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六十一章最俗的理由

第六十一章最俗的理由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雪风从部队回来后,一直没去过欧阳菲的健身馆。陈砚今天早就安排好了,从陈伍这里出来,她就带雪风去欧阳菲的健身馆。

    “疯子,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帮我劝劝菲姐,让她重新回到大秦来。”

    “为什么是我去说?”雪风立刻表示了反对,“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去。”

    “怎么和你没关系,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菲姐怎么会辞职。”陈砚使劲锤着雪风的脑袋,瞪大眼睛吼道:“还有,我上次的辞职也是因为你,难道你忘记了!”

    雪风顿时蔫了,道:“似乎你们大秦去说更有诚意吧?我去算怎么一回事。”

    “让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废话,我们要是能劝得动,还用得着你?”陈砚白了雪风一眼。

    “那我就能劝动?菲姐自己决定了的事情,怕是谁也劝不动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雪风也觉得有点头疼。

    陈砚叹了口气,随即开始耍无赖了:“我不管,反正你得去劝劝。”

    欧阳菲的健身馆叫“阳菲健身中心”,距离张叔的“张记湘菜黄金店”其实也不远,同样座落在一片富人区中间。陈砚说这里的生意还不错,一方面欧阳菲人脉极广,许多人都过来捧场,另一方面有不少公司希望能聘用这位巾帼奇才,一时间这个小小的健身馆倒是成了猎头和说客云集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少爱慕欧阳菲的钻石王老五蜂拥而至。

    两人来到健身中心,发现门前停满了各式轿车,司机左右看看,没有发现空余的停车位,只得在路边让两人下了车,自己开车到远处找位子停车去了。

    “疯子,你赶紧把小伍子那个交通系统给搞出来,不然我们每次来都没地方停车。”陈砚说道。

    雪风摇头苦笑,“你以为那系统是万能的啊,要怪只能怪菲姐的生意太好了,停车位不够用。”

    两人往前又走了几步,雪风突然停了下来,道:“不过,燕子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好,停车难也确实是城市有车族的一大难题,回头我可以去问问那些交通专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如果能把这个问题嵌入到新的交通系统中,倒算是一个创举。”

    陈砚这次歪打正着,让雪风这么一说,心里顿时美滋滋的,“那是,我的想法从来都是天才般的,上次我不是就给你想了一个点菜定餐的功能嘛。”

    “唔,天才!天才!”雪风嘴上说着天才,脸上却是写满了一脸的促狭和不相信。

    陈砚在胳膊雪风胳膊上一掐,“怎么?不信?”

    “信!信!”雪风赶紧求饶。

    “这还差不多。”陈砚这才松开了手指,顺势挎住了雪风的胳膊,一脸得意,“走,跟我进去,记得我跟你说的任务。”

    健身馆是一座三层的小楼,下面两层是用来健身的,一楼是各种健身器材,零零星星有几个在跑步机上跑步,两三个健身教练在一边帮会员设计着健身计划;二楼是一些瑜伽、塑身等一些项目的训练馆,这里的人就好多,雪风透过门缝,看见一个大房间内有十几位过于富态的人在跟着教练练减肥操;而三楼则是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室,还有几间员工休息室。

    健身馆的人都认识陈砚,所以两人很顺利就来到了欧阳菲的办公室门口。

    “记得我说的事!”陈砚临推门之前还不忘再交代一下。

    “菲姐!”陈砚喊了一声,就开始推门了,进去之后不由一愣,俞雪居然也在里面,两人在里面不知道在谈什么事情,此时笑得正欢。

    “燕子,你来了啊。”欧阳菲赶紧招呼道,待看到陈砚身后的雪风,不由喜道:“小风?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来,来,赶紧进来吧。”

    欧阳菲忙起身去招呼两人进来坐下,亲自给两人倒上水,看着雪风道:“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的。”

    “我就是想过来看看菲姐,好久不见你了,都有些想你了。”雪风开始贫嘴了,说完打量了一下欧阳菲,用很严肃地口气说道:“唔,又漂亮了,每次看见菲姐,都比以往要漂亮几分。”

    欧阳菲笑得花枝乱颤,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

    “就是,你咋从没对我这么说过?”陈砚也出来帮腔了。

    “你?”雪风斜斜一瞥,道:“我可不敢这么对你说。”

