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八十三章 用心良苦

第八十三章 用心良苦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还保持着每天研究国家大事、分析国际局势的习惯。这不,老爷子坐在楼上书房里,一边看着报纸,一边不时在地图上寻找着什么,时不时还在报纸上做着批注。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但精神看起来非常好,只是眼睛不好了,看书读报都得带着老花镜。

    “嘭嘭~”传来了敲门声。

    老爷子喊了声“进来吧”,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报纸。

    “首长!陈砚小姐来了!”

    “唔?”老爷子放下了报纸,“谁来了?”

    “陈砚小姐来了!”勤务兵又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好,好,我就下去。”老爷子赶紧摘了花镜,把报纸一收,他真没想到陈砚会来看自己,陈砚从不主动来自己这里,以往都是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自己让陈兵陈伍他们去西京把陈砚接过来聚一聚,但陈砚也只是即来即走,从不在家里过夜。陈砚这次的主动回家,让老爷子份外高兴,站起来就朝门外走去,“哎呀,我的宝贝孙女来了,呵呵。”

    下得楼来,就看见陈砚站在客厅里,脸上一脸寒霜,身后还站在一个文弱的姑娘,脸露忧色。老爷子就觉得自己有些高兴过头了,要是没事,陈砚怎么会主动跑回家里呢,只是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燕子,燕子,快过来让爷爷看看。哈哈,可想死爷爷了。”

    陈砚站在原地没动,看见老爷子,很别扭地喊了一声:“爷爷!”,这个称呼她梦里喊了多少次,可是一看见爷爷,她总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心里的疙瘩再次冒了出来,喊起来就是觉得很不自在。

    老爷子走到陈砚身边,拉着她的手仔细看了看,爽朗地笑了起来,“我家小燕子是越长越漂亮了啊。来,来,赶快坐,到自己家了就随便点。”,老爷子说完拉着陈砚就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仔细地端详着,真是越看越欢喜。

    陈砚让老爷子看得有些不自在,扭头道:“小雪,你也过来坐吧。”

    老爷子再才拍腿笑道:“看我这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都忘了招呼这位小客人了,来,来,小姑娘,赶紧坐,不要客气。小刘,给客人和燕子上茶,把我的极品大红袍拿出来,呵呵。”

    旁边的勤务兵忙答应着去忙了,心想老爷子今天可真是出血了,这极品大红袍老爷子平时连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喝,上次军委里几个老首长一起过来蹭茶,老爷子愣是没拿出来,没想到今天陈砚一来,老爷子就转性了,也不吝啬了,看来这军委大院最宝贝的千金之名并非虚传啊。

    “爷…爷爷。”陈砚还是觉得叫得很不顺口,就赶紧转入正题,道:“我今天来不是来喝茶的,我是有事来求你帮忙的。”

    老爷子也不生气,笑道:“小燕子在外面受了气,知道回家找爷爷来做帮手了。呵呵,好好,爷爷帮,说吧,谁惹你生气了。”

    “我朋友在西京被当兵的抓走了……”

    陈砚刚说个开头,老爷子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什么被抓呢?”

    “就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被抓的,所以我才来找你。”陈砚一提起这事,就觉得生气。

    “嗯,军方抓人不会没有理由的,肯定是你那朋友做了什么事,而且是犯了大事,否则军方不会随便抓人的。”老爷子叹了口气,“军队的事,我已经很多年不过问了,这个忙爷爷怕是帮不上了。”

    “不是,绝对不是,雪风绝对没有做什么坏事,这都是陈兵搞出来的。”陈砚当下就有些急了,老爷子一项坚持原则,退休后就再也不肯插手军方的具体事务,自己虽然没回过几次家,但是也见过在老爷子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陈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陈兵抖出来,她倒要让老爷子看看,这是家事,还是军方的事情。

    “陈兵?”老爷子这下有些迷糊了,这雪风是谁啊,怎么事情还和陈兵牵扯上了。在几个孙儿中,老爷子可是比较看中陈兵的,性格厚重冷静,有担当,如果不是做了技术兵种,陈兵的前途真是无可限量啊。

    “就是他,这次的事情全是他搞出来的。当初他向我保证,雪风把技术转让给了军方,是军方的保护对象,今后绝对不会再逼雪风参军,也不会和雪风再有任何瓜葛。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派人直接拿枪把人就抓走了。电话也关了,我现在都联系不上他,他这不是心虚是什么?”陈砚越说越激动,差点又要开口骂陈兵。

