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九十三章 拉磨的小驴

第九十三章 拉磨的小驴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二天一早,雪风就起来开了电脑,把昨天的部署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支起二郎腿,坐在电脑前哼着小调,专等那神秘人出现,这次他是一定要把这个捣乱的家伙捉住。

    没等几分钟,就听见一阵“嗒嗒”响。

    “来了!”雪风叫了一声,站起身来却是向门口走去,来的不是那神秘人,是俞雪在敲门。

    “雪风大哥!你怎么还在屋里呆着?”俞雪问到。

    “呃?”雪风有点迷糊,“我要出门吗?”

    俞雪拍了拍额头,道:“昨晚回来我就睡了,忘了告诉你一声,今天凰天和我们要举行一个签字仪式,你是这个项目的程序主创,也要出席的。”

    “我还要出席啊?”雪风有些皱眉,自己还打算和那个神秘人死磕到底呢,“我就不去了吧,又不是很关键的人物。”

    “这怎么行!”俞雪把雪风屋里拉了出来,“这是规矩,不去不行的。再者,陈砚姐今天也要到场,你不是要见她嘛。”

    雪风开始犹豫了,看来自己不去是不行了,那就去吧,自己好几天没见到陈砚了,就当是去约会好了,遂道:“好,你等我去关了电脑,收拾一下。”

    新闻发布会设在西京最豪华的王朝酒店进行,雪风让俞雪这一催,来的就有些早了,只好坐在一张椅子里,看着工作人员在那里布置会场,时间一长,竟然萌生出一股困意。迷迷糊糊之间,雪风就开始瞎想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好象一头牲口一样,每天都是没黑没夜地在忙,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到头来为什么却总是一事无成,瞎忙活一场呢?

    念及于此,雪风不由感到一阵阵地失败,仔细回想一下,也确实如此,自己看似在忙,却是在被别人牵来牵去,真正为自己忙的事情好象就没有什么,还真的就像那拉磨的驴子,转来转去,却总是在起点和终点之间转悠,以至最后把自己都转晕了头。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雪风心里一阵烦乱,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都没空静下来思考自己的生活状态,今天这个机会倒是让他能够安静地坐下来,仔细疏理过去的这段日子。还是菲姐说得对,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目标,否则就真的成了牲口,埋头苦干,功夫是没少下,汗水没少流,可是最后总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办成的事是一件也没有。

    后面雪风想着想着还真的睡着了,直到被人拍醒,睁眼一看,原来是欧阳菲到了。

    “小风,你也太厉害了吧,走到哪就把床支到哪里,呵呵。”欧阳菲打趣着雪风,她倒是想起当年雪风在自己办公室睡觉流哈喇子的事情,记得当时还被陈砚当作把柄嘲笑了许久,还有那次被陈砚把他搬出来又搬回去的事。

    雪风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椅子,自嘲道:“这床真不舒服,睡得我腰疼。”

    “是不是最近又熬夜了?”欧阳菲脸上微微有些怒色,道:“以后不要这样了,身体才是根本,搞垮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么大的人怎么就不明白这点。”

    “嗳,我知道了。”雪风赶紧应到,“最近真的没熬夜,只是坐着无聊,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放心吧,我壮着呢。”雪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那也不许熬夜!”欧阳菲有点心疼,“你一个人在西京漂,最重要的就是注意身体,这样你家里的亲人也放心。”

    雪风心头一热,心想自己也算是幸福,至少还有人关心自己的身体,以前有陈砚,现在又多了俞雪和欧阳菲,深深吸了一口气,雪风平息了一下自己有点激动的情绪,道:“好,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

    “不要把自己逼那么紧。”欧阳菲看着雪风,“有时候还学会给自己放松。我的那个健身系统倒是不着急,欧洲那边还在忙着设计教练机的模型,你要设计系统,也得等他们做好了模型,有了依据之后才能设计吧。”

    雪风郁闷了,自己何尝不明白这些,都是被俞雪那丫头给害的,天天在自己耳边唠叨那个健身系统,搞得自己倒是有点紧张了,苦笑道:“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欧阳菲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去门口迎一下客人,你要不要一起去?”

