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七十七章 流程序=病毒

第七十七章 流程序=病毒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兵现在成了补丁将军,哪里有漏洞,就把他贴在哪里。

    这次他又被紧急调走了,目的地是军网数据指挥中心。虽然陈兵很早就向上级打了报告,要预防病毒,可是,维持军网正常运行的六台大型服务器中,却有一台不幸感染了病毒,这导致大量军网内电脑集体中毒,军方不得不暂时关闭了军网,切换了所有机器之间的连接。陈兵也被上级紧急从试验基地调到了军网数据中心,全权负责指挥,上级的命令是,24小时内必须恢复军网的通讯。

    留给陈兵的时间并不多了,陈兵感到肩头莫名地沉重,因为病毒导致军网关闭,这在自己的军旅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谁都知道军网对于一个国家的国防意味着什么。陈兵不由感到一阵苦笑,就在几十个小时前,自己还在旁观美国笑话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网络大战的战火会烧到自己国家来,更不会想到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场网络大战会以这么一种可笑的结局收场。

    一个病毒的意外爆发,让数十万之众黑客联盟顷刻间灰飞烟灭,成功地拯救了美国,这个结局或许是美国所期盼的,但也许他们也不愿意是这种的结局,因为谁都无法确定,是谁制造了这个病毒。

    一进数据中心的大厅,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迎了过来。陈兵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没等他们开口,就开始发布自己的命令,“命令各个部队的技术员,对职责范围之内所有的电脑进行检测,凡是已经中毒的电脑,必须全部脱离军网,保存有重要资料的电脑必须进行数据备份,对于没有技术员,或者技术员无法确定是否中毒的电脑,先脱离军网,然后报告上级,等待技术专家的检测。以上所有命令,必须在三个小时内执行完毕。”

    “是!”通讯员很快去执行命令去了。

    “通知维护中心,把备用的大型服务器准备好,随时待命,做好恢复军网通讯的准备。”陈兵继续发布着自己命令,说完,匆匆走进旁边的一座电梯里。

    电梯一直往下,大概下了三四十米的距离,停住了,陈兵走出电梯,接过身后一位军官递过来的磁卡,在面前的一个门上一刷,随着“滴”的一声,门上亮起来绿灯,陈兵把手放到门旁的一个手型传感器上,再“滴”的一声,门上的扬声器响了起来:“口令!”

    “雷锋!”陈兵站直身子,答到。

    “轰轰轰!”,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过,陈兵面前的这扇门缓缓朝两边滑开,眼前顿时有那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这个距离地表几十米的地方,居然是一座地下城,双眼所望之处,一片排列整理的电脑区一直延伸到那边的尽头,中央的一个十字形通道,将电脑区划为四块,头顶上是数不清楚的线缆,不下千人在这里忙碌着,却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和慌乱。

    陈兵往前走了几步,双脚实实地踏在了这地下城上,这里就是整个军网的数据中心了,它负责着军网的正常运行,时刻检测着军网乃至互联网的一举一动,是整个军网的核心,是军事系统的‘大脑’之所在。它的防护强度甚至可以抵挡数次核弹攻击,但是此刻,它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病毒而停止了运转。

    “这就是那没有硝烟、不见炮火的战争啊!”当再次站在这里的时候,陈兵心里不由感慨着,想必现在谁也不敢再小瞧信息战的威力,以及她在整个现代化战争中的作用。陈兵突然想起前几天雪风说的那句话:“一个丧失了畏惧感的黑客甚至比一支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部队还要可怕。”,是啊,一个黑翼就可以给美国带来一场巨大的网络战争,一个病毒又很轻松就把这场战争消于无形,同时带给全世界的是另外一场病毒恐慌,天知道下一次等着互联网的又是什么样的考验。

    陈兵走到十字通道的最中央,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声道:“各个小组的负责人,立刻到会议室开会,我需要事件的最新进展。”,说完陈兵就大步流星走向十字通道的那一段,那里有个封闭的会议室,也是整个数据中心的控制室。

    等各个小组的负责人都到齐了,陈兵沉声道:“通报一下现在的情况吧,不要有什么顾虑!”

