思考过程,后面在研究古易书的时候突发灵感,他认为所有的元素不应该只存在一个平面之上,它应该是立体的,在另外一个立体平行层面上,应该还存有新的元素。

    根据自己的想法,叶名扬总结出了一种新的元素分类法,是一种多层面的元素周期律,所有的元素在平面上时有一种的排列规则,但在与这个平面垂直的立体平面上也同样存在一种排列规则。

    叶名扬按照自己的方法,不但把所有已知的元素一举排进了自己的元素周期表,还给未来的元素发现工作提出了一种明确的方向。可惜的是,他这个设想的根据只是来自古易学,因此得到了门捷列夫2忠实信徒的痛击,给他扣上了一顶伪科学的帽子。

    在这个外文网站的最后,还有一篇关于叶名扬这篇论文的分析,雪风注意到其中的一句话,“此后十年间,人类所发现的一切新元素均适用于此规律。”

    雪风叹了口气,怪不得今天一提起学术斗争,叶名扬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新的理论推倒旧的理论,其本身就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但是令雪风想不到的是,这些学术界的大家,竟然如此容不得一种新的观点,他们甚至不去论证其中的真伪,就迫不及待把叶名扬判为了伪科学。

    一个人最可恨的,无非是自己不敢想象,而又去剥夺别人的想象权利。仔细把叶名扬的论文看了几遍,雪风突发奇想,这个规律可不可以拿到计算机界呢?

    现行的计算机编程,也只停留在一个平面的水平,所有的语句按照优先级别顺序执行下来,就象一条流水线一般。

    这样做虽有好处,但是劣处也是很明显,如果你想判断得更为精确一点,就得设置更多的判断条件,而判断过长的话,计算机就会花费大量的运行时间,就像自己当初刚刚制造出来的小沙弥,为了回答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做完判断。

    如果自己能打破这种局限,在这个判断平面之上,重新做一个平行的判断流程,两条判断流水线同时运行,相互策应,结果会是如何?

    系统的判断速度应该会提高一倍吧!再做一个进一步的设想,如果把现行平面之上的那个平行的判断权完全交给计算机来控制,这是不是也符合叶名扬的太极太玄理论呢,如此下去,计算机会不会产生智能呢?

    雪风这个想法一出,就来了精神,迅速找出纸笔,开始在纸上构画各种可能,虽然他知道这个想法目前来说很空洞,但他也期望能找出一个实实在在的可行算法出来。

    :注一:1543年,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在临终时发表了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著作——《天体运行论》,由此推翻了地心说,在此基础上,开普勒的行星运动三定律,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以及行星光行差、视差被相继发现。但在这场学术斗争中,意大利思想家布鲁诺,被教会用火活活烧死;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也因为支持日心说被宗教法庭判处终身监禁。

    注二:门捷列夫:俄国著名化学家,他对化学的最大贡献,就是提出了元素分类方法,也就是人所周知的元素周期律,据记载,这个元素周期律是门捷列夫一次睡觉做梦时梦出来的,也算是一件趣事。

    注三:普适规律:这方面的研究由来已久,不管东方西方,都有很多人为此进行着研究。

    说些废话,本书中的神棍是有原型的,是我国一位著名的化学家,叫做郑军,是位研究普适规律的代表人物,他著有《太极太玄体系》一书,此书9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传于多国,更被台湾省中央图书馆列为收藏参考书,从不外借。可惜这位学者却应年早逝,实在是一大损失。

    在此之前,还有一些代表人物:1940年11月11日,中国科学家刘子华在法国发表自己的法文专著《八卦宇宙与现代天文》,在这篇论文中,刘子华预测太阳存在第十颗行星,并算出这颗行星的运行速度为每秒2公里,密度0.424每立方厘米,距离太阳大约74亿公里,引起世界天文学界的震动。

    可惜的是,当时他的论文在中国却遭到了集体围攻,甚至扼杀。

    直到后来美国宣布自己发现了第十颗行星,而且数据和刘子华当年的测算几乎完全一致,刘子华才得以正名,可惜的是,刘子华先生此时早已故去。

    可悲的是,中国“打假名人”**随后以“学术欺诈”为名,将已故去的刘子华先生告上法庭,理由仍然是刘子华测算的根据来自八卦,是伪科学,是封建迷信。目前此案已经结案,判**先生败诉,想来令我不禁伤感万分。

    此外的例子还有许多,如在生物学方面,曾有国内科学家提出过dna与易学的关系,但也遭到封杀,反而是德国学者申伯格onberger)在1973年,他出版了一本名为《生命的秘密钥匙:宇宙公式易经和遗传密码》则是一举成名。与此而想及其他,我们国人所唾弃的针灸、中医、茶道、汉字、传统节日,则被邻国当作宝贝来研究,当作文化遗产来向联合国申请,前不久网上更是涌出要废弃中医。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