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六十九章 俞雪的新计划

第六十九章 俞雪的新计划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看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复杂一些!”雪风叹了口气,他指的不是黑翼的事情,而是新看门狗的改进工作。虽然加密内核还是从量子密码完善而来,但是按照雪风自己的计划是要加入更多功能的,比如,设置用户免费使用的期限、防止用户私底下传播程序、检测并剔除软件作者设置的功能限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设置统一的注册功能,用户下载的软件过了免费使用期限,只要去充值注册就可以继续使用,而不用重新下载软件。

    传统的软件加密流程,就是给软件加壳,加壳的过程中软件的原始代码被加密或者压缩,同时会有一段代码被置于程序的开头,当运行加密后的软件时,这段代码会先于程序本身而执行,它会把加密的软件再次还原,并把执行权交还给软件本身。

    还原后的程序此时保存在内存里,破解软件的原理无非是利用各种内存编辑器,找到原程序的入口点,然后就可以进行一些修改。所以怎么保护好这个入口点不被破解者发现,就是加壳的目的,软件壳的加密、隐藏、伪装、多层壳都是为了隐藏这个入口点。

    雪风设计的看门狗,完全抛弃了这种传统的加密方式,刚开始的看门狗是和程序本身相互独立的,甚至可以把看门狗看作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守护程序,由它负责给程序加密,这个加密是个动态的加密,就算程序已经在运行,看门狗会在内存中负责给它再次加密,一边还负责屏蔽各种破解工具的运行。

    而雪风准备改进的看门狗,却是想再次把看门狗和要加密的程序合为一体,并且加入更多的功能。如何让这么多功能有效地结合在一起,各自运行而不互相干扰,这确实是个很麻烦的问题。

    不过最让雪风头疼的还是那个注册功能,他还没找到一种有效的判断方法,判断软件是否过了免费使用的期限,判断用户是否注册充值,这种方法必须独立于系统之外,否则,迟早还是会被人破解掉的。再有就是安全因素,本来是一个普通的软件外壳,现在加入了这么多功能,只要有一个功能出现破绽,就可能会被别人攻破整个加密系统。最后就是嵌入技术,如何把自己的新看门狗天衣无缝般嵌入到各种不同语言编写的、运行于不同操作平台的各种程序中,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的问题!雪风揉揉被屏幕光刺得生疼的眼睛,*在椅子闭目休息,他已经连续搞了十几个小时了,针对每一个功能,他都是在收集了大量的资料的基础上,精心策划、全盘考虑。但这也只是策划,日后设计出来,可能还会出现自己没有估计到的情况,万一出了问题,自己的努力就白费了,还得推到重来,所以雪风现在就是尽量把所有的问题都估计进去。

    不过,即便是所有的功能都没出问题,还是有要注意的问题,第一就是加密算法的再次优化,虽然看门狗就是自己从量子密码优化而来,但是雪风还是觉得有些不保险,现在的机器运算速度越来越快,这对自己来说是好事,程序加密解密都是一瞬间,破解者根本无从察觉,但是这同样也是个考验,别的机子也很快,随着电脑技术的进步,势必还会越来越快,只要自己的加密效率相对一降低,就很有可能让对方抓到蛛丝马迹。

    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病毒,不可排除会有一部分怀有恶意的人,他们把一些病毒或者木马拿来自己这里加密,然后拿去散播。那样的话,自己的加密方法越先进,这些病毒和木马也就越安全。现行的杀毒软件都是采用提取病毒特征码的方式来识别病毒的,一旦病毒和自己的看门狗结合,原本的病毒代码加密后产生变形,如此一来杀毒软件就无法识别出病毒了。雪风有些头疼,在加密前一定要做好杀毒工作,万一放走一个病毒,那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

    “时间似乎也不够用!”雪风皱了皱眉头,按照现在的速度来计算,等到陈伍那边调查有结果的时候,自己很有可能还搞不定这个新的加密程序,那时候又得去忙那个交通系统的设计,时间怕是就更紧张了。

    想到这里,雪风决定给陈伍去个电话联系一下,不是过问那个交通系统的事情,是看门狗的事情需要陈伍帮忙。网站要开张营业,必须要有个网络经营许可证,这个或许还好弄一些,只是需要花点时间罢了,但是银行这一块就不好搞定了,门槛太高,自己现在甚至连个正式注册都没有,人家银行凭什么要和自己合作?可是离了银行,雪风策划中的网上软件注册平台就不好建立起来。

