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八十五章 意外之失

第八十五章 意外之失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伍来到雪风家里,却发现陈砚和雪风并未回来,大院的门是锁着的。陈伍这下有些郁闷了,自己这是啥运气啊,总是扑空。

    雪风既然已经被陈砚接走了,没回家他又能跑哪里去呢?陈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结果来,总不会是带到张凌风家里去了吧。怕再扑空,陈伍先给张家去了个电话,果然,陈砚并没有回来。

    “这就怪了!”陈伍纳了闷,这人能上哪里去了呢?不过,陈伍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反正人已经被陈砚接走了,自己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找不到人也好,自己至少不用去见那姑奶奶了。三哥啊三哥,你可看清楚,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我找不到雪风的人,你还是亲自来给人家解释吧。陈伍这么想着,就准备离开这里,自己那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

    刚调转个车头,就看见一辆军用大卡车迎面开了过来,停在了雪风家的门口,陈伍只得停下车,他要看看这军车是来干什么的。

    军车上下来几个人,一看雪风家大院上着锁,顿时愣了,几个人就站在一起开始商量了,看来是要做什么决定,一阵商议后,一人拿起了电话,好象是向谁请示着什么。

    陈伍下了车,走了过去,“你们是不是要找这院子的主人?”

    那几个当兵的一看有人搭茬,赶紧问道:“你认识这院的主人?”

    “认识!你们找他什么事?”

    “我们奉命前来送还他的一些东西,可是,这门锁着……”那当兵的有些为难,这车上的东西可咋办啊,是先卸了,还是再拉回去,或者直接破门进去,不过这个似乎不符合规矩。

    “什么东西?”陈伍过去就想看看车上的东西。

    一当兵的伸手拦住了他,“你不能看,只有当事人才能看。”

    陈伍把自己工作证拿了出来,“这是我的工作证,我在省委工作。我和这院的主人是朋友,今天我去军区接他,也没接到人。”

    当兵的仔细看了看陈伍和他的工作证,再看他的车确实是政府的牌子,也就相信了他,放下手,让陈伍走了过去。陈伍走到车后面,伸手掀开帘子一看,我的乖乖,这是搬家啊,雪风家的东西都给运了个来回啊,不由一把拽过那当兵的,“我问你,雪风到底是因为啥让你们给抓了?竟然把他的东西都搬走了!”

    “对不起,我们只是奉命来送还东西,至于原因,我们无可奉告!”当兵的倒是一点口风也不露。

    陈伍皱了皱眉,难怪陈砚要发飙,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把人的家给抄了,给谁谁也得火啊,何况这姑奶奶从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陈伍挥了挥手,“卸吧!卸吧!卸得时候小心点!”

    “这……”当兵的有些犹豫。

    “卸吧,我能作主,你们卸着,我去找钥匙去。”陈伍说着就掏电话,准备再联系一下雪风和陈砚。

    陈伍刚掏出电话,还没拨,就听见一声大喝:“你们干什么的!”,回头再看,却是一矮胖墩实的大汉怒气冲冲走了过来,一手掂个炒瓢,一手掂个长把的铁勺,一看就是个厨子,原来是张叔店里的人看到了军车。张叔这一着急,直接掂着家伙就冲了过来,他的身后还有几个厨子模样的人,拿着家伙什,过来给张叔壮胆,却是远远站着,没敢走近。

    “站住!往后退!”一个当兵的当即喊了一声,上前挡住了张叔。

    张叔铁勺一指,道:“你才要给我站住!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谁敢他家一点土,我就跟你们拼了!”张叔有些怒不可遏,吼道:“你们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小风他整天连大门都不带出的,能犯了什么事?你们二话不说就把人抓走了!”

    “对!拼了!”张叔后面几个人也跟着喊了起来,这时几个女服务员也搬来了拖把笤帚加入了队伍。

    “你们看看,好好看看!”张叔指着那些服务员,“小风他平时是多么好一人啊,只有瞎了眼的人,才说他是坏人!”

    陈伍总算是有些闹明白了,赶紧走了过来,“大叔,大叔,先把手里东西放下,你搞错了!他们不是来抓雪风的,雪风早就没事了,他们这是来给雪风送东西的!”