    雪风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

    欧阳菲也不勉强,领着俞雪,还有凰天方面的一个负责人一起出了会场。雪风无聊,又坐到自己刚才那张椅子里发呆。

    时间一长,雪风就发现有点不对劲,欧阳菲他们出去这么久了,按说新闻发布会的时间也已经到了,可是会场里除了自己和酒店的工作人员之外,居然还没有一个人进来。雪风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安,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他马上就想到了大秦,欧阳菲和凰天搅在一起,最不高兴的莫过于大秦。

    就在雪风胡思乱想的时候,欧阳菲他们回来了,雪风远远就看了欧阳菲的脸阴得可怕,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气。

    “菲姐?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雪风急忙迎了上去。

    俞雪看了看欧阳菲的脸色,然后小声地说道:“我们邀请的媒体和客人一个都没有到。”

    雪风眉头就皱在了一起,不用想都知道是大秦在其中起了作用,在西京,能让所有的媒体和商界名流集体跳票的,除了大秦再也没有第二家,这里是大秦的地盘,不管是谁,都得大秦三分面子,否则还真难在西京站住脚。

    凰天的负责人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此时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客场,要是发布会改在沪市举行,会场估计早早就被挤满了,怎么都不会出现如此的冷场,“欧阳女士,你看现在要怎么办?”

    欧阳菲显然是极度生气,发了狠,道:“我现在就给他们挨个打电话,我看他们谁敢不来。”

    “欧阳发了话,谁敢不来啊”会场门口传来了一阵笑声,众人扭头去看,只见张凌风从门外走了进来,满脸的笑意,“你看,就是我这个人没被邀请的人,都紧赶慢赶着从国外跑了回来给你道喜,还有谁不敢来啊?”

    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说得是多么心口不一、言不由衷,看来是来者不善啊。陈砚跟在张凌风的后面走了进来,也是阴着个脸。

    欧阳菲一看到张凌风,大吃了一惊,自己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张凌风还在国外度假,没想到今天就出现在了这里,可见他如此急冲冲赶回来,定是专门为此事而来的,随即也就明白了今天为什么自己邀请的人一个也没来。欧阳菲不禁也有些恼怒,好歹大家也算是多年的挚友,就算你看我不惯,至少也应该给我个解释的机会,没想张凌风竟然丝毫不留情面,直接就把自己请的客人全部赶跑,明摆就是想让自己出丑,当下不由冷笑一声,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了,道:“只要张总裁赏光,就算别的人一个不来,我也觉得是荣幸之至。”

    陈砚直接走到了雪风身边站定,扯了扯雪风的胳膊,悄声道:“大老板发飙了,二当家的不管用了。”

    雪风差点没笑出来,都什么时候了,这丫头还不忘开玩笑。

    “严重了,严重了,张某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啊。不像你欧阳女士,商界女豪杰,巾帼奇才,走到哪里都有人追捧,这不,连大名鼎鼎的凰天都来找你合作,又是投钱,又是开发布会,我张某可就从来就没享受过如此待遇了。”张凌风打着哈哈。

    欧阳菲怒极反笑,看来张凌风今天是真的要撕破脸皮是来找自己的碴,“呵!我倒是对张总裁艳羡不已啊,你看我,虽说表面是风光一点,但说到底还不是给人打工的命。张总裁是堂堂大秦王朝的总裁,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家,财大气粗,在这西京的地面上,只要你跺一跺脚,全西京的人都得矮上三分,没事还可以拿我们这些小人物开开涮,多威风啊。”

    陈砚三人集体流汗,心道这两人今天完全疯了,一点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幸好也没什么外人在场,不然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雪风凑到陈砚的耳边,“你去劝劝?”

    陈砚连连摇头,“不去,把我从机场训到这里,要去你去,我可不碰这个钉子。”

    雪风无奈,硬了硬头皮,准备开口,刚一张嘴,就听门口又传来一声轻笑,“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要是晚来一会,怕是就见识不到两位的如此风采了。”

    人随声至,却是李秀凤走了进来,凰天的那个负责人急忙迎了过去。

    张凌风和欧阳菲都没想到李秀凤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都是老脸一红,再也不吭声,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冷哼一声,然后各自扭头到一边。

    俞雪看到李秀凤时,没来由心里一慌,急忙把头扭到了一旁,装作是没看见。李秀凤一进来就盯着俞雪看,当然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动作,不由脸色一黯,叹了口气。

    “张总裁,没想到你我这么快又见面了,呵呵。”李秀凤径自走到了张凌风的跟前。

    张凌风伸出手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想去沪市回访一下你的,一直未能成行,没想到又让李总裁亲自跑来一趟。”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李秀凤笑盈盈地一握。

