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九十六章 当是故人重逢

第九十六章 当是故人重逢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秦怡?”雪风对这个名字显然有点陌生,沉吟了一下,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拿着燕子的电话?燕子呢?”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燕子的舅妈。”那边的声音依旧冷冰冰,“你就是雪风吧?”

    “张凌风的老婆?”雪风心里一惊,就从椅子上坐直了,张凌风的老婆怎么会找上自己呢?自己和她又不认识,也没什么牵扯,“嗯,我就是雪风!你好!”

    “好,燕子出去了,手机没带,我没有你的号码,所以就自作主张用燕子的手机给你打了个电话。”那边稍微顿了一下,“是这样的,不知道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想约你出来吃个饭,时间八点半,地点就在粤珍轩,如果你不知道地方,我派人去接你。”

    雪风有些不爽,秦怡的话虽然貌似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其实是早都安排好了,分明就是让自己不同意也得同意,这种逼迫式的说话方式让雪风感到很不自在,但是也不好发火,毕竟人家是燕子的长辈,只得作罢,道:“好,地方我知道,那就晚上见吧!”雪风也想知道这个秦怡要跟自己说什么事。

    “好,晚上见!”秦怡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距离八点半也没几个小时了,自己刚才和神秘人一番交手,也是浪费了不少时间。雪风此时分析数据的心思完全没了,满脑子都是在琢磨秦怡晚上到底会说什么,心里就开始有些忐忑,他想起了上次欧阳菲的话,难道欧阳菲所说的那个阻力,就是指秦怡吗?那今天晚上估计秦怡就没什么好话对自己说了,自己还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晚饭的时候,俞雪还是没有回来,不过她来了电话,说是和欧阳菲一起参加凰天举行的什么什么晚宴。雪风苦笑,本来想见面的时间太晚,自己先在家里稍微垫巴垫巴再去,现在看来,只能厚着脸皮去蹭陈砚舅妈的饭了。

    笑罢就出了门,打车直奔粤珍轩而去,虽然不喜秦怡刚才的说话方式,但第一次见面,雪风还是不想迟到了,这是礼貌问题,何况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堵车时段,早点去总是没有错的。

    到达饭店的时候,刚好是八点过一刻,算是刚刚好,不早也不晚,雪风不由暗赞自己料事如神。刚才在路上他就想起了陈伍的那个交通系统,陈伍执意要做这个系统,真的是非常英明,如果这个系统能早点发挥作用,估计西京市的交通,肯定会大有改观的。只是可惜,自己却放弃了,不能再为这件利民利己的好事贡献力量了,一来是因为状态,二来是自己心里有了疙瘩,刚好借着这次的事情和所有的势力撇清关系,日后再也不作任何牵扯。

    其实雪风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根本怨不得陈兵,事情也调查清楚了,一切都是那个李政委鬼迷心窍之后搞出来的。虽说这只是李政委的个人行为,但军方的领导还是给自己道了歉,陈兵也来亲自解释了,自己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此早已释怀,但是小沙弥却是因为这次的事件再也找不回来了,这才是雪风真正的心里症结所在。

    饭店的服务员迎了上来,雪风稍微一说,服务员就带雪风上楼进了一个包间,秦怡早已定好了位子,雪风就在包间里等着秦怡的到来。

    没过多久,秦怡就走了进来,雪风看了看时间,八点三十,分秒不差,暗道这秦怡真是守时,就忙站了起来,“你好,我是雪风!”

