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百零贰章 不见不散(上)

第一百零贰章 不见不散(上)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大街上行人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两旁的商店都打出了新年酬宾的招牌,吸引着来往的过客,雪风这才知道要过年了,掐指一算,果然如此,自己和陈砚见面至今,已经快半年了,只是这半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起起落落的,自己都已经麻木了,到最后连日子都忘记了。

    雪风缩了缩脖子,紧紧身上的外套,内心不禁生出一股凉意来,回想自己的这一年,做的事情确实不少,但是似乎一点收获也没有。做项目输给了银蝶,大仇没报,反受其辱;有心报国,但却不愿受制于人,最后被宵小所害,还把小沙弥给弄丢了;看门狗网站的胎死腹中,让自己赔得血本无归;有心帮陈伍搞交通管理系统,想为改善西京市交通情况做点贡献,最后也是半途而废;做了三年的代练事业莫名其妙地彻底崩溃,自己现在还要为将来的生计发愁;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陈砚,她让自己沉寂了多年的心又复活了,但似乎前景也不看好,她的舅母已经挑明了不会让陈砚跟着自己。

    “哎~”一向乐观的雪风也叹了口气,成败就看这次了,如果这些公司都不愿采用自己的看门狗,那么自己就得另谋生路了。没想到自己努力了三年,隐忍了三年,最后却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也不知道家乡的父母如何了,过年了,自己应该回去看看他们二老,这些事情都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免得他们担心,就是装,自己也要装出一个天下太平的样子。

    “这就是人生啊!”雪风苦笑,呼出心中的窒闷之气,然后混于人流之中,慢慢朝前踱了过去。

    晚上回到家里,雪风就开始盘算起回家的事情,清点了一下自己所有的资金,只剩下不到两万块,再加上张叔马上就要兑现的租金,勉强能凑够三万。雪风有些头疼,以前过年回家,都要给父母一笔钱,只为让父母花钱不拮据,好生安度晚年。这次似乎有点困难了,给不了多少,只有这么一点,给了自己立刻就空了,过了年自己如果再没有经济来源,就只能喝西北风去了,更别提去做什么事业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再次受制于人,给人打工卖命吗?雪风心里顿时烦躁了起来,银蝶的工作经历已经让自己伤透了心,自己绝不会再去受那种鸟气了,再者,就冲当时分手时戴静的那句话,自己也要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绝不能任由他人摆布。

    雪风直直趴倒在床上,桌子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雪风极不情愿地爬了起来,过去一看,是家里打来的,赶紧打起了精神,按了接听,一听电话里的声音,就换上了愉悦的口气:“妈,你这么晚找我,有啥事啊?”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你咋没个动静,几号回来?”

    “就回,就回,过年前肯定回来,公司里的事情一处理完,就可以回家了。”雪风撒着谎,他做代练的事情一直没敢让父母知道。

    “那就好,早点回,路上小心点,我和你爸这几天准备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就等着你回来。”电话里传来了雪风母亲的笑声。

    “嗯,好,好,让我爸多炸一些牛肉丸子,还有那玫瑰糕。”

    “知道,知道,你爸早都开始准备了,就知道你喜欢吃这些。”

    雪风心里一阵起伏,最了解孩子的永远是他们的父母,孩子是父母心里永远的牵挂,自己父母每年就盼着过年能和自己能聚几天,这是他们的一大心愿,“好,告诉我爸,我回来给他带好酒。”

    “什么都不要带,人回来就行了!”电话里传来了雪风老爸的话。

    电话里一阵嘈嘈,然后又换成了母亲的声音,“小风,回来的时候,记得买几身新衣服,把自己打扮得精神点。”