    “好,好。”既然李秀凤都提出来要谈一谈,张凌风就没法反对了,只得手一伸,“这边请。”

    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两人又走出了会场。

    欧阳菲可能是刚才太生气了,此时身子一软,就坐倒在了椅子里,雪风三人急忙跑了过来。

    陈砚当即就劝道:“菲姐,你不要生气了,那老头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见人就训,都把我训了一顿。”

    “就是,大家都在气头上,说的不一定就是真心话,当不得真,菲姐你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了,说不定一会他还会来找你道歉的呢。”雪风也跟着劝道。

    俞雪抬头看了看会场的门口的方向,她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张凌风要谈一些什么事情,心里隐隐有些担忧,除了担心会不会是和自己有关,还有些担心李秀凤。

    雪风在旁将这些看在眼里,不禁心里稍宽,看来她们母女的关系并非表面那么硬如磐石,不可挽回,小雪应该还是很关心自己的母亲,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她们母女很快就可以和解了。

    欧阳菲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了激动的情绪,看了看紧张的三人,道:“我没事,刚才有些太激动了,现在没事了。”

    “没事就好!”陈砚继续数落自己的舅舅,“也不知道老头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连夜坐了飞机就赶回来了,我本来想给他解释解释的,没想到一见面就把我劈头盖脸一顿训,从机场训到了这里。太过分了,他今天竟然这么说菲姐你,回头我再收拾他,我早就想说他了,这几年他是越来越糊涂了,什么都是只看利益。”

    陈砚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欧阳菲愈加难受,心里只觉得一阵委屈,自己为大秦干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是这件事,自己也想事先告诉他的,只是他不在,没想到他竟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欧阳菲心里一阵痛,商人就是商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二字,眼里一发涩,顿时就蒙上了一层雾气,好在她及时调节了一下,总算是没哭出来。

    欧阳菲的样子,让众人一下都沉默了,谁也没再说话。

    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张凌风和李秀凤再次走了进来,看样子,两人对刚才的谈话非常满意,脸上俱是一脸笑意。

    张凌风走到欧阳菲的跟前,脸上很不自在,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刚才说的有些过份了,道:“欧阳,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有些误会你了,没等你解释就冲你发火,我向你道歉。”

    “不敢当!”欧阳菲冷冷应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看来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张凌风有点尴尬,双手在胸前搓了搓,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心里不由一阵后悔,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欧阳菲跟着自己那么多年,自己应该最了解她的为人,她要是想去凰天早就去了,何必等到现在。为什么自己一听欧阳菲和凰天搅在一起,竟会如此害怕,以至于乱了神智,说出了那么伤人的话。

    “媒体的人来了,我看大家也不要在这里站了,到前面入座吧。”李秀凤笑呵呵地说着。

    众人再看,却见被邀请的那些媒体和记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会场门口。

    欧阳菲站起身来,“小雪,和我到门口迎一下。”说着就走到门口,把那些记者都迎到里面。

    张凌风和李秀凤相互客气着就坐到了会场正前方的主人席上,陈砚拉着雪风也坐了过去。

    进来的媒体人往前面一看,不禁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大秦和凰天的掌门人竟然能同时出现在一场小小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两人、这家国内最大的企业一直就是一对冤家,平时都是势同水火的,谁能想到他们此时竟然会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一时下面就有些骚乱,噼里啪啦朝两人一顿猛拍,张凌风和李秀凤似乎浑然不觉,在台上附耳商议着什么。

    “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商界同仁,大家好。在这个发布会开始之前,作为东道主,我有几句话想向在座的诸位宣布。”首先发言的竟然是张凌风,这大概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本来和大秦毫无关系的新闻发布会,竟然是由大秦总裁的发言开始的,而本来的正主欧阳菲、俞雪,却坐在了主席台的最边上,一个脸色铁青,一个满怀心事,丝毫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这让下面的记者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也许是他们见过的最奇怪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吧。

    “一直以来,在商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说大秦的资金永远进不去沪市,凰天的业务永远挤不进西京,我想在座的肯定都有所耳闻吧?”张凌风说完朝台下扫了过去,视线所到之处,众人纷纷低头回避,这话本来就是被媒体大肆宣扬后才弄得人人皆知的,此时被张凌风这么说,均怕躲避不及,让张凌风发难。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