    “为什么?”陈砚盯着雪风,想要知道答案,其余两女也是奇怪地看着雪风。

    “你这么自恋的人,本来就臭美得不行,要是再被人夸两句,你辫子还不得翘到天上去啊!对你,只能打击,狠狠地打击。”雪风哼哼道。

    “你找死!”陈砚又使出了自己的“追魂夺命掐”,雪风急忙向其余两女求救。

    还是欧阳菲说话了,“燕子,别闹了,再怎么说小风到我这里也算是我的客人嘛。”

    “好,这次就饶了他。”陈砚松开了手指,还恨恨地看着雪风。

    欧阳菲凑到陈砚耳边,“回去再掐吧,替我也掐几下,油嘴滑舌的东西该掐,不用给我面子的,呵呵。”

    雪风刚准备要感谢欧阳菲救了自己,闻听此言,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没天理啊,不拍马屁人家要掐自己,拍了马屁人家还要掐自己,难道世道真的坏了?人心不古呐。

    雪风一顿怨天忧人后,才把注意力转到了一旁始终没开口的俞雪身上,奇道:“小雪,你今天不是早早去上班了吗?怎么会在菲姐这里。”

    “我自己溜出来的。”俞雪有些不好意思,道:“反正在公司我也没什么事情做,就溜出来想散散心,一不小心就到菲姐这里来了。”

    “这个死老头,不知道又犯什么病,小雪工作做得好好的,突然就给她换了一个闲职。”陈砚又开始发飙了,“我去问过几次了,每次都说他这样安排是有原因,又不说原因,真是气死我了。”

    欧阳菲是第一次听这个事,当下拉住陈砚,让她给自己仔细说了说,最后不禁也开始沉吟起来,道:“奇怪,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向非常注重人才的,这次怎么会这样呢?”

    这里最明白事情原委的,大概只有雪风了,俞雪被换工作的那天,正是李秀凤来找自己的那天,李秀凤也说之前曾找过张凌风,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张凌风肯定是不会让对手的女儿在自己的公司担任实职的,毕竟那样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一些企业机密,但是又不好和李秀凤翻脸,只好给俞雪随便安排了一个闲职。

    “我想,既然大秦这样安排,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大秦能做到现在这份局面,在用人方面必定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当然,这原因肯定不是说小雪能力不足。”雪风说道。

    欧阳菲点了点,“恩,你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我在大秦这么多年,也没有看透这个人的用人原则。”

    “什么用人原则,我看就是老糊涂了。”陈砚还是不肯释怀。

    “我已经准备辞职了。”俞雪突然说到。

    还没来得及解释,陈砚就开始跳了起来:“不行!不能辞职!你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又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你辞职。你放心,你既然是我介绍来的,我肯定会为你讨一个说法的。”

    “对,小雪你先不要着急做决定,能进大秦本来就可以说明你的能力了,我想大秦一定会认识到你的价值的,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耐心等一等吧。”欧阳菲也劝道。

    “不是这个原因。”俞雪急忙解释道:“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在大秦工作,我想重新找份工作。”

    雪风看着俞雪,他觉得俞雪肯定是发觉到了一些什么,俞雪是个很敏感的人,她一定是猜到什么。当下雪风也就顺着俞雪的话,道:“重新找份工作也好,只要你自己决定了,大家都支持。”,反正俞雪离开大秦是迟早的事情,倒不如痛快一点,现在李秀凤也不会再干涉俞雪了,她完全可以再去找一份别的工作。

    “我不支持!”陈砚反对道:“我不能让小雪这么不明不白就离开大秦,要走,也得弄清楚原因。”

    “其实,小雪早就跟我说过这事,她说自己并不适合在大秦的工作,做得很勉强,我想大秦也是发现了这点,才给小雪调换了工作。”雪风开始信口雌黄了,“这件事情,我本来是早就想告诉你的,没想到后来让你三哥的事情一搅,我就给忘了。”

    雪风把责任一下推给了陈兵,倒让陈砚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只得哼哼道:“反正我是不会让俞雪离开大秦的。”

    俞雪奇怪地看着雪风,她不知道雪风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雪风这么说倒是让自己少了一番解释,当下道:“恩,另外还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不过这真的跟大秦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想离开的。”

    陈砚还是没表态,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最后还是欧阳菲开口了,“既然小雪已经做了决定,我看我们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能留在大秦当然最好,离开大秦也不是什么坏事。燕子你也不要那么固执,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原因的,只要以后小雪能做得很开心,那么离开大秦就不算是坏事。”

    陈砚这才松口,看着俞雪问道:“真的不是因为这次的调换工作?”