    “呃?干什么?”雪风奇道。

    “好,不说了,记得我说的话啊。”雪风母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雪风一阵纳闷,不知道老娘又要搞什么把戏,每次都把话说一半,搞得玄之又玄的。放下电话,雪风突然想起上次回家时老娘的话,眼就瞪了起来,老娘不会真的要张罗给自己相亲了吧?雪风的脑袋立刻大了,父母以前只要打电话里就是催,现在看来,他们是不准备催了,要直接插手了,可是自己有女朋友啊,不管陈砚她舅母反对与否,陈砚都是自己的女朋友。

    问题是自己早就说过了,但父母不信,以为是在糊弄他们,雪风在屋子里踱了几步,还是想不出具体的应对策略,只得作罢,回家后再随机应变吧。

    想起陈砚,雪风就更加郁闷了,这丫头一直不接自己电话,最后手机干脆关机了,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雪风想着就顺手又拨了陈砚的手机,这次没有关机。

    “喂,疯子!”电话里传来了陈砚的声音。

    “呀!”雪风叫了一声,他没想到陈砚这次会接电话,意料之外,搞得他激动地不行。

    “呀什么呀!这么晚了,你有事啊?”

    陈砚声音口气一如往昔,雪风悬了几天的心才放了下来,急忙问道:“死丫头,你这几天干什么呢,打你电话也不接,不会真的生我气了吧?”

    “别提了!”电话里都可以听出陈砚那边的怒气,“电话放在家里莫名其妙不见了,死活找不到,今天家里保姆打扫时才找了出来。”

    雪风“哦!”了一声,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事又没法说出来,自己难道就说是你舅妈把你电话藏了起来?说了谁信啊,雪风虽然知道秦怡把陈砚的电话藏起来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但是却不会去自找不自在,随即道:“死丫头,明天出来吧,我想见你,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什么事?”陈砚的语气有些犹豫,“我这几天出来不方便,我舅妈天天拽着我。”

    陈砚这么说,雪风就明白了,看来这次秦怡是铁了心要拆散自己和陈砚,自己刚才还在琢磨秦怡藏手机的目的呢,藏人手机这么傻的办法,她为什么要去做,现在自己是彻底明白了,其实秦怡的目标一直都是在自己身上,她就是要让自己无法联系到陈砚。

    她必然是知道了上次酒会时,陈砚对自己有所误会,所以先是用陈砚的手机联系自己,给自己说了那么一番话,然后又在自己无法跟陈砚联系的这段时间里,紧紧看着陈砚,让陈砚无法脱身见自己。

    之前双方本来就有误会,再加上许久联系不上陈砚,换了一般的人,心里肯定会胡思乱想,有了一些想法,于是双方之间的误会就会加深,原本的小误会也会变成大误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分手。秦怡真是厉害,她是过来人,非常清楚热恋之中这些小儿女们的心态,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兵不血刃的办法,要让雪风主动离开陈砚。

    可惜她看错了人,雪风这家伙视打击为家常便饭,千锤百炼的,都已经快成精了,越打击这家伙反而越坚挺,何况她那几句话根本算不上什么,打击一般小青年还行,用在雪风身上,反而是激出了雪风一定要和陈砚在一起的决心。

    “你出来吧,这事很重要!”雪风重复了一遍,然后道:“我想你了。”

    “胡说八道什么!”陈砚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一阵羞喜,道:“我想想办法,明天我出来后给你电话。”

    “鲁西西餐厅,不见不散!”雪风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这个餐厅的名字。

    “好,不见不散!”

    陈砚答应了下来,两人就挂了电话,雪风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很担心,明白了秦怡的目的后,他就开始为陈砚担心秦怡打击不到自己,肯定就会返回去从陈砚那里下手,反正她是一定要拆分自己和陈砚的。陈砚不是自己,她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就算自己去提醒她,她也不会相信秦怡会拆散她的,那毕竟是把她从小带大的舅妈,不是生母,却胜似亲生母亲。

    :停了几天,状态就不行了,写了一下午,就写了一点,还很不满意。哎,先更新,明日再修改完善。

    晚上得好好构思一下后面的情节了,明天开始每日下午六点左右更新。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葱会把原始动力写好的。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