    “你是谁?”张叔紧了紧手里的铁勺,“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陈伍走过去一掀车上的帘子,“大叔你看,这都是雪风家的东西!他们真的是给雪风送东西来了。”

    张叔一看,果然,车上全都是雪风家被拉走的电脑,对陈伍的话就不由信了几分,问道:“那小风呢?你不是说小风已经没事了吗?他人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陈伍无奈地一笑,“大叔,我也在找他呢,他早就让陈砚给接走了,我现在也联系不上他们。陈砚你总该认识吧,我是陈砚他哥,我叫陈伍。”

    张叔此时算是完全相信了啊,把手里的家伙一放,尴尬道:“我早就说嘛,小风他是好人,绝对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他们肯定是搞错了。”

    “大叔,别的先不说了,你知道怎么能联系上雪风他们嘛,这门上着锁,东西可搬不进去啊。”

    “你看我这脑子!”张叔拍了一下头,回头对身后那些伙计们吼道:“还站着干什么?都给我回去干活去!叫你们张姨赶紧把小风家门上钥匙拿来。”,那些人一看没事了,喊着“张姨,张姨”就往店里方向散了。

    张姨很快拿来了钥匙打开了雪风家的门,陈伍跟着张氏老两口就上了楼,一走到门口,陈伍就叫了起来:“我的娘咧!”,以前被撞开的门还放在客厅的地板上,屋里也是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这要是给不知道人的看,那就是家里要么遭了台风,要么遭了贼。

    陈伍心里就琢磨开了,这雪风还真是不简单啊,竟然能劳动军方如此大动干戈,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但绝对不会是小事。若真如张叔所说,这家伙平时连大门都不出,都能让军方怀疑到,而且还是大事,那他的影响力还真不是一般大。看来自己以后还是少跟雪风打交道,至少是要多注意一些,免得什么时候军方又不正常了,到时候还要把自己怀疑进去就麻烦了。

    张叔对家里之前的摆设是非常熟悉的,就指挥着那些当兵把东西搬进来摆好,而张姨在一边已经联系到了俞雪,说雪风受了点伤,现在在医院检查。

    “受伤了?”陈伍一听到这几个字,就知道坏了,这次军方肯定要有人倒霉了,不倒霉都不行,老爷子多少年都没插手军队的事情了,这次好不容易干涉一下吧,你就是私自抓人,这本身已经违反了程序,关键是你还抓错了人,又把人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最严重的是把人弄伤了。老爷子那是谁呀,当年带的部队那叫铁一般的纪律,钢一般的要求,这次也是这几个家伙倒霉,怀疑谁不好,怀疑到雪风这里,姑奶奶陈砚一发飙,老爷子肯定是要过问的。不过,也确实该整治整治了,陈伍对部队上这两年冒出来的一些不良风气也是有很大意见。陈伍想到这里当即就决定不去医院了,雪风受伤,陈砚的火气肯定一时半会消不了的,自己还是不去触这个霉头了。

    平时就是陈砚轻轻掐雪风一下,雪风也会喊上半天疼,可是此时,大夫在雪风受伤的鼻子上忙活了半天,雪风却是眉头动都没动一下,好象那鼻子根本不是他自己的一般。这让旁边的陈砚看着很难过,“疯子,疯子,你疼不疼?疼的话你就喊一下。”

    雪风摇了摇头,哀莫大过于心死,雪风此时大概就是这种状态,他的心已经让军方这么一折腾,彻底死掉了,皮肉上的一点小小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医生说鼻骨都裂了,怎么会不痛呢!”陈砚冲雪风大吼了一声,又觉得不对,声音再次软了下来,“疯子,你是不是还在生气?都是我不对,如果我当初不把你介绍给我三哥,他们就不会知道你,也就不会拉着你入伍,今天你就不会受伤。都怪我,都怪我,疯子你就打我几下吧,你打我几下,至少我觉得安心一些,求求你不要象现在这样不说话好吗?你这样子,我真的很难过,我快撑不住了。”陈砚说着就开始流泪,抓起雪风的手朝自己的脸上打去。

    雪风一把抽开手,“燕子,不要说傻话了,我早就说过了,我真的从来就没有怨过你。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你这个傻丫头!”,说着,雪风轻轻揽着陈砚的脖子,把她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轻声道:“我知道,不管到什么时候,你总是会相信我,会支持我,绝不会怀疑我,这就足够了。”

