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零五章 冰消雪释 (上)

第一百零五章 冰消雪释 (上)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漠北的天黑得非常早,送走马老太太,雪风一家人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今天的事对俞雪的震动非常大,她有些心不在焉,磕着瓜子,和雪风母亲有口无心地聊着家常琐事,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电视里播着新闻:“今天,全国政协委员、知名企业家、慈善家、妇女儿童协会干事――李秀凤女士专程来到了革命老区,慰问那里的孤寡老人、妇女儿童,并送去了丰富的年货。每年新年的时候,李秀凤女士都要到一些条件比较艰苦的边缘山区去走访,十来年从未间断,除了送去亲切而温暖的慰问,她还竭力帮助山区的群众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她从自己的企业中拿出大量的财力,用来改善边远山区的交通、医疗、教学条件,并资助多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山里孩子完成了高等教育,十年来捐款总额已经逾亿元。”

    当电视里传出“李秀凤”三个字的时候,俞雪的视线就没离开电视。

    电视里放着李秀凤访问山区时的情形,那里也象此时的漠北一样,下着大雪,山里不通车,所有的年货都是李秀凤一行人扛上去的,李秀凤自己也抱着一个大纸箱子。

    上一个台阶的时候,李秀凤突然脚下一滑,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箱子也飞了出去。

    “啊!”俞雪和雪风的母亲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台阶的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李秀凤的助手急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镜头一闪,是李秀凤对着采访的记者说:“我自己就是个山里人,每到过年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念咱山里的父老乡亲,还有咱山里人过年时那火热火热的情景,不来看看他们,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这年也过不踏实。我离开山里二十多年了,这些年商海里飘泊无定,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女儿,我这也是在赎罪,我希望能尽我的一些绵薄之力,把这些年亏欠女儿的情,从更多的人身上赎回来。”

    俞雪心里很乱,李秀凤的话,仿佛又让她听到了中午马老太太的那句“我都吃过饭了,就是出来散散心。”

    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都无法原谅李秀凤当年抛弃了自己父女,可是自己有没有为她想过,是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愿,就要让她永远呆在山里,老老实实作一个山里农妇,默默无为,直到老去。没错,李秀凤当年若是不出走,自己会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父亲也不会英年早逝,但是,李秀凤的幸福呢,谁去考虑她的幸福呢?她是天生的商界奇才,不应该窝在山里。

    李秀凤事业有成,第一件事就是到山里去接自己的丈夫女儿,只是天不从人愿而已。这么些年,自己对她横眉冷对的,可是她从不介意,一直都是说对不起女儿,想尽了一切办法要让自己回到她身边。现在仔细想想,自己这么一直逃避,到底是因为内心有愧疚,还是真的无法原谅她呢。

    “这人是好人,不忘本!”雪风的母亲不忘发表自己的看法,“你看平时那些个当官的,说是去山区慰问,都是挑一些风景好,路又好,轿车能上去的,走走过场,吃吃喝喝就算是慰问了。象这样自己扛东西进山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尤其还是个女的,这就更难得了。啧啧,了不起,了不起。”

    俞雪不知怎么,心里就难过了起来,泪珠也滚了出来。这把旁边的雪风母亲给吓了一跳,“小雪,你这是咋了?”,急忙围了过来。

    “没事,我没事。”俞雪擦了擦眼泪,起身就往自己卧室走去。

    “闺女,闺女,你有啥伤心事就说,别憋在心里。”雪风母亲急忙追了过去。

    “妈,我来吧。”雪风一把拽住了母亲,“你去看电视吧,我去劝劝她。”

    “这…”雪风的母亲诧异万分,不知道俞雪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就放心吧,交给我了。”雪风把母亲推回客厅,转身进了俞雪的房间。

    雪风掩上门,走到俞雪的身边,这丫头趴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下面。雪风坐到床边,推了推她,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起来!给她打个电话吧。”

    俞雪不起身,反手推了推雪风,想让他走开,“我想静一静。”

    雪风哪里由得她,一把将她拽了起来,道:“过年了,就算有天大的不乐意,给自己母亲打电话拜个年总不为难你吧。”,雪风把电话再次递到了俞雪面前,俞雪又一把推开。

    “你不打,我打。”雪风说完还真的拨了李秀凤的电话。

    几声“嘟嘟”之后,那边传来了李秀凤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虚弱,“你好,是小风吧,过年还好吧。”

    “阿姨过年好。”雪风道了声好,瞅了瞅俞雪,这丫头刚才一幅誓死不打电话的样子,此时却竖直了耳朵,雪风继续说道:“我们今天在电视上看了新闻,你腿上那下磕得好象很重,小雪很担心,说让你一定要去看看医生。对了,你声音听起来好象也有点虚。”

    “没事,没事,只是蹭掉了点皮,不碍事的,回来路上着了点凉,小感冒,你们不要担心。”李秀凤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小风,小雪这段时间在你那里真是麻烦你了。”

    “什么?骨裂?”雪风瞪大了眼,“这么严重啊,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俞雪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紧紧盯着雪风手里的电话。

    “什么?可能会截肢?”雪风的眼睛瞪得愈发大了。

    “你给我!”俞雪终于撑不住了,一把夺过了电话,“你…你没事吧?”

    那边的李秀凤正在纳闷呢,不知道雪风都在说些什么,正要发问,就听那边传来了俞雪的声音,顿时就明白了雪风的用意,急忙道:“我没…没事。”李秀凤这是第一次听到俞雪关心自己,有些激动,声音也跟着打颤。

    “还说没事,还说没事,都要截肢了,你还说没事!”俞雪心里急得不行,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谁让你去山里的?谁让你去山里的?我从来都没说要你赎罪,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你那么不小心,你自己赎罪了,难道要让我内疚一辈子吗?”

    俞雪句句都是在责怪李秀凤,却处处真情流露,母女亲情情溢于言表,说完就大声哭了起来,“我不要你赎罪,我…我不要你赎罪……”

    李秀凤这边也着急了,“别哭,别哭。都听你的,你不要我赎罪,我不去山里就是了,你别哭,我真的没事,我的腿好好的,那都是雪风骗你的。”李秀凤只好把雪风“出卖”了。

    “我不信!我不信,你的话我从来都不相信。”俞雪还在自责。

    “是真的,我的腿真的没事,不信你可以去问雪风。”李秀凤没辙了,再次搬出雪风。

    俞雪去看雪风,却见雪风对自己做着鬼脸,“嘿嘿,你们聊!”,说完出门带上了门。

    俞雪瞬间破涕为笑,脸上的表情很怪异,不知道是她气极反笑,还是为了李秀凤的没事而发自内心地笑,抑或是她在笑自己傻,竟然上了雪风的当。

    她手里的电话继续传来李秀凤焦急的声音:“小雪,小雪。”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