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八十四章 玩火自焚

第八十四章 玩火自焚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伍接到家里的电话也是吃了一惊,雪风被军方给抓了起来,陈砚到家里大闹了一场,现在家里整个都乱了,电说里说是老爷子被气得不轻,老爹和伯父都已经亲自回家探望去了。

    “这到底唱得哪出戏啊?”陈伍此时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三哥不是说雪风是军队自己的人吗,这怎么就又把人给逮了呢?你这一逮不要紧啊,我这边可是人马都调齐了,就等着雪风来开工了。这雪风要是万一出个好歹的,我这工程可算是毁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搞了,钱也投进去不少了,要是还整不出什么动静出来,就算西京市政府不说啥,自己以后也是没脸再干下去了。

    这下好,陈伍也乱了,陈家从上到下,此时就没有不乱的。陈伍在屋子里来回奔了几趟,才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过两天市政府就要宣传雪风的网站了,不行,这事得先缓一缓,还不清楚雪风是因为啥被抓进去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出来,可不能因为这事把西京市政府的人也牵扯了进去,人家这次也是友情帮忙来着。

    陈伍本是好意,可是电话到了市政府哪里,想法就不一样了,市政府可不认识什么雪风,帮雪风完全是照顾陈伍的面子,此时被陈伍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起了突突,这家伙不简单啊,竟然能让军方亲自抓人,那肯定是犯了什么大案子,这样的人可不能沾,沾了这一辈子的前途就毁了。陈伍刚挂电话,那边市政府的人就作出了决定,以后不管陈伍再来说什么,这个看门狗网站也是再不能碰了。

    陈伍挂了电话,把手头的事一交代,就出了门,陈砚那姑奶奶在北京闹完了就又直接奔西京来了,这还得自己去拦着,不然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陈伍这一边出门,一边就开始联系陈砚。

    李政委坐在审查室,看着那边雪风磨磨蹭蹭地坐了下来,再看雪风此时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一脸的血渣子遮住了之前不卑不亢的锐气,不禁就皱了皱眉,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不忍,万一就如陈兵所说,这雪风真的没有制造魅影,还无偿把技术转让给了军方,算得上是功臣一位,自己这么对他,是不是真的过份了。

    李政委此时内心也开始了激烈地斗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继续下去,如果不继续下去,那该怎么办,把人放回去?不行,这一放,自己的军人生涯指定是就此结束,还会连累到西京军区的几位老战友,私自调用部队,非法抓人,这些个罪名也是不轻,搞不好都得上军事法庭。自己完了倒没啥,要是把几位战友的前途害了,可真是没脸再活了。李政委此时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雪风,你现在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吗?”李政委终于拿定了主意,竟然和颜悦色地看着雪风。

    雪风从被抓到现在,都没睡觉,有些困,打了个哈欠,“没~~没,你再问一万遍,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要交代的。想咋办就快点动手,别磨磨蹭蹭的,你不烦我也烦了。”

    李政委这次居然也不生气,仍旧笑呵呵地看着雪风,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你再仔细想想。”

    雪风倒是被李政委给笑得心里发毛,不会是逮着自己什么把柄了吧,应该不会,自己以前是偷过一些技术资料拿过来研究,不过脚印早都擦干净了,再说这和魅影又没有丝毫的关系,当下说道:“我没啥要想的!”

    “那好,那我就稍微给你提点醒!”李政委站起来,往雪风这边走近了两步,“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你的机子上发现了魅影病毒!”

    “切~~!”雪风愈发鄙视这个大校,“那又怎么了,这世界上中了魅影的机器成千上万,难道说这些机器的主人都有嫌疑了?既然这样,那你把他们都抓来问问好了!”

    “好!好!”李政委笑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只要你承认你有制造魅影的嫌疑就好!可是,你恰恰忘了一点,在所有感染了魅影的人中,你是唯一一个会制造流程序的人,而魅影又是用流程序制作的。把这两个嫌疑凑在一块,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雪风此时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大校,这绕来绕去,最后反而是自己把自己装进去了,这个大校明明就是算准了自己肯定会这么说,才设了这么一个逻辑圈套让自己往里钻,自己的话明明就是嘲讽那大校弱智,但是让人家这么一接茬,就变成了自己承认自己有嫌疑,雪风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很鄙视地朝那大校竖了竖大拇指,冷冷道:“佩服,佩服,能有这份心机的人,还真不是一般厉害。我算是明白了,就算我怎么交代,都已经铁定是制造魅影,破坏军事设施的嫌疑人了。”

    “废话少说,事实就是这样,既然已经明白了,就赶紧交代问题。”李政委此时又换上了一脸严肃。

    “交代不交代,有什么区别吗?”雪风此时心里是极度地愤怒啊,这个大校已经挑明了是吃定了自己,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有口难辩、有冤无处申?雪风冷笑:“既然你已经认定我就是那罪犯,那还用我交代什么啊,直接放马过来就是了。”

    “不!”李政委铁青着脸,“我已经说过了,我办事向来讲究证据,绝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你的,你不是也承认你自己有嫌疑吗?那就赶快交代吧,只要你能主动交代问题,我可以向上级为你求情,到时候可以从轻处理。如果一味抵抗,哼哼,等待你的只有更严厉的惩罚。”

    “呵呵,呵呵~”雪风怒极反笑,傻子也明白了那大校的意思,“好一个从轻处理啊,这算不算是诱供呢?”

