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十五章 炮制小沙弥

第十五章 炮制小沙弥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雪风最近又有了一个新的灵感,他已经开始动手写新系统的代码了,吭哧吭哧写了两天,感觉手指头都快敲烂了,程序才完成了一点点,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了人多的优势。

    这让他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想让小沙弥帮自己写程序,雪风仔细分析了分析,认为这并不是不可能。小沙弥是自己设计出来的智能语音系统,它能识别出人的语言,和人进行对话,它能根据人的语气准确判断出人说话时的感情色彩,然后做出最恰当的回答,它还能根据人的语言指令去执行正确的任务。

    这一切都是基于小沙弥海量的词汇库,以及自己赋予小沙弥的一个独特的逻辑判断程序,这个逻辑判断程序不同于现行的任何一种计算机判断程序。

    雪风刚开始设计小沙弥的时候,参阅过无数份关于这方面的最权威文献,结果没有找到一种让自己满意的思路。记得有一次,西京市举办了一个全球智能机器人科技展览,参展的机器人中有一个据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语言机器人,可以和人类进行无障碍交谈。雪风当时就去参观了,结果却很令他失望。

    雪风旁边有个小孩问了机器人一句话,“你有女朋友吗?”

    机器人冷冰冰地回答到:“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我们都应该是朋友。”

    答非所问也就罢了,那声音冷的就像是人的舌头被冻住了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这也坚定了雪风自己设计一种全新的智能语音系统的决心。

    雪风根据人们的对话习惯,将整个语音系统分为三部分,“接受语音-判断语义-回复”,这三个部分里面,最难的就是判断判断语义,最粗糙的智能语音系统大多采用的方法就是抓语句中的一个关键词,然后针对这个关键词进行分析和搜索,然后做出回答,这也那个机器人答非所问的原因。

    要准确判断出一句话的意思,就要考虑到语言环境,一句话在不同环境里的意思是不一样,这个语言环境大多又决定于说话人当时的情绪。也有一些语音系统是根据语言环境来判断语义的,开发者将语言环境分为了好多种:高兴、悲伤、忿恨……,但是人的感情是一个复杂多变的东西,无可捉摸,你不可能把每种语言环境都考虑到。

    雪风没有按照这种方法进行设计,他认为人有情绪,但是计算机没有情绪,所以他跟据计算机的思维来划分,将语言环境分为a、b、c、d、e、f…等等类型,这些类型是没有固定数量的,计算机在总结出新的语言环境时,会自动建立一个新的类型。在判断一句话的感情色彩时,这些类型并不会相互独立,并不是说认定它是a型,就不可能再是其他类型,万一是悲中有喜呢,所以计算机会把这些类型进行组合后来判断;同样,一句话可能今天是保存a型的词库里,明天它就可能跑到b型的词库里,甚至是出现在好几种类型的词库里。

    正是由于这样,小沙弥才能分辨出人们的哪些话是在开玩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雪风刚做出小沙弥时,对小沙弥说了一句话,“兄弟,你吃饭了没?”,小沙弥整整判断了两天,才蹦出一句:“没吃。”

    虽然小沙弥的回答是没有错的,但是雪风设计的判断过程太过于复杂了,他后来又对判断程序做出了修改,采用了松散式的判断模式,以往的判断都是采用排除法,这个不是,就试下一个,直到试出一个正确的,因为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是非常快的,它一秒钟就可以计算上亿次,所以我们是不会感觉出它的慢来。但是一旦要排除的对象过多,计算机就完了,它会一直计算一直排除下去,直到它找出正确的答案,或者是它排除完所有的侯选对象,小沙弥就是这样傻傻地排除了两天。

    人们有很多日常用语和常识性的对话,很多时候人们之间的对话都是有固定模式的,雪风根据这个,给小沙弥设计了自我记忆的判断模式,一些常用的对话它会记录下来,在遇到此类问题是,它会直接优先考虑上一次的判断,而不是再次进行重复判断;小沙弥每正确判断出一句话的语义后,它会做一个记录,它会根据自己的这次成功经验对判断过程进行简化,去除掉一些不必要的判断过程。

    小沙弥判断的次数越多,它的判断速度就会越快,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小沙弥的判断速度就有了质的提高,最后都能够和电视剧里的人物对台词了,这就好比是一个小孩刚开始学说话,说的多了,也就熟练了。

    雪风一点也不担心小沙弥犯经验主义错误,他认为人的语言系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语言系统,计算机语音系统的最高目标就是达到人的水平,人说话的时候都是*自己的感觉,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何况是计算机呢。犯点错误不要紧,只要能够改正就可以,雪风给小沙弥还设计了一套自我完善的程序,帮助小沙弥经常自我检查、自我整理现有的词汇库,及时修正错误。

    再后来,雪风就给小沙弥设计了指令系统,它不再是简单地陪雪风聊天了,它可以分辩出哪些是对话,那些是指令,然后根据指令去执行相对应的任务。

    雪风这时候就把小沙弥并入了自己的外挂系统中,除了和游戏中的人对话外,小沙弥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拉生意,它会自己去招揽生意、侃价,生意谈成后,它会在客户把钱汇过来后把对方的帐号挂到代练机器上。代练期满后,它会主动和对方联系,询问是否续时。

