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二十八章 三哥陈兵

第二十八章 三哥陈兵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慢点!慢点!”陈砚推开那个笨手笨脚的护士,小心翼翼地把包在雪风手上的纱布解开,自从上次醉酒之后,她对雪风的态度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时候竟也能展现出她温柔的一面来,令雪风有些受宠若惊。

    陈砚把纱布解完,看着雪风的手直犯愁,“疯子,看你把手伤成啥样了,好象这不是你手似的。这都好几天了,怎么也不见好。”

    护士过来拿生理盐水清洗伤口,雪风疼得直皱眉,道:“上次那不是生气嘛,一生气就用大力气了,当时也没觉得疼啊,怎么现在倒觉得疼了。”

    “幸好没伤到骨头,要不然看你以后还怎么写程序;不能写程序,看你怎么对付银蝶那群混蛋。对了,你伤好以后有什么打算没?”陈砚说完不忘吩咐护士几声:“你轻点,轻点。”

    “还没打算好,我想先把自己的代练生意料理好,然后再找机会看吧。唉~”雪风叹了口气。

    “不行,这次的事绝对不能这么算完,一想起来我就觉得来气。”陈砚腮帮子气得鼓鼓的,“等会我就去找那个姓张的老糊涂虫,我一定要他改变主意,绝不能便宜了银蝶。”

    雪风笑了笑,“我都不急,你急什么,真是的。我三年都等了,就不在乎再等三年,下次我一定要他们翻不过身来。”

    “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耐性,哼~!再说了,这次的项目也有我的份,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输给银蝶。输给谁都行,就是不能输给银蝶,我咽不下这口气。”

    雪风见劝不了陈砚,索性闭上了嘴。

    护士已经换好了药,开始给雪风包扎了,陈砚又开始叫了:“多包点,多包点。”

    “伤口已经好差不多了,如果包多了反而不利于伤口的继续愈合。”那护士终于忍不住陈砚的絮絮叨叨了。

    陈砚瞪了护士一眼,这才闭上了嘴。

    “燕子,不用送我了,赶紧去上班吧,这都几点了?”雪风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路上的来来往往的车辆,“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在街上溜达溜达,一会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陈砚看自己的车开了过来,道:“那好吧,你自己路上小心点。晚上下班后,我来找你。”

    “干什么?要请我吃饭呐?”雪风笑到。

    “吃你个头,整天就知道吃!”陈砚白了一眼,道:“我今天去争取一下,希望老头能改变决定。”

    “你还真去啊?”雪风一惊,“你可别胡来啊。”

    陈砚把车门一拉,“你放心吧,就这么定了,晚上我来告诉你结果。”——

    张凌风一看见陈砚,就故意把脸拉了下来,这丫头,好几天都不给自己好脸色看,我今天也不搭理你。

    “我有事要对你说。”陈砚开口了。

    张凌风打开一个文件夹,装作很忙的样子,“我现在没空。”

    陈砚才不管他忙不忙呢,继续说自己的事:“我认为你应该收回上次的决议,星河的项目,我觉得不应该交给银蝶。”

    “这个事情,就那么办吧,再说工程的项目款都已经结了,我们就是想收回决议,也已经晚了。”

    陈砚大咧咧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好象不是那么回事吧,财物那里一直是由我舅妈负责,我可是刚从她那里过来的。还有,最后的项目协议书在我这里,我们好象还没有正式和银蝶签约。”

    张凌风脸色再一沉,“给我坐好,什么叫你舅妈你舅妈的,在公司,就得叫副总。”

    “好,那咱就公事公办,我会和副总商量一下,让董事会重新考虑星河的项目归属问题,作为大秦王朝的第三大股东,我认为你之前的决议不正确,有循私的嫌疑。”陈砚又拿出了自己的老套路。

    可惜,张凌风这次没上当,“你少给我装严肃,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告诉你,这次你舅妈,不,是秦副总,她非常支持我的决议,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早就达成了一致共识。呵呵,你还不要用拿董事会来吓唬我,我不怕。另外,我还告诉你一件事,以后你乖乖给我上班,少跟着那个雪风瞎混,否则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陈砚“蹭”一下就站了起来,“你也别吓唬我,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和菲姐一样,辞职。”

    张凌风直觉得一阵头疼,欧阳菲到现在也不肯上班,这丫头竟然也用这招吓唬自己,这雪风难道魅力就这么大,把这两人都给迷魔症了,“燕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舅舅说话?难道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他一个破程序员。”

    “我看你打一开始就看不起人家雪风,人家雪风怎么惹你了,你就看不惯他呢?他为了我们这次的项目,好几次都累倒在电脑前,趴在键盘上眯一会,起来又接着干。你可能会说:他这么拼命干,不就是为了赚我们几个钱吗?你错了,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我们给多少钱,也不缺我们这几个钱。”

    张凌风摆了摆手,“燕子,我看是你对舅舅有成见才对,你肯定是被雪风这个家伙给迷昏头了。他不为钱,那他争这项目干什么?”

