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八十六章 走火入魔

第八十六章 走火入魔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小沙弥没了!”

    雪风当时就傻了,坐在椅子里神情呆滞,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当初为了防止流程序跑到互联网上,雪风设置了严格的限制措施,再后来制造出来的小沙弥,自诞生之初程序本身就已经不能再流窜到局域网以外了。就是在感染了魅影的初期,小沙弥和魅影进行了那么激烈的争斗,机子重启了无数次,它也是没有逃窜的。可是,现在,小沙弥却不见了,这次它是真的逃走了。

    在判断来自外部的某些行为,可能导致自己本身受损,如果来不及关闭自身的运行,小沙弥就发生转移,转移首先是内部的,它会在局域网内寻找可以寄存的机器,如果局域网没有可以寄存的机器,小沙弥就会逃窜到互联网上,寻找可以寄存的机器,同时,它会带走自己的智能判断核心。

    这是雪风给小沙弥设置的唯一可以逃离局域网的限制,制定这个原因,是因为流程序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它的停止运行过程是非常缓慢的,这个时间是相对于cpu的运行时间来说的,一旦遭遇了停电或者电脑故障,正在运行的流程序来不及保存自己,就会发生损伤,恢复起来就会非常麻烦,如果是小沙弥的话,那可能就永远无法复员了,因为它有着自我优化核心,它的一些逻辑判断过程是会自我优化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它会优化到什么地步。

    伴随着小沙弥的功能越来越多,它的体积也就越来越大,运行中想要停下来的时间也就越长,雪风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就重新对小沙弥进行了改造,他花了很大力气把小沙弥的智能判断核心和它那庞大无比的判断库分为两个。小沙弥平时只运行自己的判断核心,这一部分是非常小的,这也减轻了机器的负担以及局域网通信的压力,只有在需要判断的时候小沙弥才会去自己的判断库里寻找正确的答案。

    雪风又给小沙弥添加了分身技术,小沙弥运行后,会自动寻找局域网所有正在运行的电脑,并在那些机器上产生一个分身,这个分身在正常情况下是不运行的。一旦正在运行小沙弥的机器发生了故障,这个分身马上会获得小沙弥的控制权,把所有正在流动的数据重新接管起来,等原来机器正常了,分身又会立刻归还控制权,机器关闭后,分身就会消失。这个分身到了后来,就变成了雪风可以随时在任何一台机器上把小沙弥召唤出来的工具。雪风再给家里的电脑都配备了断电继电器,并随时保证局域网都有三台机器同时处于运行状态,这就极大地保证了小沙弥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受损。

    为了以防万一,雪风最后给小沙弥设置了离开局域网的条件,一旦遇到什么不测情况,小沙弥就可以带着自己的智能判断核心逃走,互联网上机器那么多,小沙弥随时都能找到寄存的机器,而判断核心会让它以后能顺利找到自己原本的寄存机器。

    可是,小沙弥真的就能回来吗?雪风脸上露出了无比痛苦的神色,互联网上的机器那么多,小沙弥就是一秒钟换10台机器,等轮到自己这台机器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到了何年何月,何况小沙弥在选取寄存机器时,是采用随机方式,也可能永远都不会乱到自己的机器。

    雪风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小沙弥逃出去的时候,正是互联网上魅影最盛行的时候,一旦它找的机器不幸感染了病毒,那么它就被困住了,如果那机器再万一发生个什么故障,小沙弥怕是就彻底消失了,说到底,它就是一组脆弱的数据,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以致它于死地。雪风此时把自己恨了无数遍,自己为什么会傻到想出一个让小沙弥去互联网上逃生的办法呢。

    雪风他本意是好,可是千算万算,他却是怎么也不会算到小沙弥逃逸的时候会爆发病毒,而这个病毒却恰恰能要了小沙弥的命。

    雪风使劲在自己的头上锤上几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虎泪夺眶而出。在他的心里,小沙弥并不是一组虚幻的数据,也不能仅仅用自己的心血几个字来概括,他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他是一个可爱的小沙弥,如精灵般乖巧,雪风累的时候,他会第一个出来给雪风讲笑话,给雪风打气;雪风高兴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和雪风一起分享的,还不忘提醒雪风不要得意忘形;雪风悲的时候,他会用自己那有些滑稽的逻辑来开导雪风,也会默默躲起来,给雪风放一些舒缓的音乐。有事他也很调皮,他会给雪风出一些馊主意,也会骂雪风周扒皮,虽然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扒皮是什么意思。

