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五十一章 踩出来的默契

第五十一章 踩出来的默契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砚进来发现雪风一副专注的呆滞表情,不禁起了玩笑之心,蹑手蹑脚走到雪风背后,等距离雪风十分近了,这才大喊了一声:“疯子!”

    “嗯?”

    “嗯?”

    第一个“嗯”是雪风发出来的,他居然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第二个是陈砚发出来的,她本来以为雪风肯定会先大叫一声,然后跳起来抓住自己猛k一顿的,没想到雪风就那么“嗯”了一下。

    “疯子,疯子。”陈砚摇了几下雪风,“你怎了?有心事?”

    雪风站了起来,轻轻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雪风倒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虽然这次的事对他打击很大,不过他就是现在愁死,事情也无法改变,为今之计,也只有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三年的时间,教会雪风最大的就是忍。

    “真的没事?”陈砚还是有些不放心,“你是不是不想去见我五哥?没关系,不想见就不去好了,让他再等几天。”

    雪风在陈砚的脑袋上一拍,“走,前面带路,我什么时候说不去见你五哥了,再说了,我都答应了的事,怎么会反悔。”

    陈砚揉着脑袋,“那你摆一副阴死阳活的模样干什么?耍酷啊?”,陈砚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然后就率先走了出去。

    司机顺路先把俞雪送到了大秦,然后就拉着两人直奔省政府而去。

    “疯子!”

    “嗯?什么事?”

    陈砚实在是受不了了,“你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见我五哥?”

    雪风摇了摇头,奇怪地问道:“没有啊,你怎么一直问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一路上都不说话,老是吊着个脸,我又没强拉你去见我五哥。”

    “咳~”雪风忍不住又想去拍这个死丫头,“你别瞎想,我是在想别的事。刚好,我正要问你呢,那《战神》游戏发的那个脑维设备你用过没?”

    “呃?”陈砚没想到雪风会问这个问题,倒是有些大大出乎意料,道:“你怎么会问这个?我没用过。”

    “你也没用过?”雪风有些吃惊,“你这个游戏狂居然没用过,你不是bx的铁杆游戏粉丝吗?”

    “我好久没玩游戏了。”陈砚叹了一口气,默不作声,良久之后,才道:“自从你跟我三哥去了基地之后,我就再也没玩过游戏了,整天都是胡思乱想的,怕你被他们给扣下了,怕你会怨恨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陈砚说完之后就看着车外,表情凝重。

    丫头说出这些话来,让雪风突然之间觉得和丫头开不起玩笑来了。平时,两人只要碰到一块,肯定会相互踩来踩去,谁也不服谁。不把对方打倒,另外一方肯定就会不爽,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雪风占些口角便宜,陈砚占些手脚便宜,两人也相互沉浸在这种互相踩来踩去的乐趣之中。

    刚才陈砚的话虽然不多,但是这是她头一次不去踩雪风,倒让雪风有些反应不及,细细一想,雪风甚至是有些感动。至少,雪风没想到,这个自己平时恨不得把自己揍死的丫头,居然会这么关心自己,在乎自己。

    “丫头!”雪风喊了一声,陈砚还是看着窗外,没有吭声。

    “丫头,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怨过你的,甚至是有些感激你。没有你,我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和死对头银蝶有一个可以较量的机会,虽然那次我最后还是没能拿到项目权,但是就像你说的,我没输,我在技术上彻底击败了银蝶。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三年前,我离开银蝶之后,后来做起了代练,每天每夜都和电脑打交道,有一段时间我曾变得有些自闭,除了编写程序,打打游戏,我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后来就在游戏中认识了你,我们就好象是前世的冤家,我不想理你的,你却死死缠住我,逼着我和你说话,逼着我干这干那,才没有让我自闭下去。从和你认识开始,我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你喜欢揭我的短、喜欢打击我,而我呢,喜欢和你顶嘴、喜欢和你抬杠,我们每天都对此乐此不疲。”雪风说得很慢,但很认真,他很专注地看着陈砚。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要打击你,揭你的短。”陈砚突然说话了,“我只是想……”。

    “我又何尝真的是要和你抬杠呢,我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雪风笑呵呵地看着陈砚。

    “那你还……”陈砚又想去骂雪风几句,看着雪风那一脸灿烂的笑,疯子的理由不会和自己一样吧?她突然有了那么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默契,很甜蜜,很耐人寻味,感觉一直往上涌,涌到头上,陈砚就开始脸红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死丫头!”雪风愈发笑得厉害了,“居然学会脸红了。”

    “你!”陈砚由羞转怒,举起拳头就朝雪风砸过去,被雪风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还真揍我啊,难道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雪风一脸夸张的表情。

    陈砚猛一拽,想拽回自己的手,没能得逞,恨恨地道:“当然是假的,谁会去在乎你这个流氓、痞子。”

    “你…你…太无情了,我要伤心死了。”雪风捂着心口,一脸伤心的表情,突然脸色一转,他又换上平时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哈哈,我才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假的,现在我已经认定你是在-乎-我-的。”

    “你这个痞子、无赖。”陈砚努力想拽回自己的手,却被雪风紧紧地攥着,使劲拽了几次,还是没能挣脱,道:“放开,你想干什么?”

    “我只想说一句话,我希望你看着我,我才说。”雪风把陈砚的手举倒自己面前,等陈砚看着自己了,道:“我想说,我也是很在乎你的。”

    陈砚停止了挣扎,雪风的这句话她盼了好久,可是雪风平时就和木头一样,根本就不把自己当作女人看,今天这句话突然来了,她自己倒是有些准备不及。身子一木,呆呆地看着雪风,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雪风放开了陈砚的手,轻声笑道:“丫头,怎么了?傻了吗?”

    陈砚脸上又是一红,急忙转过头去,神情十分慌张,道:“你刚才说什么?真的假的?再说一遍。”

    雪风被陈砚的这副娇羞的神态给逗笑了,哈哈笑了起来,道:“我说的当然是……”

    陈砚回过头来,看着雪风,急于想知道下文,可是雪风拉长声音,就是不说。

    “假的!”雪风终于说出来了。

    “你!”陈砚看雪风那一脸戏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被雪风耍了,顿时大怒,这次再也不客气,直接把雪风按倒在车座里,冲上去就是一顿海扁。

    “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

    “说,错在哪里?怎么赔罪?”陈砚吼到,两人貌似又开始了平时经常玩的游戏。

    “我不该说是假的,那就是真的,我肯定在乎你的,你那么可爱,那么温柔,那么有女人味,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啊。我有罪啊,我真不是人,不,错了,我不是男人。”雪风慌张地改口。

    “嗯?”雪风的话又象是在忏悔,又象是在顶嘴,搞得陈砚哭笑不得,笑骂道:“你这个没正经的家伙。”,说完又捶了雪风几拳,不过却比刚才温柔了好多。

    两人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却是手牵着手,雪风大大方方地牵着陈砚,陈砚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跟着后面,时不时往四周瞅一瞅,生怕别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一般。

    两人走到省政府门口,被门口负责守卫的士兵拦住了,雪风回头去看陈砚,却见陈砚低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就敲了她一个爆栗,“死丫头,说话啊,你五哥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位。”

    陈砚这才恢复了常态,抬头看见门卫,就赶紧把手从雪风手里挣出来,慌张道:“我们找陈伍,他是我五哥,我们已经约好了。”

    士兵在一个登记簿上翻了翻,这才一伸手,“你们请进。”,然后“啪!”一个敬礼。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