    俞雪急忙摇头:“不是,真的不是,是我自己要离开的。”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我再帮你介绍一份其他的工作吧?”陈砚问到,既然俞雪执意要走,雪风和欧阳菲都表示了支持,自己也就不好再强留。

    俞雪摇了摇头,“我想自己先找一找,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再麻烦你好了。”,俞雪现在无法确定自己这次被调换工作到底和母亲有没有关系,如果真的和母亲有关,那么她肯定是要离开大秦的,大秦也不会容许自己继续留在大秦,自己是陈砚介绍进大秦的,她不想到时候让陈砚为难,倒不如自己痛快点,早早离开。

    “不用找了!”欧阳菲笑道,“我这里正好缺个帮手,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就先过来给我帮忙好了,我可不会亏待你的。”

    “不行!”陈砚和雪风同时喊到。

    关键时刻,雪风总算是想起了陈砚交给自己的任务。现在可好,自己还没开始做欧阳菲的工作,欧阳菲倒是动员起俞雪来了,这要是真的让她们两个人一搭伙,怕是再要劝欧阳菲就有些困难了,当下赶紧表示了反对。不反对不行啊,虽然自己很不情愿去干涉欧阳菲的决定,但是没办法,总得在陈砚面前做做样子的,如果自己劝了,欧阳菲还是没能回到大秦,那就和自己无关了,如果自己不去做这个样子,怕是陈砚肯定会杀了自己的。

    果然,陈砚对雪风这个表态很满意,朝雪风使了使眼色,示意雪风继续说。

    “不要误会啊,我不是反对俞雪来你这里帮忙,我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疑问。”雪风只好硬了硬头皮,道:“菲姐,你真不打算回大秦了?我看大秦还是对你还是很有诚意的,上次那记者招待会,他们总裁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你道歉了的,你看燕子都已经回到大秦了,你也就原谅他们这一回算了。”

    欧阳菲笑了起来,自己能和陈砚一样嘛,陈砚不管原谅不原谅,都得回到大秦继续上班去,当下笑道:“其实我也早就原谅他了。”

    “原谅了就回大秦嘛!”陈砚赶紧说到。

    “可是,这是两回事啊!我原谅他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回大秦啊。”欧阳菲轻轻笑道,“我离开大秦的原因,我早就和你舅舅解释清楚了,而且我也有点累了,忙碌了这么多年,我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顺便也给那些钻石王老五一些机会,把自己赶紧嫁出去。”

    “啊?”欧阳菲的这个借口,让三人都是惊诧不已。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好象我就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我也是女人,终归还是要嫁人的。红颜易老,我可不想等到人老珠黄的那天,还是一个人,呵呵。”

    “菲姐,你太令我失望了!”陈砚犹自不肯放弃,想激一激欧阳菲,“亏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作偶像看待,你居然也有这么俗的想法。”

    欧阳菲轻轻在陈砚的脑袋上敲了个爆栗,“这怎么叫俗,等你有了我这一般的年纪,怕是你比我还急呢。”

    “不可能!”陈砚眼睛顿时瞪得好大,“我才不会那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呢。”

    “你不急,有人急。”欧阳菲笑呵呵地看着雪风,倒让陈砚羞得满脸红云,只有一边的俞雪笑得有些不自然。

    “对了,小风,我听陈砚说,你那代练事业好象不行了,你以后有什么新的打算?”欧阳菲突然问到。

    雪风抓了抓脑袋,这个问题虽然自己也在思考,不过他确实还没什么具体的计划,只得回答道:“我现在刚刚接手了一个项目,大概需要半年才能完成,甚至时间更长一些,所以我暂时还没什么打算,集中精力搞完这个项目再说吧。”

    “我倒觉得我们几个中间,你的状态才是让我最担忧的。”

    雪风有些诧异,指着自己,“我?”

    “你老这个样子下去可不行,你这人自由惯了,甚至是有点得过且过,你总不能一辈子帮人做项目吧,何况你的能力也不止于此。我觉得你还是找一份事业来做比较好,以你的技术实力,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欧阳菲说到这里,看看雪风,又看了看陈砚,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意思,“再说了,男人,就应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做事业?呵呵~”雪风笑了笑,道:“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发现自己到底适合做一些什么事业,又总是被一些事情给牵制着脱不开身。”雪风的笑容中多少有一丝的无奈。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