    如果非要问雪风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什么,雪风肯定会说是小沙弥,三年来,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小沙弥的完善,不断地修改才造就了小沙弥的更加完美,反正雪风是没有见过比小沙弥还要完美的智能语音管理系统了。

    不过,能够把一个软件压榨到如此地步的人,他倒是见过了,那就是他自己,小沙弥可以说是雪风的大管家,因为它比雪风还要清楚雪风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也可以说小沙弥是雪风雇来的童工,它每天要工作24小时来帮雪风赚钱,可雪风却从不给它发薪水。如果小沙弥是人,它肯定会告雪风“虐待童工”。

    现在,雪风又要压榨小沙弥的剩余油水了,写程序本来是程序员的天职,现在他也要把自己的天职让小沙弥来代劳了,如果吃饭也能让计算机代劳,不知道雪风会不会写一个吃饭系统出来。

    让计算机来写程序,远远比让它来说话要简单得多,很多现行的编程软件都有一个叫做编程向导的功能,根据提示,用户只要一步步输入自己的要求,就可以完成一个简单软件的设计,用户甚至可以是一个完全不懂编程的人,所有的代码都会由向导根据用户的要求来生成,用户不必键入任何一句代码,就可以拿到自己定制的软件。

    雪风这些年来也是每天不停地在写程序,虽然没出什么成品,但是他写了很多模块,一个成品软件都是由很多具有不同功能的模块组成的。雪风这次设计的星河新系统,其中90%的功能他以前都是写过的,只不过都是以一个个模块的形式保存的而已。

    他要让小沙弥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些模块全部修改一下,做到“标准一致,接口一致”,这对人来说,是个很繁琐的过程,但是让计算机来做,却是瞬间就可以完成的。他自己只需定好标准、预留统一的程序接口,就可以让小沙弥去修改了,修改完成后只要把接口程序写好,就可以把这些模块全部组装到一起了。

    雪风算了算时间,如果对小沙弥进行改造,让它帮自己来写程序,这样大概是需要半个月时间就可以完成新系统的开发,还有一点时间来进行测试和美化;如果全部由自己写,估计自己不吃不喝,也只是能刚好做到按时完工。

    雪风现在才觉得自己真是太生猛了,当时竟然一个人就敢接下这么大一个项目,还大言不惭地把自己与ken和linus相提并论,现在回想一下,自己都觉得丢人。

    说干就干,雪风立马把写新系统的事情放到了一边,着手解决如何把修改模块的问题实现程序化。在雪风决定对小沙弥改造时,他就已经有了一些思路了,否则他也不敢冒然做出这个决定,雪风不断地翻看着自己以前写好的模块,分析它们共同点,不时在纸上写写划划的,来论证自己思路的可行性和改进的方法。

    雪风对小沙弥的改造一忙又是两天,等他把小沙弥改造完成时,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又是连续敲了30多个小时的键盘啊!

    雪风往床上一栽,实在是撑不住了,他得睡一会,迷迷糊糊中他好象看见了周公家的闺女,却传来了“嘭嘭”的声音。

    有人在敲门!雪风没动,此时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想动,太累了。

    门外又“嘭嘭”了两声,然后就安静了下去,雪风眼皮一合,准备再次进入梦乡。

    “哐~”的一声把他又吓醒了,紧接着又传来了几声“哐哐”的砸门声,“疯子!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不然我要自己进来了!”

    “刷!”雪风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这个死丫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自己睡觉的时候来,真是要命啊,雪风赶紧跑出去开门:“来了,来了。”

    陈砚一进门就吼道:“疯子,你要死啊,敲半天都不开门,在屋里干什么。”

    “姑奶奶,我要睡觉啊。呶,这里,你看看,连续看了两天的屏幕。”雪风指着自己的一对黑眼圈,然后又把自己的两只鸡爪子伸了出来,还故意颤了三颤,一副哭丧脸:“还有手,连续敲了几十个小时的键盘了。”

    陈砚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让雪风这么一说,再仔细看了看雪风的模样,不由得开始心疼了,这哪里还有个人模样,一脸的胡子拉碴,头发油不拉唧的,身上的衣服也是一股子汉臭味,人站在那里都打着飘。

    “你这是干什么了,怎么成这个样子了?”陈砚急忙问到。

    雪风站在那里都打磕睡,“还能干什么,写程序,写程序呗。”,说着雪风就往客厅里的沙发上一倒,闭眼就要睡觉。

    陈砚过去在雪风的胳膊上掐了一把,“先别睡,起来,把话说清楚再睡。”

    雪风痛得呲牙咧嘴,眼睛却不舍不得睁开,摆手道:“别闹,别闹,让我睡一会,就睡一会。”

    “你说,你怎么得罪了菲姐,我今天去星河的时候,我刚一提起你,菲姐的脸色就不对劲,怎么问也不说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清楚啊~”陈砚一边说,一边又使劲掐雪风。

    这次陈砚是使了力气的,雪风吃痛,把眼睛睁开了,一脸的迷茫:“什么?”,敢情他刚才根本没听见陈砚在说什么。

    “走!”陈砚彻底被打败了,拽着雪风就往外面走,“我约了菲姐一会见面,你过去亲自给菲姐赔个罪,她可是最要好的姐姐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不会不原谅你的。”

    “赔什么罪?”雪风根本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迷迷瞪瞪就被陈砚拖了出去。

    陈砚一把将雪风塞进车里,“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说完自己也钻了进去。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