    陈砚“啪”一下把一叠文件拍在张凌风的面前,“你看看吧,这就是人家雪风接项目的原因,好好看看吧,看看你这次是帮了什么样的人。”

    “燕子!燕子!”张凌风连叫几声,都没叫住,陈砚气乎乎地出门去了,张凌风摇了摇头,苦笑着:“这死丫头,说走就走,一点也不给我这舅舅面子。”

    张凌风拿起陈砚拍在桌子上的东西,正是雪风的那份离职附加协议,张凌风仔细看着协议,脸色就越来越严峻,等把协议放下,双眉也跟着沉了下来,银蝶做得也太过份了,竟然因为三万块钱就扼杀一名程序员的前程,怪不得雪风在这次的项目上这么拼命。

    张凌风捏了捏发痛的额头,银蝶到底能不能做好大秦的信息化项目暂且不说,但是就银蝶的这样行为来说就很难让人放心,也很难让人接受,自己打造信息化大秦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所以绝不能出一丝一毫的闪失。看来自己这次的决议真的是有些过份了,也太草率了,要不是欧阳菲的辞职,怕是自己现在已经把协议签给了银蝶,工程款此时估计也划到了银蝶的账上。

    现在,张凌风要等一个人,他想听听这个人的意见,在信息化这方面,怕是没人比这个人的意见更有权威性了。

    陈砚气乎乎地走出大秦大厦的厅门,就看见一辆军车开到了大厦前面,全身的迷彩让它在所有的车里显得很突出。

    车上下来一位军官,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就开始喊了:“燕子,燕子!”

    陈砚扭头看清那人,就跑了过去,脸上又布满了笑容:“三哥,你怎么来了,可想死我了。”,陈砚一下扑到了那人身上。

    “死丫头,站好,就会说话哄你三哥,那你怎么不来看三哥,连个电话也不打。”那军官狠狠搂了一下陈砚,就把她放到了地方,仔细看着,“嗯,不错,最近又长漂亮了。”

    陈砚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扭捏道:“我不是忙嘛,再说了,你在部队里,我又不能随便进去。对了,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是不是来看我的?”

    “看你是一方面,主要是来谢谢你舅舅张大老板的,他又给我们研究所捐了不少机器还有设备。回头我一定请示一下,今年的拥军模范还是你们大秦。”

    陈砚一听就又沉下脸了,这事她知道,张凌风把星河淘汰出来所有机器全部赠给了部队,其中还包括雪风那批从国外买回来的指纹识别器和高清真耳麦,“该送的不送,不该送的乱送。”

    “燕子,咋啦?跟谁生气呢,跟我说,我去帮你揍他。”那军官刮了一下陈砚的鼻子。

    “还能跟谁?跟你说的拥军模范呗,他在上面,你去吧。”陈砚说完就要走,“我就不送你上去了,我还有事要出去。”

    “呵呵,好,你先忙吧。晚上我约了你小五哥,大家难得聚一次,一定要好好聊聊。”

    陈砚点了一下头,“嗯,知道啦,晚上你叫我。”——

    张凌风正在办公室里想刚才的事呢,听见有人敲门,就正了正容,道:“进来。”

    “舅舅,我来看你了。”

    “呀,是陈兵啊,来,来,快坐,我叫秘书给你倒水。”张凌风起身到办公桌外面去迎,拉着陈兵就一起坐到了外面的沙发上,“你从哪过来的,家里都还好吧?”

    陈兵赶紧客气着,一脸笑意,“家里一切都好,你最近也好吧?对了,我刚才在下面还看见燕子了,好象很不高兴的样子。”

    张凌风叹了口气:“咳~,这丫头,刚刚才和我吵了一顿跑了出去。”

    “哦?”陈兵有些纳闷,“为什么啊?”

    张凌风起身到办公桌里翻着东西,道:“我今天找你来,正是为这事呢,你是不知道啊,就为这事,不光是燕子和我急,我的一个得力助手也要跟我闹辞职。”

    陈兵笑了笑,“到底什么事啊,这怎么又扯上我了。”

    “就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事,我呢,先在星河搞了一个试点,分别让两家都设计了一套系统。结果,他们的意见都和我相反,都要和我急,呵呵。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给看看吧,我听听专家的意见,这是双方的系统设计报告。”张凌风把找出来的东西递给陈兵,正是雪风和银蝶最后各自提交的系统设计报告。

    陈兵翻开粗粗看了下,“这份是银蝶的,这份是…咦?这怎么好象是…”

    “没错,这份是个人做的,这人是燕子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最后我把他做的系统给刷了,燕子就为这和我制气呢。”

    “呵呵,燕子就这孩子脾气,舅舅你也别生气,她过两天就好了。晚上我约了她和小五,我再说说她。”

    “是该聚聚,你们那一家人,难得见一次面的,小五最近不错,听说又要高升了,要调到省里做第一秘书了。”

    陈兵喝了口水,“那还不是舅舅你照顾着,小五这几年在西京没少麻烦你。”

    “见外了,见外了,都是一家人,不说这话。再说那也是小五自己干出来的,什么照顾不照顾的。”

    “对了,舅舅。”陈兵突然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我来的时候,爷爷还交代了几句,说看燕子最近要是有空,就让她回北京去住一段时间。”

    张凌风也立刻有些不悦,“这个,再说吧,最近集团的事情也比较多,燕子估计是一时半会走不开。”

    “唉~”陈兵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下午我还得到省警备部办点事,这这两份东西我就先带走了,一时半会也看不完,等我回去看完了,我再告诉你我的想法。”

    “嗯,好,好,那我就不留你了。这事呢,你可得上点心,我现在就等着你的意见才敢做决定啊。”张凌风这话倒不是吹捧。

    “舅舅你放心,最迟后天,后天晚上,我一准给你消息。”

    “那我就放心了。”张凌风一直把陈兵送到了门口——

    雪风现在只剩一只手了,不能打字了,就躺在床上看书,听见门铃一响,他就跑了出去。

    “燕…俞雪!”雪风以为是陈砚过来了,打开门却看见是那天出去买电脑时碰见的那个女孩――俞雪,顿时有些楞住了。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