    雪风决定走走陈伍的关系,看陈伍能不能帮自己把这些都搞定,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怕是只有陈伍才能算得上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到时候自己用交通系统的事情压一压他,估计帮忙是不会有问题。如果陈伍能把自己把这些搞定,无形中也是帮自己节省了不少时间。

    想起上次说要请陈伍吃饭的事,雪风就有了借口,找到手机给陈伍去了个电话。

    陈伍听出雪风的声音后,并不意外,他以为雪风是来过问调查的进展,忙道:“雪风,是你啊,有事吗?对了,我们现在调查已经完全展开,由我亲自坐镇,你想的真是太细,以前没想到还有那么多地方需要注意啊,调查结果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统计出来,专家也都到位了,你就放心吧。”

    “嗯,没事,没事。”雪风支吾两声,意识到自己这是在走后门,就显得有些心虚,“今天中午有空不,我请你吃饭。”

    陈伍显然有些迟顿了一下,“没问题,有空,有空,刚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不过我可得事先说清楚,这顿我请。”

    “谁请都一样,出来再说嘛。”雪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时间地点你定一下。”

    陈伍在自己的工作簿上翻了翻,道:“下午一点,苏浙会馆,你看怎么样?”

    “行,我是个闲人,什么时候都有空,主要是看你。”

    “好,那就一点钟苏浙会馆见。”陈伍又确认了一遍,寒喧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看看时间,距离一点钟也没多少时间了,雪风关了电脑,冲进卫生间洗了个脸,稍微整了整行装,站在镜子前琢磨着一会见到陈伍,要怎么提这个事情比较好。正琢磨着,电话就响了起来,雪风接起来一听,是陈伍打过来的。

    “雪风,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中午我估计过不去了。”

    “呃!”雪风刚积攒起的一点热情顿时全没了。

    “实在是抱歉!我刚刚接到的通知,原本去接待一个外贸团的经贸部长临时要去接待一位重要人物,所以省里决定派我去接待一下这个外贸团,你看这事情闹得……”陈伍的语气也显得很无奈。

    “那就改日吧,你办正事要紧。”雪风郁闷了,突发事件,自己还能咋办。

    “一入公门,身不由己,今儿真是对不住你了。这样吧,明天,时间地点都不变,我亲自给你陪罪。”

    “能理解,能理解,那就明天吧,呵呵。”

    “哎,你看这是闹得……,那就明天见。”陈伍打了个哈哈,就挂上了电话。

    雪风顿时觉得无趣得很,原本计划好的事情,这么一闹,自己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看看时间也不早了,雪风郁郁地下了楼,到楼下吃了饭,回来休息了一会,又坐在电脑前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等慢慢进入了自己的事情之中,雪风也就忘了饭前的不快之事,这一忙一下又是忙到了晚上。

    直到俞雪下班后推开了他的门,雪风才停了下来,一看时间,就叫了起来:“不是吧,这才不到九点,你不会现在就来催我睡觉吧?”

    “不是!”俞雪被雪风紧张的表情给逗笑了,“是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雪风这才松了口气,这么早就让自己去睡,还不如直接把自己敲晕算了,根本就睡不着嘛,道:“什么事情?”

    俞雪过来往雪风床上一坐,看着雪风,道:“是这样的,我这两天在菲姐那里上班,突然冒出一个很好的想法,我已经向菲姐说过了,她很支持我的想法,让我过来再咨询咨询你。”

    “我?”雪风笑了起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可不懂健身馆,或者是什么经营之类的东西,你问我绝对是对牛弹琴的。”

    “谁要问你这些?”俞雪白了雪风一眼,“如果这都要咨询你,那还要我和菲姐这些搞经营的人干什么?我是要问你一些关于程序方面的事。”

    “程序?”雪风有点意外,问道:“什么程序?莫非你们准备搞程序?”