    “我先说吧!18个小时之前,我们检测小组发现军网数据异常,一部分网段数据流过大且过于频繁,但是却查找不出异常数据的来源,随即我们立刻采用技术手段封闭了这个网段的所有数据流动。没想到这股异常数据竟然可以突破我们的数据屏蔽,继续蔓延,并且感染了我们的一台大型服务器。最近互联网也爆发了一种叫做‘魅影’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突破任何限制,借助于网络自由传播,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它危害性的报道,但至今没有一家网络安全厂商可以检测并清除这个潜伏在电脑里的怪异病毒,结合这个情况,我们判定军网的这股数据异常同样来自这个‘魅影’。因此我们在请示了数据中心后,暂时中断了整个军网的物理链接,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陈兵点了点头,其实这不说,他也早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

    另外一个军官站了起来,“我们组仔细分析了之前的军网数据,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军网中毒的源头,江西某部一个团级干部,他先是采用无线上网的方式访问了互联网,在这个过程中电脑中毒,随后他又将电脑接入了军网,造成了病毒大面积传播。”

    “病毒的危害性搞清楚没有,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搞清楚这种病毒对于我们的军网来说有什么危害,其余的可以缓一缓。”陈兵不得不打断他的话。

    众人都沉闷了下来,片刻之后,一位军官站了起来:“病毒的危害性目前还没有弄清楚,和网上流传的一样,这种病毒好象单单就是为了复制而复制,我们不清楚它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传播的,但是经过测试,它确实能突破我们目前所有的技术屏蔽,并且可以运行在不同平台的操作系统之上。我们还对被感染的机器做了详细的检测,机器所有数据都没有任何改动,也没有被窃取的痕迹。到目前为止,除了关闭军网造成的损失外,这个病毒本身还没有给我们其他造成任何的损失。”那位军官顿了顿,觉得没什么可说的,慢慢坐了下来,“就目前来看,这个病毒是我见过最奇怪最无害的一种病毒。”

    “除了用于通讯的机器,我们还有什么机器收到了感染了?”陈兵继续问道。

    “西南边防有三台用于雷达检测的机器感染,西北一台;东南我们的一个导弹基地的控制系统被传染;最严重的是我们的一艘大型驱逐舰的指挥系统被感染了。虽然目前这些系统都运行正常,但是这个病毒就好比一颗潜伏的‘炸弹’,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发,一日不把它清除掉,我们的军力就无法保障。”

    陈兵有些皱眉,道:“也就是说,目前为止,我们对于这个病毒还是一无所知?”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整个数据中心汇集了大批军方顶尖的人才,竟然在明明知道有病毒的情况下,却连个病毒的影子都没有找到,这确实有些难堪。

    “报告!”就在众人都在沉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通讯兵的声音。

    “进来!”陈兵喊了一声。

    “上校,试验基地的电话,说很重要!”

    “我知道了,把电话转进来吧。”陈兵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对众人说道:“就先到这里吧,我来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大家回去尽快组织人手,第一,查清楚病毒的危害,找到清除病毒的方法;第二,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军网的通讯。动员的话我就不说了,谁都清楚现在的形势,谁都明白军网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最重要的一点,谁都明白,我们是干什么的。”

    “是!”众人站起来齐齐敬礼,然后出去都忙自己的去了。

    陈兵过去抓起一旁的电话,“我是陈兵,请讲!”

    “上校,我是小刘,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对魅影进行了测试,虽然还没有捕捉到它的样本,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能确定,这是一个流程序。”

    “我要的是准确的答案,是,或者不是。”陈兵有些生气。

    “是!我们肯定,魅影就是流程序!所有的特征都完全符合,不过它的流动方式、流动规律,完全和我们自己的流程序不同,要捕获它,我们还需要一段的时间。”

    陈兵虽然早就怀疑魅影是流程序,但是此时被证实后也确实吃了一惊,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么快就已经有人搞出了流程序,不知道又是哪路的神仙,会是美国吗?有可能,但是从美国目前的反应来看,可能性不大。那么,这又会是谁呢?

    良久之后,陈兵才回过神来,黯然道:“好,我知道了。你们的工作还得继续,希望能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先弄出一个可以预防感染魅影的程序出来。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次就全*你们了。”

    “是,上校,我知道了。”

    陈兵“啪”一声挂上电话,点了一根烟坐到刚才的位子上,如果魅影真的是流程序,那么它的爆发在时间上来说就太巧了。黑翼成功挑起了全世界黑客和美国之间的仇恨,就在黑客们集体对美国发动攻击,美国政府对此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的关键时刻,魅影就来了。如果说这只是巧合,确实是很难让人相信的。但如果说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么这个制造出魅影的人会是谁,他来自哪里,目的何在?是拯救互联网?还是要拯救美国?又或是他仅仅只是想平息这场网络闹剧?除了平息这场网络大战,魅影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使命?