    勤务兵此时端着泡好的茶走了进来,陈砚才忍住了。勤务兵一走,陈砚就继续炮轰陈兵:“要不是他搞出来的,他躲起来干什么?这绝对就是陈兵搞出来的,他早就想搞什么什么系统,可惜他自己技术不行,就非要拉雪风入伍帮他去搞,雪风一直没答应。软的不行,他就来强的。”

    “陈兵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那个谁是你的朋友,就更不会言而无信,难道你还不了解陈兵的脾气吗?我想问题肯定是出在你这个朋友身上!”老爷子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不可能,雪风的为人我最清楚,我敢用人格担保,他绝对不会做任何坏事。”陈砚对爷爷一再怀疑雪风有些不满了,直指主题:“反正不管如何,你都得帮忙。”

    “那雪风是什么人,他一个外人,凭什么要我相信他?”老爷子也是很不悦,“我宁愿相信陈兵,他是我的孙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如果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相信,我还能信谁?”,老爷子矛头对准陈砚,这是批评她不该因雪风的事情就怀疑自己的堂兄。

    “我不管那些!”陈砚也急了,“我只要你帮我救出陈兵来!”

    “我已经说过了!”老爷子拂袖站了起来,“军方的事情,我早就不再插手了,这是我的原则。”

    “原则!原则!”陈砚也站了起来,“这是我生下来第一次向你提要求,难道你都不肯答应吗?”

    “理由呢?理由呢?我凭什么要去帮一个外人!”老爷子一生气,甩手作势就要上楼。

    “雪风他不是什么外人!”陈砚这才急了,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老爷子站住了身子,慢慢回头看着陈砚,“你说得是真的?”

    “我没骗你,他真的是我男朋友,爷爷你一定要救他出来。”陈砚说着已经带上哭腔了,“疯子他脾气一直就很倔,吃软不吃硬,这次被抓走,他肯定不会配合的,我怕他会吃亏的,爷爷你一定要帮忙。”

    老爷子叹了口气,显得极度失望:“燕子,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编谎欺骗爷爷!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了吗?他不是是你朋友吗?怎么一会功夫就变成了男朋友?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你竟然编了这么多理由来骗自己的爷爷?”

    “没有,我真的没有骗你!”

    “陈砚姐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请你一定要救救雪风大哥!”俞雪也在一旁急忙说到。

    老爷子一抬手,打断了两人的辩解,“别说了,再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了。这次的忙,我是不会帮的。”,老爷子说完转身要上楼。

    “好!好!”陈砚这下真的是哭了,不知道是急哭了,还是气哭了,一抹眼泪,发狠道:“你不就是怕毁了你的那个原则和两袖清风的名声吗?好,我不求你,你不救雪风,我自己去救,大不了豁出去也把我抓走得了。从今天起,就当你没有我这个孙女,我没有你这个爷爷,反正从我生下来,你就没管过我一件事,我今后也再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小雪,我们走!”陈砚说完就朝门口走去。俞雪有些着急了,她不知道陈砚家里的事情,自然也不理解陈砚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爷爷这么激动,不过她不愿意看到陈砚这么冲动,救雪风并不能只*着冲动和勇气。

    “你给我站住!”老爷子这下也是火了:“我告诉你,你从生下来的那刻起,就注定你是陈家的人,你骨子里流的是我们陈家的血,这是你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

    “我就是要改变!”陈砚转头怒吼道:“你以为所有的陈家人,都为自己生在这个家庭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吗?你错了!我宁愿自己不是生在陈家。如果我不是生在陈家,我就不会从小没有了父母;如果我的爸爸不是生在陈家,他就不会连自己女儿都没看到一眼就离开了人世;如果他不是生在陈家,他一定会和我妈妈白头到老,长命百岁。没错,我是生在陈家,可是陈家给了我什么,给我的只有父母双亡、无情、冷漠,和有家不能回。”,陈砚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淡淡地道:“我早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或许,今天我就可以解脱了。”,说完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朝门外走去,象是解脱了,但身影却是那么孤寂,那么悲伤。

    “难道我们不都是你的亲人吗?”陈砚的话一下刺到了老爷子的心。

    陈砚头也没回,身形稍住,摇头道:“以前或许是,在梦里。以后,再也不会是了。”,说完她加快速走了出去,既然此处无希望,她还留下来有什么意思,她还得去救雪风。俞雪无奈,跺了一下脚,紧跟了上去。

    陈家的小楼立刻冷了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半晌之后,勤务兵走了过来,来到陈老爷子跟前,扶着陈老爷子坐到沙发上,“老首长,你消消气!”

