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零肆章 白雪的下面

第一百零肆章 白雪的下面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虽然没有见到陈砚,但是能够得到张凌风的一个态度,也足让雪风兴奋不已了,他一路兴冲冲奔回家里,进门却看见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俞雪。

    雪风此时非常高兴,竟没有发觉俞雪的落寂之色,只是奇道:“小雪,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俞雪摇了摇头,“制造商还没设计好设备,公司里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有个钻石王老王邀请菲姐去国外旅游,菲姐干脆就放了一个大大的年假,让我们这个项目部的人都回去过年。”

    “哦?”雪风笑了起来,坐到俞雪旁边,“也好,过年了嘛,大家都该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回家去看看父母亲人也好。”

    俞雪“啪”一下关了电视,叹了口气,起身回了自己卧室。

    雪风这才意识到俞雪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仔细一想,就知道了原因,年关将近,公司都放假了,所有人都忙着要回家去团聚,就是自己,也准备回漠北老家去,最后只剩下一个俞雪,有家不能回,看着周围一片喜气,心里难免有点难过。

    雪风挠挠头,这事有点难办了,也怪自己,答应了李秀凤要帮她们撮合母女关系的,这么长时间了,除了促成那件项目的合作外,事情就再没有其他的进展。可是,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契机,周围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就是自己说破了天,俞雪也高兴不起来的,可是又不能眼看着俞雪独自一个黯然落寂,雪风就有些头疼了,平时的小把戏此时一个也用不上。

    岸_恕?br>

    雪风正在琢磨要怎么开解俞雪,门铃响了,只好起身去开门。

    “你好,雪风先生吗?这里是你预定的两张火车票,请你签收一下。”

    “好,好!”雪风看了看车次、时间,和自己预定的一样,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回到屋里,雪风就有了办法,反正自己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去开解俞雪,也不能把俞雪一个人丢在这里,现在倒好,陈砚去了秦怡的老家,这票订也订了,干脆让俞雪跟自己回乡下过年好了,一来让俞雪也能感受到过年的喜庆,过年就得高高兴兴的;二来可以拿俞雪代替陈砚,给自己当挡箭牌;三来可以趁机让自己父母也做做俞雪的工作,开导开导她。

    雪风拿定主意,就来到了俞雪门前,敲了几下。

    “有什么事吗?雪风大哥。”俞雪看着雪风。

    雪风“嘿嘿”一笑,把两张车票举起来在俞雪眼前晃来晃去,“送你一件过年礼物,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俞雪接过车票,仔细看了看,“这是?”

    “漠北小镇双卧豪华游,在那里,你可以体验到边陲小镇过年时那独特的气氛。另外,你还可以在那里参观到世界名人――雪风的故居旧宅,并可以下榻在那里面,给你一个触摸伟人印迹的机会。怎么样?很难得吧。”雪风一脸得意。

    “这是你家?雪风大哥?”俞雪有点反应过来了。

    雪风一脸深沉地点了点头,“难道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叫雪风的伟人吗?”

    “呀,太好了!”俞雪立刻兴奋了起来,跳起来就往雪风身上扑去,“雪风大哥,你真是大大大好人。”

    “慢点,慢点,不行了,要被你扑到了……”雪风话来没说完,就听“咣”一声,然后是“哎哟”“哎哟”声,他果然被俞雪扑到了。

    接下来的两天,雪风象是受了刺激一般,把自己剩余不多的钱都买了回家的礼物,他现在是彻底想开了,完全没了前几天的失败感,没错,自己今年是混得惨了点,但是只要自己还活着,只要自己的父母都平安健康,这就够了。钱去了还能再回来,自己当年能九死一生白手起家,就一定还能东山再起,只要自己心里还有热气,脚下还有力气,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两人就这样拖着大包小包,上了车,一路北行,气温越来越低,等下车的时候,俞雪已经变成了一个棕熊。

    雪风的老爹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一辆车,早早等在了车站,当看到雪风身边的俞雪时,老爷子先是一愣,随即会心一笑,在雪风身上使劲一锤,“你小子,还跟你老子打太极,得,先回家,让你老娘收拾你。”