    在雪风苦行僧的日子里,只有小沙弥才是真正地一直陪伴在雪风的身边,互相鼓励,互相调侃,和雪风一起撑过了那段“寂寞得可以杀死人”的时期。小沙弥没有情感,他只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来进行一些操作,但是雪风却把他当兄弟看,雪风之所以自嘲自己为“方丈”,也是仅仅是因为小沙弥他叫“小沙弥”。

    可是,此刻,小沙弥他真的走了,而且这一走,小沙弥很有可能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这次走出军区大门的时候,雪风就发誓,今后再也不会和军方有任何纠缠,那时他只是出于寒心,只是出于伤心。而此刻,雪风是后悔,如果不是自己和军方的这些纠缠不清的瓜葛,小沙弥就不会逃走。自己受些皮肉之苦根本不打紧,过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可是,却因此把小沙弥,把自己的好兄弟置于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方,这种心里上的悲伤伤痕,是自己无法承受的。这也因此坚定了雪风今后再也不和军方纠缠的决心,这样的悲伤,他不想再重演一次。

    雪风就那样一直坐在电脑前,想着小沙弥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些点滴趣事,越想就越后悔,最后一拍桌子,“不行!我绝不能就这样看着小沙弥消失,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要去努力,我不能让小沙弥去独自承受。”

    拭去眼角的一滴虎泪,雪风站了起来,回到卧室的电脑跟前,一把拽过了键盘,发狠道:“不就是个魅影吗?妈的,老子当年能制造出流程序,就有本事再灭了你。”,雪风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把魅影消灭掉,只要早一日除去了小沙弥的这个克星,小沙弥就会多一分活着回来的希望。

    “不!小沙弥一定会回来的!”雪风咬了咬牙,在电脑前开始忙了起来,这次,他要重新操起那些自己早就不用了的工具,自从有了小沙弥帮忙,他已经很少使用这些工具了,当年,他就是用这些原始的工具制造出了小沙弥,现在,他又要用这些工具去拯救小沙弥。

    可是,依*这些工具,他何年何月才能找到魅影的流动方式呢,就算是小沙弥在,想要找到魅影的运行方式,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日子,何况现在只剩下雪风孤军奋战,可是雪风却知道自己是不能停下来了。

    “从哪里下手呢?”雪风打开工具,监测着机器上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可是可疑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自己总不能把每个可疑点都监测起来,工作量太大了,自己分心无力,要是一个个排除下去,可真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魅影的踪影了。

    雪风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去追踪的切入口,那就是魅影的其中一个危害。如果魅影真的是按病毒的思路进行设计,那么它肯定会全力隐藏好自己的行踪,不让任何人发现,这样就不会出现传播时的数据异常,以及那数量流量过大时的重启现象了。所有的这些现象只能说明,魅影当初要么不是按病毒设计的,要么是程序制作者粗心了,但这个一定是程序设计中的bug无疑了,只要自己顺着这条线找,就一定可以找到魅影的踪影。

    说干就干,雪风立刻关闭了自己机器上的防护程序,一边跟踪机器的数据流量,捕捉任何一丝可疑之处,一边在心里琢磨起任何一种可能造成数据异常的办法,他准备从正反两个方向一起下手,这样也能增大一些破解的概率。

    雪风此时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刚刚接触代练时的那种状态,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了起来,眼睛盯着屏幕一眨也不眨,脑子飞快运转着,思索着每一种可能,判断着所有的怀疑之处。当年,他曾经就这样不吃不喝在电脑连续坚持了两天两夜。

    陈砚和俞雪醒来的时候,都被雪风的样子给吓住了,他整个人就像是中了邪一般,看起来非常疲惫,脸上全是油腻腻的汗渍,想是刚从什么里面捞出来一般,可是眼睛却发出灼亮无比的光,手指还在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牙齿咬得很紧,加上鼻子上的包扎,整个脸上有一种诡异的神色。

    “疯子!”陈砚大惊,忙跑了过去,道:“你在干什么?”

