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三十二章 不要来烦我

第三十二章 不要来烦我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抽死你!”

    陈砚躺在床上,使劲蹂躏着自己手里的一只毛毛熊,可怜的毛毛熊鼻子掉了,耳朵也被摘掉了一只,毛也秃了不少,已经完全残废了,可是陈砚还是不解气,继续对它进行着惨无人道的酷刑。

    陈砚现在心里很难过,很气愤,自己为了帮雪风,付出了那么多,都不惜和自己舅舅翻脸了,可是雪风却见色忘友、有异性没人性,为了和那个俞雪“厮混”,竟然要把自己赶出来,太无耻了。

    天地良心呐,雪风当时说那话时,可真的没有一丁点要赶她的意思,这都是陈砚自己的胡思乱想想歪了,陈砚此时盛怒当头,也就来不会去想自己为什么会歪解了雪风的意思。

    “叫你忘恩负义,叫你忘恩负义!”陈砚把毛毛熊当作雪风,在它脸上又抽了几个大嘴巴子,非但没觉得爽,反而更加难受了。

    床头的电话此时响了起来,陈砚拿起电话,没好气地吼道:“谁啊?什么事?”

    陈兵被陈砚的语气吓了一跳,本来很焦急的事情,一下被吓得说不出来了,脑袋里全琢磨了是谁得罪这位姑奶奶了,竟然这么大火药味。

    “谁呀?说话!不说挂了。”陈砚已经做出了要挂电话的动作,心情正不爽呢,还有打电话来骚扰。

    “别挂,别挂,是我,你三哥。”陈砚这下才着急了。

    陈砚把要挂的电话又拿了起来,很不爽地说道:“什么事啊?”

    “是这样,我有件很重要的事问你。”

    “说!”陈砚还是那么干脆。

    “听舅舅说,前一段时间你介绍了一个人做星河的那个项目,是不是真的。”

    陈兵不提还罢,一提起雪风,陈砚刚压下去的火又冒了起来,毫不客气地回道:“没有,我不认识那人。”

    “燕子,你可不要使小性子,这事很重要。”陈兵这边一听陈砚说不认识,当下就着急了。

    “我已经说了,我不认识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陈砚说完就气乎乎挂了电话,顺手把电话线也扯掉了。

    陈兵真叫个冤啊,他哪知道陈砚此时正在生雪风的气,知道了也就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这下可把陈兵急了个够呛,再拨过去,却是再也打不通了,这下可好,死丫头的手机一直不开机,现在座机也拔线了。

    陈兵气得一拍桌子,就在屋子里乱转了起来,心里实在是焦急,要不是基地距离西京太远,自己现在就杀过去了。现在他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丫头太气人了,也不看是什么事情就耍脾气,都怪大家太宠着她了,把她惯得都无法无天了,自己一定要狠狠地训训她,太恶劣了,太恶劣了。

    陈兵气乎乎转了几圈,从桌上抄起一个杯子,喝了口水,看着手里的被子就想把它摔掉,刚举起手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谁?”这次轮到陈兵吼了。

    “我,陈砚。”原来是陈砚挂了电话又觉得不好,思来想去,怕是陈兵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又给打了回来。

    “哦,燕子啊。”陈兵立刻换上了一副卑恭卑膝的语气,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发誓说要教训陈砚的话,虽然他现在满肚子火气,可是谁让他有事求着这位姑奶奶呢,这姑奶奶要是不高兴了,你就是拿枪指着她脑袋,她也不会告诉你的,何况,陈兵还根本没有这个胆子呢。

    “你刚才说要找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干什么?”陈砚问到。

    陈兵就是再傻,现在也知道陈砚肯定是在生雪风的气,他憋了一肚子对雪风的崇敬之词,现在也不敢说了,微一思索,便有了主意,道:“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你小五哥不是说西京市要搞个交通指挥系统,说是需要人手。我们派了几个专家过来,但是还缺一个打杂跑腿的,听说那个雪风也会写几个小程序?那就让他过去,跟着我们的专家好好学学,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程序,什么苦让他干什么,什么累让他跑什么。”

    陈兵是个军人,一直信奉一句话:“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本以为这次帮着陈砚狠狠把雪风贬低一番,陈砚肯定就会满意了。

    但是,小女生的情怀,岂是可以轻易猜到的。虽然说,陈砚现在是在怨恨着雪风,但是,就算雪风再锉再差,他就是什么也不是,那些话也应该是由陈砚来说,别人是说不得的。陈兵不知道这些,结果反而搞错了方向,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他这么贬低雪风,不就相当于是变相说陈砚没有眼光,交友不慎,识人不明嘛。