    陈兵在流程序上倾注了太多的期待,期待流程序能在自己手上完全发挥出作用,彻底改变中**事管理系统起步晚、技术滞后的局面。没想到自己的军事系统还没设计出来,流程序已经不再是己方所专有了,虽然陈兵心里很清楚,这一天总要来到,不管是什么力量也阻止不了技术的进步,但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魅影的出现,不仅仅是一场病毒的侵袭,这其实也宣告了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一个属于流程序的时代。

    雪风显然不会象陈兵那样想法一大堆,他的电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台中了魅影后会起反应的机器,雪风一开机,小沙弥的第一句话总是:“方丈,我感到很不舒服。”,然后就开始了硬盘灯狂闪,风扇也转得呼呼的,雪风想在电脑上进行个操作纯属做梦,他挪了挪鼠标,等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分钟以后了,最后电脑只能陷入无休止的重启中,就是因为cpu负载过高,就是因为各种读写错误。

    现在雪风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个所谓的魅影,就是一个流程序,正是由于‘小沙弥’和‘魅影’在流动方式上的差异,导致了两个程序之间无休止的冲突,谁都想让电脑按照自己的方式运转,才会造成电脑无法正常运行,而其他电脑染上魅影之后,则不会出现如此情况。

    无奈之下,雪风只好关闭了小沙弥的运行,这才结束了两个程序之间的战争,雪风现在想的,就是赶快弄明白魅影的运行方式,然后把它清除掉,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电脑肯定会疯掉的,就是电脑不疯,自己也肯定会疯掉的。

    随意流动,是流程序的一大优点,但也是一个致命的大缺点,雪风当年造出的第一个流程序,就因为没有考虑到这个,程序也曾经流窜到互联网上,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雪风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又写了一个专门的流程序,放到互联网上用来删除之前的那个流程序。这个程序只有遇到之前流程序以后才复制,有点‘遇风则长’的意思,病毒多,它就复制得多,病毒少它就复制得少,清除完成后它又删除自身,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雪风才把互联网流窜的流程序彻底清除干净。当时也有杀毒软件厂商监测到这个情况,发了个病毒公告,公告发出之后,因为无法捕获病毒,后来病毒又消失了踪影,也就不了了之。

    这件事以后,雪风就意识到了流程序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根据在互联网和局域网中所采用的通讯协议是不同的这个特性,在通讯协议上设置了流动限制,之后设计出来的流程序,乃至后来的小沙弥,就只能在局域网内游来蹿去,虽然能和互联网进行互连,但是程序本身是不能跑到互联网上去的。就算能跑到互联网上,雪风也设置了限制,程序本来绝不会复制,就算游遍了整个互联网上的所有机器,它也只是一个程序,不会在任何机器上驻留和复制。当然,小沙弥也不是完全不能进入互联网,雪风也给它设置在什么样的情况吓可以进入互联网,只是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发生过而已。

    从染上病毒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小时了,雪风刚开始的打算是尽快弄明白魅影的流动规律,然后把他清除掉,后来雪风就发现这有点不太现实,如果不*小沙弥的帮助,仅仅*着自己人工来分析,怕是需要一个很漫长的时间。

    雪风已经没有这个耐心再耗下去了,自己“看门狗”网站的广告已经打出去了,钱也投进去了,如果此时这个支撑网站运行的核心――小沙弥无法正常启动,那么自己前期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甚至还要赔个血本无归。

    雪风决定放弃之前的打算,而改为先把小沙弥和魅影分开,要清除魅影此时或许还有点难度,但是要预防魅影,难度就会小一些。同样都是流程序,就算流动方式不同,但是其流动性所基于的原理应该还是相同的。

    没有人比雪风更了解流程序实现流动的原理了,只要在通讯协议上找到两者之间的差别,设置一个通讯限制,就可以让小沙弥顺利通过,而把魅影屏蔽在外边。雪风此时有些痛恨自己,自己明明是知道流程序的这个危害的,为什么一直都没想到要预防呢。全世界谁中了这个病毒都可以原谅,唯独自己中了,就有些无法理解了,如果自己能早早做好预防,设计出一个预防流程序感染的病毒防火墙,或许自己现在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是自己太自负了,还是大意了?雪风现在已经没时间来反思这个问题了。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