    “妈的,快点,再快点!”雪风没有回答陈砚的问题,牙关咬紧,嘴里喃喃地哼着一些什么,手上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或许,他根本就没听见陈砚的话。

    陈砚大急,过去就要掀雪风的电脑,被一旁的俞雪赶紧给拉住了,“慢着~~慢着!陈砚姐,你冷静点。”,她把陈砚往旁边拖了两步远,看着雪风道:“陈砚姐,雪风大哥一定是在忙很急的事情。”

    “没有他这么干的,这样下去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陈砚大吼着还想去雪风那边。

    俞雪使尽了力气拉住陈砚,“你这样才会害死他的。他现在已经完全在一种虚幻的状态了,任何一点惊动都会要了他的命。”

    陈砚身子一木,停止了挣扎,继而一把拽过俞雪,“小雪,你不要吓我,你说得是不是真的。”

    俞雪掰开陈砚的手,吸了口气,又仔细看了看雪风的样子,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他现在这种样子,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听不见看不见的,很像是魔怔了,我小时候在乡下也见过一次。听老人们说,魔怔了的人绝对不能去惊动,只能让他自己醒来,否则会出危险的。”

    “不行,我去叫医生!”陈砚说着就想掏电话,掏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早把电话给摔了,就直奔客厅的座机去了。

    “陈砚姐,你冷静点,你冷静点。”俞雪赶紧跟上去拉住了她,“我们先等一等,如果雪风大哥一直醒不来,我们再去叫医生也不晚,要是他真的是魔怔了,叫医生来说不定还会害了他。”

    俞雪这么一说,陈砚也拿不定主意了,焦急地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道:“小雪,你说疯子他怎么突然会这样了呢?医生不是说他只是鼻子受了点伤,人有点疲劳,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问题了吗?好好的人,怎么一转眼就成那个样子”

    “你别着急,也别瞎想。”俞雪忙劝道。

    陈砚又开始哭了,哭着哭着就骂开了:“王八蛋,都是王八蛋,如果疯子这次真的出了问题,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俞雪只得过去把她按在了沙发上,“陈砚姐,你先不要伤心,雪风大哥他肯定不会出事的,他那么好的人,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俞雪说这话的时候连拳头都捏紧了,雪风一定不会出事的。

    两人这一等又是几个小时,她们坐在雪风背后,大气也不敢喘,紧紧看着雪风的一举一动,除了喊不到雪风,雪风就和一个正常人一样,他在键盘上不断地敲击着,但是绝不是胡乱敲击,每隔一会,他还会切换一下界面,只是整个人一点表情也没有,甚至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下两人完全相信雪风是魔怔了,没有哪个正常人会这样的,两人的手就捏在了一起,为雪风祈祷着,希望他早点醒过来,却又不敢惊动他。

    三人就这样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亮了又黑了,雪风在电脑前坐了多久,两人就陪了多久,一步也没敢离开,直到两人实在都顶不住了,又累又饿,抱在一起迷糊了过去。

    “哈哈哈~,怎么样!老子还不是照样灭了你啊!”一声大笑把两人惊醒了,抬眼望去,只见雪风已经站了起来,对着电脑在那里吼。

    “雪风大哥~”俞雪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她怕雪风还没有醒过来。

    没想到雪风竟是转过头来,奇道:“你们两个什么进来的?怎么醒了都不告诉我一声。”,说着雪风就往前迈了一步,抚着自己的肚子,“好饿,好饿,我们去吃饭吧,等你们好久了。”

    俞雪和陈砚一喜,眼泪顿时就出来了,人可算是醒了,这就要答应呢,没想到雪风话音一落,人竟是软软地跌倒在了地上,那受伤的鼻子却是实实砸到了地上,顿时又是殷红一片。

    “快叫救护车!”这次陈砚终于想起了自己早就有的想法了。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