    “疯~子~~”陈砚抱着雪风大哭了起来,雪风被抓的短短几十个小时内,生死不知,陈砚在几个地方来回奔波,受了不少的委屈,她和看门的卫兵闹,和西京军区闹,甚至是和陈老爷子都翻了脸,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把疯子就救出来,可是她心理上的压力又是谁能明白呢?此时让雪风一说,陈砚感觉自己就是再受一些委屈,也是值了。这心里一放松,就一头栽进雪风怀里大哭了起来,眼泪弄得雪风衣服湿了好一大片。雪风只好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一边哄着她,可是这丫头却是越哭越凶,直到后来哭得没了力气,只能贴在雪风怀里轻声哼哼,双手却还紧紧揽着雪风的腰,一点松手的意思也没有。

    房间外间的俞雪几次想进来,却始终也没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她静静坐在外面的一个椅子上,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不知道是被屋内那感人的场面给感染了,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俞雪,你太没有出息了!”俞雪骂了自己一句,伸手想把眼泪擦掉,可那眼泪是却怎么擦不干,反而越擦越多。俞雪越擦越急,最后一生气,趴在椅背上也哭了起来,可是她没敢哭出来声来,咬紧了牙,肩头不断起起伏伏。

    直到后来听见屋里再也没有了陈砚的哭声,俞雪才止住了抽泣,跑到一旁的洗手间洗了洗脸,深吸了几口气,感觉心情完全平复了下来,她才过去推开了房门,看见陈砚趴在雪风的怀里睡了过去,道:“雪风大哥,刚才张姨来了电话,家里的电脑都已经被送了回来。”

    雪风把食指压在嘴上,做了个低声的手势,然后轻轻道:“让她再睡一会,你去叫一下燕子的司机,让他把车开过来,我们这就回家去!”

    “好!”俞雪点了点头,轻轻关上门退了出来,站在门口又是深吸了几口气,象是极力压抑着什么一样,良久之后,才抬步往前走去。

    等俞雪再次进来的时候,雪风只好推了推了陈砚,“丫头,醒醒,我们要回家了。”

    一连推了几次,陈砚只是低声哼哼了一下,人没有醒来,搂着雪风腰的手却是又紧了紧。雪风无奈,在她的头上轻轻敲了几个爆栗,没想到陈砚这次是连哼都不哼了。

    也罢,雪风往床边挪了挪,轻轻扶起陈砚的头,然后自己下了床,再一把把陈砚横抱而起,道了一声:“小猪,回家了!”,便跟着俞雪出了房间。陈砚的胳膊直到此时还紧紧抱着雪风的腰,怕是再要让她松手,是不可能的了。

    雪风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那被撞的门也被重新装好了。

    “先让陈砚姐睡我房间吧!”俞雪说到。

    “好!”雪风点了点头,从楼下一路抱上来,雪风也是有些吃不消了,就跟俞雪进了卧室,轻轻把陈砚往床上一放,道:“丫头,放手,乖乖睡觉!”。

    也许是床的舒服,也许是习惯使然,陈砚身子一沾床,倒是真的放开了雪风,轻哼了一下,一个转身自己钻进了被窝,还不忘抱着一个大枕头。

    雪风甩了甩发酸的胳膊,锤锤后背,道:“小雪,你也累了吧,赶紧休息吧。”

    俞雪点了点头,道:“哦,好,雪风大哥你也去休息吧。”

    “好!好!”雪风一边说着,一边帮她们轻轻拉上了门。转身看着屋里熟悉的摆设,雪风真想大喊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但是这次他怎么也喊不出来了,总觉得心口有东西堵得慌,只得黯然地回了自己的卧室,一个仰八叉躺倒在了床上。

    侧头看见自己的电脑,雪风苦笑一声,自己几十个小时没接触电脑了,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自己就象是一只寄生在网络里的虫子,没有网络,自己很快就会死去,不是生命,而是灵魂。

    雪风笑着笑着,突然就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脸色顿时一变,“蹭”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小沙弥!”雪风暗道一声不好,就到了电脑跟前,“开机,开机,开机……”雪风一连喊了几遍,电脑一点反应都没有。

    雪风只得慌忙自己伸手开了机,一边等待电脑启动,一边嘴里不停念叨着“小沙弥!”,当看到系统界面的一刹,雪风的脸就白了,然后发疯似的冲进代练室,把满屋子的机器都打了开来。

    “小沙弥,小沙弥!”雪风在最后一台机子跟前喊了几遍,眼睛紧紧盯着电脑,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可是那电脑只顾埋头“嗡嗡”地运转,再也没了熟悉的“方丈”叫声。

    雪风只觉得心中一痛,双眼无力地合在了一块,然后颓然一倒,栽在了椅子里。

    “小沙弥,没了!”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