    雪风老妈一眼就相中了俞雪,这么文秀俊气的姑娘哪里找去,她真是越看越欢喜,暗地里直夸雪风有眼光,哪里会去收拾雪风,就是那要给雪风相亲的事,更是提也不提。天天只要俞雪在家,就拉过俞雪说个不停,最喜欢讲雪风以前的故事,家里所有雪风小时候的东西,包括照片、玩具、书本之类的,都拿出来给俞雪展览了一遍,俞雪还真的是触摸了一遍“伟人”的印迹,大受“教育”。雪风本来想给父母说说俞雪的事情,让他们想办法开导呢,这下可好,愣是找不到一丝的机会。

    很快,年就来了,这个边陲小镇顿时沸腾了起来,平时空无一人的巷道里挤满了人,人人一脸喜气,小孩子嘴也甜了,见人都喊“过年好”,忙着讨要压岁钱。

    俞雪小时候是在山村长大的,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此时就象回到了童年了一样,劲头比雪风还要大一些,雪风家准备的爆竹烟花,让她一次点了个精光。雪风去祭祀家祖,她也跟着去;雪风去给七大姑八大姨拜年,她也去;雪风去邻居朋友家拜年,她也去,最后搞得所有人都以为这个跟屁虫是雪风的女朋友,再加上雪风也不辩驳,这丫头的压岁钱倒是狠狠收了一笔。

    俞雪就这么天天跟着雪风出去晃,脸上再也看不出有丝毫的落寂忧伤。

    大年初五一起来,天地间洋洋洒洒,飘着鹅毛大雪,地上也堆了厚厚的一层,放眼望去,一片苍茫。俞雪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非要拉着雪风出去看雪,雪风本不想出去,天太冷了,但是老妈下了命令,只好裹上厚厚的装备,拉着俞雪出了门。

    今天的巷道里就没有前几日那么热闹了,看不见几个行人,大家此时可能都坐在自家炕头上,约上三五好友,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憧憬着“瑞雪兆丰年”的美景。一路走来,只有几个孩子在那里玩着爆竹。

    “雪风叔,雪风叔,给我两块钱!”一个小孩看见雪风,就粘了过来。

    “干什么?”雪风问到。

    “买鞭炮!”

    “不行!你这小子,去年就玩炮把手炸了,疼得哇哇哭,怎么才过一年就忘了?”

    “雪风叔,雪风叔,行行好!”那小子准备耍赖了,死死拽着雪风的衣襟。

    雪风不为所动,“快回家去,这么大的雪,玩什么炮,小心你老子来了揍你半死。”

    小家伙看雪风这里没戏了,犹自不死心,转而去拽着俞雪的衣襟,“婶,婶,你给我两块吧。”

    雪风大窘,一把拽过那小家伙,“小毛,谁让你这么叫的?不许乱叫,要叫阿姨,知道不?”

    “我娘让我见了她就叫婶。”小毛指着俞雪。

    俞雪乐得直不起腰,道:“小毛乖,来,我给你压岁钱。”,俞雪说完从兜里翻了翻,找了一张十块的,递给小毛,“不要乱花,玩一会就回家去。”

    “谢谢婶!”小毛抓钱在手,就忙着招呼他的那几个小伙伴去了。

    “死小子,以后不许乱叫!”雪风吼到。

    可是那小子回头冲雪风一使鬼脸,就和几个小孩跑了,远远还能听到那小子在教化旁边的伙伴,“你们说,这炮不能吃,不能喝,为啥我们还要花钱买吗?”

    几个小孩齐齐摇头。

    “笨死,我们花钱就是为了听个‘响’,不响谁要啊。”

    雪风大汗,现在的小孩子,比自己还要深刻一些,自己点了二十多年的爆竹,都没想明白,为啥这爆竹不能吃喝,却能一直吸引着自己,原来就是个响啊。侧头去看旁边的俞雪,俞雪也是一脸诧异。

    村后有一个几十米高的土包,此时被雪一盖,活脱脱就是一个超级大馒头,俞雪欢喜非常,拉着雪风就要上去这个土包。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向上面爬去,上一截,又往下滑一截,快要到顶时,俞雪先是一个雪弹袭击,接着又来了一个绊子,雪风“吱溜”一下又滑到了底部,这丫头却是早早坐在了土包上看雪风的热闹,咯咯笑个不停。