    秦怡只是稍微扫了一眼雪风,随手把包递给后面的服务员去放,自己就坐了下来,“坐吧!”,从语气里也听不出她的情绪来。

    雪风只得闷闷坐下,刚刚坐定,服务员捧着菜单走了过来,给两人一人递了一本,雪风没掀,道:“秦阿姨来点吧。”

    秦怡同样也没掀菜谱,对服务员说道:“告诉你们领班,就按我平时来的规矩上吧。”

    “好的,秦太太您稍等!”服务员收了菜谱,微一欠身,走了出去,屋里就剩下雪风和秦怡两个了。

    “咳!”秦怡清了一下嗓子,看着雪风,“我和燕子她舅舅今天刚从国外回来,我听说前几天燕子为了你的一点小事,跑去北京和她爷爷发了火。看来燕子是非常在乎你的,我约你来,就是想知道你的态度。”

    雪风不禁有些蒙了,难道秦怡不是来打击自己的,只是她见陈砚今天气冲冲回去,以为自己欺负了陈砚,给陈砚讨说法来了?想到这里,雪风就松了口气,真是的,害自己都做好受打击的准备,看来是用不上了,遂道:“我的态度和陈砚是一样的,我在乎她,不比她在乎我少一分。”

    “哦!”秦怡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下,道:“年轻人,你不必这么快回答我,你在乎陈砚或许不假,但是你也得有在乎她的资本!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事业,在哪里高就?”

    此话一出,雪风就知道自己高兴得有点早了,秦怡前面的话不过是客套话而已,自己竟然当了真。是啊,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到底算是做什么事业的呢,雪风自己也是迷茫,就道:“我现在没有任何正式的工作!”

    秦怡也不以为意,又问道,“那房子有吗?别墅还是跃居?车子呢?宝马?奔驰?”,秦怡盯着着雪风的眼睛,步步紧逼。

    雪风不禁有了一些怒气,秦怡这副口气,完全就是在小看自己,虽然自己现在也却是什么也没有,但是骨气还是有的,怎么容得她如此羞辱自己,当下就不配合了,随便应道:“没,我什么都没有。”

    “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来在乎陈砚呢?”秦怡问到。

    雪风无语,秦怡终于要说出自己的真实来意了。

    “或许你此时会认为,我是在嫌贫爱富,是因为你什么都没有而看不起你。”秦怡顿了一下,继续道:“你错了,钱、房子、车子,我们有的是,至于你是否有钱,我们不在乎,因为我们根本不需要,也没打算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我们在乎的是,你是否能给陈砚带来幸福。”

    “我能!”雪风脱口而出。

    “等我把话说完~!我不喜欢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如果你有疑问或者需要补充,你可以说,但是~,必须等我把话说完,明白?”秦怡显然有些不悦,继续说道:“你可能也是知道陈砚的背景的,如果不知道,我不妨明说于你。我和陈砚的舅舅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生育,我们一直是把陈砚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所以不管陈砚愿不愿意,大秦王朝将来注定是要交给她来打理的。”

    “陈砚的禀性你肯定知道,她好玩,心无定性,也不喜欢经营管理这一套,和一个天真的小女孩没什么两样,她舅舅又很疼她,不愿意逼她做不喜欢做的事。万幸的是她现在还很年轻,我和她舅舅也还有精力来打理,这一切都不用她来操心,但是我们迟早会有精力衰退的那一天,她也迟早要接手大秦的事业。可她根本没有能力来打理这一切,我们留给她的一切非但不是福,反而是负担。大秦的事业越大,陈砚的负担就会越重,就越不会有幸福。”

    “正是因为如此,我和陈砚的舅舅的想法是一致的,陈砚未来的老公,他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必须有事业心,有很强的驾驭能力,能够帮陈砚驾驭起大秦未来的事业。否则,就算那人是美国总统的儿子,我们也是不会把陈砚交给他的。”

    “很遗憾,我今天未能从你身上看到任何的事业心,你甚至连一份正式的工作都没有!”秦怡扫了一眼雪风,“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傻子都知道秦怡是什么意思,雪风心里没来由一阵阵失败,早上自己在发布会场的时候就自己认为自己很失败,现在秦怡的话,更是让自己知道,原来在别人眼里,自己同样很失败。

    秦怡看雪风没说话,以为自己说动了雪风,不由心里稍微欣慰,脸色也放缓了一些,“或许你是真的喜欢陈砚,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要为她着想。你和陈砚两人的背影相差太多了,抛开了我们长辈的影响,你们勉强在一起,也是不会幸福的,门当户对这句话你总是听过的吧?”