    “不是,是和健身馆有关的,你等我把话说完。”俞雪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绪,道:“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对健身行业做了一次调查,发现了一些问题。现在的健身馆越来越多了,来健身馆来健身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各地的健身生意普遍都比较好,但是由于这行入行的门槛和成本都太高,所以服务价格也是相当得昂贵,前来健身的大多都是一些高收入阶层,真正的普通大众并不能享受到健身服务。”

    “嗯!”雪风点了点头,“这也确实是实情,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搞一个连锁式的自助健身馆。”俞雪说到这里就开始兴奋起来,“简单来说,就是让普通大众花很少的钱,就可以享受到专家级的健身服务。按照我的设想,这种健身馆仍然采用目前流行的会员制度,但是不需要交昂贵的年费,采用的是冲值卡,消费一次,就扣一定数额的钱。”

    “这好象和目前的健身馆没什么区别嘛!”雪风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听我说完!”俞雪瞪了雪风一眼,雪风只得乖乖闭上了嘴巴,“现在的很多健身馆,都聘请了大量的健身教练或者指导,来给大家负责设计健身计划,这无形中就加大了大家健身的成本,聘请教练的钱最终还是要算在客户身上的,但是这并不是重点,我咨询了很多健身用户,除了那些专门是来学瑜伽或者减肥操的特殊客户外,其余大部分来健身客户只是为了活动活动,舒缓一下工作生活的压力,所以他们并不喜欢在健身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指指点点,客户需要的是一种相对放松的健身环境。”

    “而我的自助式健身馆就和一些社区里的健身场所一样,氛围相当自由,它的特点就是没有健身教练,但是还能让大家享受到专家级的健身指导。我的设想是在健身馆添加那么一种设备,只要客户往设备前一站,设置通过一些简单的检测,得知客户的基本身体情况,然后自动为客户设计一套很科学的健身计划,另外如果客户在健身中遇到了什么问题或者疑惑,也可以向这个设备进行咨询,设备会联系我们的专家,或者从自己的资料库中调出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雪风听到这里就眼睛一亮,这个想法不错,有点象银行的柜员机,不过要智能好多,不由赞道:“这个想法真的很不错,确实有点吸引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我自己觉得这个想法应该是很有前途的。”

    “今天我和菲姐咨询了许多健身器材的制造商,他们都表示制造这样的设备并不是很困难,只是这种设备的操作系统目前并没有,没有操作系统,制造出来的设备也只能是个摆设。制造商并不敢保证软件商会提供这种系统,而且每个人体质各异,这种系统很难完全达到客户的需求,即便是如此,设计这么一个操作系统成本还是非常高的。”

    “唔,也对,用机器来代替人的工作,特别是替代这种纯粹依*经验的工作,确实有点困难。”雪风沉吟着。

    “所以,菲姐和我一商量,让我过来问问你这个程序大天才,看看这种系统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做一个出来的成本到底有多大,能达到什么效果,得花费多长时间?”俞雪看着雪风,笑容中露出一丝可爱的得意之色,难得雪风也说自己的这个想法有前途。

    “这个程序本身并不是很难做,很多软件商都能做的。”雪风想了想,道:“关键是这个智能判断核心,它的优劣完全决定了这套系统的成败,成本大概就是100到150万美金的样子,主要是看效果,效果好,价格就贵。如果交给一个有这方面开发经验的软件商来做,从设计到开发大概需要半年多的时间,否则就要很长时间,效果还不会太好。”

    “那能完全达到我说的那种效果吗?”俞雪问到。

    雪风摇了摇头,“给大多数人制定一份普通的健身计划我想还是可以的,不过要完全实现你说的因人而异,估计就有些困难了。”

    俞雪有些失望,“这样啊,那我明天再和菲姐商量商量。”

    “别失望啊!”雪风拍了拍俞雪的脑袋,“你可以多咨询几家软件商,说不定他们有什么新的技术手段呢。另外,我建议不要问程序就只找软件商,你可以去咨询一下健身专家或者是一些医疗器械研究机构,或许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实现因人而异呢。”

    “对啊!”雪风的话,让俞雪眼前一亮,“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明天就去问问。雪风大哥,你还不是一般的聪明啊,爱死你了。”可能是太激动了,俞雪说完就在雪风的脸颊上猛亲了一下,然后迅速跑开了,“有了消息后再来找你。”

    雪风抚了抚自己的脸颊,半天才回过神来,笑骂了一句:“死丫头!”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