    果然,陈砚一听陈兵的话,顿时怒了,在电话里跳脚里吼道:“要跑腿打杂你自己去,我们才不伺候呢。”

    他爷爷的,谁都过来欺负雪风。陈砚现在又开始维护起雪风来了,心里不禁恨起了陈兵。想当初,雪风在银蝶落难的时候,就是给别人打杂倒垃圾的,所以陈砚对此非常敏感。

    女人果然是恨可怕的生物,她们的思维是你永远都无法琢磨到的。

    “啪~”陈兵最终还是把手里的杯子摔到了地上,碎瓷片溅了个满地都是。

    “上校!”门外的助手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赶紧推门进来了。

    “去,给我备车,我要去西京。”陈兵朝助手吼道。

    “是!”助手一个敬礼,赶紧跑出去调车去了,他相信,要是自己迟疑一下,估计陈兵就会把自己摔到地上,就象摔那个杯子一样——

    陈兵第二天早上出现在张凌风家里的时候,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满脸尘土,进门就直问陈砚在哪里。

    这把正要准备去公司的张凌风夫妇吓了一跳,一边着人去叫陈砚出来,一边赶紧招呼陈兵先去洗脸。

    陈兵心里有事,哪里顾得上洗脸,坐在客厅里猛喝了一通水,就专等陈砚出来。

    “陈兵,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张凌风怎么都觉得不对劲,“是不是北京家里出事了。”

    陈兵放下杯子,稍微缓了口气,旁边的佣人赶紧又给他把水杯倒满,“不是,是燕子这丫头,简直要气死我了。”

    “怎么回事?”张凌风急忙问到,他这是第一次看见陈家的人和陈砚着急。

    “还不是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事。”陈兵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对了,舅舅,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你给我的那两份报告我都看了。怎么说呢,雪风的那份报告实在太让我震惊了,他的技术高超到我都无法想象,我们基地现在正缺这样的人才,所以我昨天看完之后就有些着急了,当时也没来得及和你解释,还请舅舅不要见怪。”

    张凌风摆了摆手,他早从陈兵昨天的电话里就听出了这个意思,这都是他预料之中的,所以也就丝毫不惊讶,“不必解释了,我理解。”

    “可是,这丫头太让我生气了,我找她打听雪风的下落,她居然挂了我的电话。”陈兵一副生气加无奈的样子。

    “嗯,这丫头最近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前天还和我吵了一架呢。”张凌风顺着陈兵说了几句,又道:“不过,一会那丫头出来,你还是得控制一下情绪,你越急,她越是和你犟。”

    “不行,这次我一定得说叨说叨她,她竟然敢你和您吵架,这样下去还了得!”

    张凌风笑了笑,站了起来,“这事不怪燕子,怪我,燕子那也是为了弥补我的错误,才和我吵的。好了,我们先去公司了,你和燕子好好谈,千万不要着急。”

    陈兵起身把张凌风夫妻俩刚送出门,陈砚就从楼下走了下来。

    她看到陈兵的模样,也是先吃了一惊,随即又平静了下来,拉着脸走到客厅,坐了下去,斜斜瞥了一眼陈兵,也不说话。

    陈兵看陈砚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本来就要发火,想起刚才张凌风的嘱咐,只好压下火气,道:“燕子,是谁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太可恶了,竟然欺负我可爱的妹妹,昨晚上我一挂电话,就连夜赶了过来。”

    陈兵这么一说,陈砚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不管陈兵说的是不是真的,单就这份情义,这份亲情,就足以感动陈砚了。陈砚把脑袋耷拉下来,小声道:“三哥,对不起,我不该挂你电话。”

    陈兵走过来,在陈砚的脑袋上轻轻推了一下,坐到了她的身旁,“没事,三哥不生气的。告诉我,是不是那个雪风欺负你了,你带我去见他,我一定狠狠地收拾他。”

    陈砚也不抬头,轻轻嘟着嘴,道:“我知道你是为雪风来的,不用绕弯子,直说吧。”

    被陈砚这么一说,陈兵也不由得老脸一红,看来这丫头还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只好老老实实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是这样的,我昨天看到了雪风为星河传媒写的那份系统设计报告,他在里面介绍的一些东西实在太让我激动了。换了别人,或许看不到这份报告的价值所在,但是我就是搞信息化的,我深深知道这份报告的价值。”

    “拍马屁的话少话,你直接说找雪风做什么吧。”陈砚倒是毫不客气。

    陈兵一正色,沉声道:“我已经为他准备了一个少校军衔。”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