    “放肆!”李政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直奔雪风而去,一把拎住了雪风的领口,把雪风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放肆!”审查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李政委回头一看进来的人,顿时浑身一软,手一松放开了雪风,继而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进来的正是张副部长,“张部长,我……”

    “我什么我?好你个李富贵,你真行啊,这就是你给我办的好事?出来的时候,我是怎么叮嘱你的,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怎么?全忘了?要不要我再给重复一遍!”张部长进来看见雪风的模样,那叫一个气啊,直接指着李政委的鼻子就骂开了。

    “张部长,我……,你听我解释!”李政委还不忘给自己辩解。

    “你不用给我解释!”张部长抬手打断了李政委的话,道:“会有人来听你解释的。”

    李政委当时就觉得一阵旋晕,一下就摊坐在了椅子上,完了,这次自己真的是完了,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军法的严惩了。

    张部长径自走到雪风跟前,“你就是雪风吧?你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了解清楚了,这次是我们的人搞错了,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张部长说完“啪”一下给雪风敬了个军礼,然后说道:“你放心,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不等雪风答复,张部长大喊了一声:“来人!”

    声音一落,外面立刻跑进一个警卫兵。

    “马上送雪风同志去医院,一定安排我们最好的医生,进行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是!”警卫兵一个敬礼,就准备出去安排。

    “不用了!”雪风站了起来,冷冷哼道:“我受不起!我是谁啊?一个平头老百姓,无权无势的,你们想怀疑就怀疑,想抓就抓,逼供、诱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玩够了,想放了,又是一句话,我***连个屁都不如!哪里承受得起你们的道歉啊。哈哈哈~”雪风大声笑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凄苦的哭音,他这次是真的伤了心,直到此刻,雪风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第二次进军营,会是这种方式。

    张部长的脸顿时寒了起来,再看李政委,坐在那里冷汗直流,背上的军装已经湿透了,“哼!”张部长冷哼了一声,真想过去直接枪毙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李政委,转头看着雪风,“雪风同志,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做领导也负有重大的责任,如果你觉得不解恨,你可以骂我几声,打我都行。对于你们这些技术人员,我们一直都是怀有万分诚意的,这次的事情也是我们所不愿意看见的。”

    雪风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没有理会张部长的话,此时就算是说破了天去,怕是雪风也不会再相信了,当下冷冷地哼了一声:“那么,我可以回家了吗?”

    “可以!你随时都可以回去。”张部长赶紧应着,“我们立刻派人送你回家,你的那些设备也会马上给你送回去,你的一切损失,都由我们军方负责赔偿。”

    “那我就谢谢将军大人了,呵呵。”

    张部长一喜,以为是雪风终于想通了呢。

    “回去后我还住在原地,你们要是想我了,就随时来抓,我绝不会反抗的。”雪风冷冷扔下这么一句,大笑着走了出去,那警卫兵赶紧跟在了后面。

    “啪!”张部长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他是为雪风的嚣张生气,还是为李政委的行为生气——

    陈伍这边联系不到陈砚正在着急呢,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兵打来的,“喂!三哥,三哥,我说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边的陈兵也是一肚子火,“我先不给你解释了,我现在走不开,你帮我去军区接一下雪风,完了一定要代我向他道个歉,这次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你们这是怎么搞得嘛!”陈伍哼哼了两句,“好,好,我先去接雪风。不过,道歉的事你自己来,我不管。”

    “那你帮我先安抚雪风几句。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还得去北京向老爷子解释此事,老爷子还在等着解释呢。完了,我亲自去向雪风解释此事。”

    “老爷子要什么解释?难道这件事老爷子还要插手?”陈伍问到。

    “别问了,赶紧去接人!还有,一定要找到燕子,这姑奶奶估计又暴走了,在家里和爷爷吵了一架,你可要看住她,别让她再闹出什么事来!好了,我挂了!”陈兵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喂!”陈伍还想说什么,竟然没来得及,只得郁郁地挂了电话。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嘛,雪风的臭脾气自己可是见识过的,此时受了委屈,想要安抚他估计是有点难度了。不过更可怕的是,姑奶奶又暴走了,自己原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雪风被抓的事给气着了,没想到是因为和姑奶奶吵架,她连老爷子都敢吵,此时让自己去看她,还不是去送死嘛。

    陈伍直后悔自己不该接这个电话,不过此时也没有办法推脱了,只得驱车往军区赶了过去。不过,陈伍知道还有更倒霉的,此事连老爷子都插手了,怕是又要出几个倒霉蛋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好端端地,怎么就突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呢。看来自己以后做事也要更加小心才是,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也出个大乱子呢。

    陈伍一路想着,就到了军区的门口,并没有看到雪风的人影,到门岗一问,雪风已经让人给接走了,说是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女的很嚣张,怒气冲冲要进去找军区司令理论,后来政委陪着雪风一起出来了,把她一阵安慰,这才把人接走了。

    “我的姑奶奶啊!”陈伍脑门一阵发凉,这肯定就是陈砚了,除了她,没人敢在军区门口这么闹,怪了,军区的政委居然还亲自出来解释,是老爷子的关系呢,还是军队这次真的在雪风的事情上理亏了。

    陈伍只得离了门岗,调转车头往雪风家里赶了过去。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