    雪风一边躲着俞雪的雪弹,一边往上爬,好不容易到了顶,两人又是一阵大战,最后两人都累了,以雪风被灌了满满一脖子雪而告终。

    雪不见小,反而越来越密,两人坐在山顶,喘着粗气,向村庄的地方望着,一个黑影远远走了过来,等看清楚那人的模样的后,雪风的脸色就很不好看。

    “怎么了,雪风大哥?”俞雪有些奇怪,就朝那人仔细看了过去,等再进了一些,她才看清楚,这是个老太太,拄个拐杖,走得很慢,头上身上落了厚厚的一层。老太太似乎走累了,停下来喘了几口气,抬头看了看天,满脸都是深色的皱纹,看来年纪非常大了。

    “哎!”雪风叹了口气。

    俞雪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她不知道这个老太太下这么大雪,为什么还要跑出来,就拉了拉雪风的衣服,“雪风大哥,这老太太是谁,她要去干什么?”

    “她要去吃饭!”雪风咬了咬牙,不知道在和谁生气。

    “吃饭?”俞雪瞪大了眼睛,显然没理解雪风的话。

    良久,雪风长出了一口气,缓声道:“这个老太太姓马,今年86了,是村里有数的几个寿星。”

    “那她去吃什么饭?这么大的雪,她这么大年纪,摔一跤怎么办?”俞雪推了推雪风。

    “她要去她大儿子家吃饭。”雪风叹了口气,“老太太有四个儿子,家里老爷子过世得早,然后四个兄弟就分了家,老太太喜欢老四,分给老四的就多一些,自己也跟着老四过。她住在老四的家里,给老四看孩子洗衣服又干了几十年。现在老了,没力气,干不动了,老四这白眼狼就不管老娘了,刚开始还给老太太吃些冷饭剩菜的,这两年态度就更坏了,经常是几天不给老太太饭吃。老太太饿得没办法,只好去找自己的其他几个儿子,老二老三都以当年分家不均为由,不管老太太,只有老大心善,老太太来了,至少还有一顿热饭招待。可惜啊,老大又是个怕老婆的主,拗不过自己的老婆,不敢把老太太接到自己家里。”

    “啊?”俞雪瞪大了眼睛,显然被雪风说的事情给震惊了。

    “老太太已经惨成这个样了,她还不忘维护自己的儿子。老四的家在村东头,老大家在村西头,中间是老二老三,老太太每次去老大的家里,还不愿意从村里的大路走,她怕村里人戳自己儿子的脊梁骨,说老二老三老四不照顾自己的老娘,看见老娘从家门口过,都不说招呼老娘吃顿饭。所以每次她都要从村外去绕这个大土包,如果路上遇见人,她就会说自己在家里吃饱了,出来散散步。”

    “狗屁,都是***狗屁!”雪风突然激动了起来,忽一下站了起来,“她一个86岁的老太太,裹着小脚,拄着拐杖,天又下着这么大的雪,她要散什么步?狗屁,都是狗屁,她这就是在为自己的这几个不肖子遮丑!这帮天杀的白眼狼,就算当年分家不均,不过是多几个芋头少几个棒槌的破事,为了这,他们就忍心饿死自己的亲生老娘。他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一个86岁的老太太,她还能活几年?还能吃他们多少粮食?都是***畜生,狼!白眼狼!”

    雪风指着天,狠狠地骂了几句,然后往下一跳,竟顺着山坡滑了下去,起身就朝老太太那边跑了过去。

    俞雪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身旁就没了雪风,也学着雪风的样子,顺着山坡滑了下去,跟在后面跑了过去。

    “马奶奶,你怎么在这呢。”雪风过去一把夺过老太太的拐杖,把老太太往身上一背,“我妈说过年了,得请你这个寿星到家里坐坐。”

    “是小风啊,这怎么使得,你快放我下来。”老太太挣扎着还想下来。

    “怎么使不得?我妈那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每年过年她都要念叨你呢,专门嘱咐我来请你过去。”雪风不由分说,背着老太太就朝村里走去。

    “这…这怎么使得,我都吃过饭了,就是出来散散心,老憋在家里,对身体不好。”

    刚刚赶过来的俞雪正好听见这句,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心头一堵,眼睛上就迷上了一层水气,赶紧跟在雪风的身后,扶着老太太。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