    “哎!”老爷子叹了口气,“我生什么气啊,她这么说我,是对的,我当年对她父亲确实太严厉了,我能理解。”

    “那首长刚才为什么还……”,勤务兵有些纳闷了,既然早知道陈砚会这么说,为什么还要拿这事刺激她呢。

    “燕子这孩子苦啊,这件事从她懂事起就压在了她心里,她很懂事,憋在心里一直不肯说,怕伤了我的心,也怕伤了她舅舅的心,这次总算是说出来。”老爷子一脸凄苦,连声道:“说出来就好啊,说出来就好,说出来心里就不再难受,不然非要憋出毛病来。每次看她别别扭扭喊我爷爷,我就心痛啊。”

    “老首长真是良苦用心啊,只是这……”勤务兵不禁有些担心,陈砚这怒气冲冲一走,心里的疙瘩是没了,不过怕是以后再和好就难了。

    “哎,走一步看一步,以后再找机会吧。”陈老爷子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你马上帮我去联系,务必找到陈兵的下落,我有事情要问他。”

    “首长不是说不帮忙的吗?”

    “燕子虽然脾气爆,但是绝不会无理取闹,也不是那么不识大体。如果不是特别为难的事,她也绝不会跑到我这里来的,而且此事还牵扯到了陈兵,看来我不过问也是不行了。我倒是相信陈兵那里不会出什么问题,就是怕这其中有人捣鬼啊。”

    “好,我马上就去联系,老首长!”勤务兵说完就去忙了。

    “还有,找个人跟着燕子,不要让她真的给闹出什么乱子来。”

    偌大的客厅里,只留下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哪里,老爷子曾经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也从未皱过眉头,此时为了儿女之事,竟也满脸愁容。

    良久之后,老爷子又突然笑道:“没想到小丫头居然有了男朋友,呵呵,不错,不错,竟有人能降服了她这火爆脾气。”——

    “政委,政委!”那技术员匆匆跑进了李政委的房子,连敲门也忘了。

    “什么事?”李政委一下站了起来,“是不是找到病毒样本了。”

    “不是,不是。”技术员喘了两口气,这一阵跑,可真够呛,“是我们发现,嫌疑人的机器也中了魅影!”

    “什么?”李政委当时就觉得脑袋里一阵响,就有些旋晕,“你真的确定?”

    “是!”技术员直了直身子,“我们对嫌疑人的机子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没有发现任何病毒代码,在进行联网测试时,我们发现他的机器也中了魅影。”

    “中了魅影,难道就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吗?难道就不会是他自己的病毒感染了自己的机器吗?”李政委有些气急败坏。

    “有可能,但这种可能非常小,以前也从没听说过。病毒的作者一般都会在自己机器上做好保护工作的。”技术员一顿,“第二,病毒是在黑客攻击美国时爆发的,爆发源头是在美国,我们分析了机器的所有日志,病毒爆发期间,所有的机器均没有访问过美国的网络。”

    李政委的身子一软,就坐倒在了椅子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这次真的怀疑错了,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雪风搞的?

    “政委!政委!”技术员看政委脸色有些不好看,关切地喊了几声。

    “哦!”李政委反应过来,挥手道:“你先去忙吧,继续分析,一定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技术员有些皱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分析什么啊,不过政委已经吩咐了,也不好再说什么,道:“好,政委你好好休息,那我先去了。”

    “去吧!去吧!”李政委挥手把技术员打发了出去,就开始胡乱想了起来,自己现在可怎么办啊,满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一件功劳,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意外,人都抓来了,难道再放回去?不行了,自己信誓旦旦给西京军区的领导做了保证后才把人抓来了,这个程序已经是非法的了,要是什么都没审出来,再告诉人家是误会一场,这个责任让谁来抗啊?

    “不行!”李政委突地站了起来,“我还得再审一次雪风!”,一定是这个小子把罪证转移了,没错,没错,肯定就是这样!

    李政委发疯似地冲出门,直奔审查室而去。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