    “陈砚的出身是你怎么也比不上的,你们成长的环境也相差太多了,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你们在金钱观、事业观、对人待事方面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语言。”秦怡说到这里笑了笑,身子往雪风跟前逼近一些,缓声问道:“我也听说你们每次在一起都要吵架,可是如此?”

    “所以,我劝你仔细想想我刚才的话。”秦怡慢慢直起自己的身子,脸上写满了一切尽在掌握,“她要的东西你根本给不起,我们不妨做个假设,就算你们现在在一起了,你能给陈砚什么?房子车子就不说了,固定的收入你总得有吧。如果你连基本的物质保证都无法给予陈砚,就请不要再说你给陈砚幸福之类的话,我不愿意听,说多了也只能是谎话。”

    “好了,我还有事,多余的话就不说了,相信你也是个聪明人。只要你能主动离开陈砚,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提。如果你认为我说错了,那就请你拿出你的实力给我们看,证明你有能力给陈砚幸福。”秦怡说着就打了个手势,“小姐,买单!”

    旁边的服务员赶紧把秦怡的包递到了她手上,“秦太太,结账这边请!”

    秦怡也真的什么话也不再说了,站起来,往桌子上扔了一张名片,转身跟着服务员就走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雪风一个人在发呆。

    雪风并没有被秦怡打击得垂头丧气,但是秦怡的话,也多少给了他一些震动,因为秦怡的话一点也没有夸张,两个人要在一起,并不是儿戏,也不是嘴上说幸福就会幸福的。让陈砚跟着自己受苦,雪风自己都不会答应的,但是要雪风放弃陈砚,那也是不可能的,雪风一旦认准的东西,是从来不会轻易改变的,况且,雪风向来都认为自己是有能力给陈砚幸福的,只是现实中一些阴差阳错的牵绊,让他还没有机会来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而秦怡今天的话,却催促着雪风把这个问题摆在了头等重要的位置上来了。

    “钱,事业,事业,钱!”就在雪风反复念叨这几个字的时候,服务员陆续上了满满一大桌的菜,珍馐的美味引得雪风肚子一阵叫唤,反正秦怡已经付了钱,自己不吃也浪费了,雪风索性抛开烦恼,大块朵颐,吃了个汗流浃背。

    出得包间的门,雪风顺手把秦怡的名片扔进了旁边的一个垃圾桶,笑道:“等着吧,不就是需要一个证明嘛,我证明给你就是了。”

    可是雪风不知道,秦怡真正需要的,并不是他的证明,她就是要雪风离开陈砚。在秦怡的眼里,秦明才是陈砚未来老公的最佳人选,为此她花了很大的力气,在两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有意无意撮合两人,还把秦明送到国外去攻读企业管理,只是没想到力气使过头了,反而把陈砚吓跑了。这次秦怡国外归来,闻听陈砚前几天去北京大闹的事情,这才明白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多年的心愿就要落空,不由焦急万分,这才把雪风找了出来,希望在雪风这里找到突破口。

    出了粤珍轩,看着到处的灯火辉煌、霓泓闪烁,雪风心烦,不由就想一个人溜达一会,于是顺着大街,往那灯火深处慢慢踱了过去。

    走到一个路口,雪风远远就看见,一个人朝自己这边奔了过来,嘴里还在喊着什么,这人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肥硕无比,女的纤细苗条,嘴里也是骂骂咧咧的,看样子是在追前面那人。

    “难道是抢劫的?”雪风心里一紧,没想到自己今天还碰到了“雌雄大盗”啊,就有了出手相助的意思。雪风心里正在想着,前面那人就已经奔到了自己跟前,不知道怎么,雪风就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借着灯光一打量,只见此人衣服已经扯烂了,脸上也被挠了几个血印,手里还掂着一个什么东西,再仔细一瞅,原来是个八卦,雪风顿时就想了起来,道:“是他!”

    前面这人无他,正是那日揪住雪风看相的神棍。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