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十二章 问卷调查

第十二章 问卷调查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当雪风出现在星河的时候,欧阳菲被他那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吓住了,急忙问道:“雪风,你昨晚上没睡好?”

    “别提了,一晚上都在做恶梦,都没怎么睡。”

    “一个大男人,至于被梦吓得睡不着么。”欧阳菲有点好奇。

    雪风一脸神秘地*近欧阳菲,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我梦到谁了么,我梦见陈砚了,你说,这还不算恶梦?”

    “咯咯咯~”欧阳菲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雪风这一本正经的表情真是太逗了,“你……你……,不行了,我肚子疼。”

    “嘘!”雪风朝左右看了看,道:“这事可不能让陈砚知道,你也不想恶梦在现实里重演吧?”

    欧阳菲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你真是太好笑了,和陈砚一样,天生的活宝。说吧,你今天来干什么,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

    “你等等啊。”雪风说完跑出欧阳菲的办公室,一会就提着那捆厚厚的问卷走了进来,往欧阳菲的办公桌上一放,“欧阳老总,麻烦你这个问卷给发下去吧,让员工们认真填写,完了之后再交上来,我要用的。”

    欧阳菲白了雪风一看,“你和陈砚一样,叫我菲姐就可以了。”

    “这不行!”雪风很坚决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做我姐姐不合适,我们现在一起走出去,人家肯定会说你是我妹妹。”

    “呸~贫嘴。”欧阳菲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很开心,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年轻的,就象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钱多一样,“你这东西都是些什么啊,这么多?”欧阳菲拍了拍那些问卷。

    “用来收集大家意见的,每人两份,一份是员工资料登记,一份是调查问卷,麻烦菲姐帮我发下去吧。对了,这事不要让银蝶的人知道。”雪风嘿嘿笑着。

    欧阳菲奇怪地看了两眼雪风,这小子做事怎么老这么天马行空似的,一天一变,让人根本无法捉摸,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会让下面的人注意保密的。”

    看着欧阳菲吩咐秘书把问卷发了下去,雪风就有些无聊,坐在沙发里等,不一会就来了困意,脑袋跟磕头虫一样点个不停。

    欧阳菲看雪风那个难受的样子有点想笑,过来推了推他,“我里面有个休息室,你先进去眯一会吧。”

    “啊!”雪风睁开眼睛,还有些迷糊,“什么?”

    “噗~”欧阳菲被雪风迷迷瞪瞪的样子给逗乐了,“你到里面去睡吧,你在这里我看着难受,你也难受,一会来了客户就更难受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有打搅到你吧?”

    “没有,你跟我来吧,也不知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好象八辈子没过觉一样。呵呵”欧阳菲笑着就走过去打开了办公室里的另外一个门,“来吧,到里面去睡。”

    雪风也不客气,他实在是太磕睡了,要是不睡的话还不觉得,但是刚才小寐了一会,就把他的磕睡虫全都勾了出来,只想找个枕头赶紧躺下去。

    这间休息室的面积不大,一张沙发床就占据了一小半的空间,旁边还摆一个小小的冰吧和一张按摩椅,阳光穿过粉红色的窗帘射进来,屋里顿时充满了一种很柔和很暧昧的味道,床上的一切也都是粉红色的,屋里还飘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感觉很舒服。

    雪风进来看了看,又觉得有些不合适,这一看就是个标准的女性卧室,自己和欧阳菲又不是很熟的关系,睡里面确实有点不好,笑道:“算了,还是不睡了,等下面的人把资料填完,我还得带回去统计呢。”

    “怎么?是嫌我的房间太寒碜了么?”

    “不,不!”雪风连连摆手,“我这个人睡惯了自己的狗窝,突然让我睡这么舒服的地方,我怕我会失眠的,呵呵。”

    “少贫嘴了。”欧阳菲过去把一张毯子拉开,“让你睡你就睡,我出去做事了。”

    看欧阳菲出去拉上了门,雪风抓了抓头皮,看来不睡这都不行了呢,那就睡吧,色既是空,空既是色,老衲从不好色,有什么睡不安稳的?雪风脱掉鞋子,钻进毯子里,嘴里默默念了几遍:“阿米豆腐”后,闻着毯子上那淡淡的香气,他就睡死了过去。

    雪风好象掉进了西游记中的盘丝洞,他的周围全是蜘蛛变化出来的美女,一个个扭动着腰臀朝雪风招手。雪风穿着唐僧的袈裟,手捧钵盂和禅杖,嘴里不住地念着“阿米豆腐”,苦苦抵制着美女的诱惑。

    一个妖精从美女丛中走了出来,来到雪风面前,轻轻抚摸了一下雪风的脸颊,然后开始大跳艳舞,雪风赶紧闭了眼睛,却仍然可以感觉到美女的乳波臀浪。美女边跳边不停地去雪风,这让雪风的阿米豆腐愈念愈快。

    美女一曲跳罢,钻进雪风的怀里,朝雪风的脖领出轻轻地吹着气,“大师,你说我美不美?”

    “唔~”雪风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了,一把抱住了那妖精,“美,美,你是天底下最美的美人了。”

    “嘿嘿嘿~,唐僧,你终于还是动了凡心了。”那美女突然幻化成蜘蛛模样,张开了血盆大口就朝雪风咬了过来。

    “啊!”雪风已经之下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陈砚那张笑脸,她正笑嘻嘻地看着雪风,好奇地问道:“喂!疯子,你干什么呢,梦见什么东西了,快给我说说”。

    雪风“呼”一下坐了起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没什么,没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砚撇了撇嘴,“我们可是一个团队的,你都来了,我能不来么,真是的~”陈砚无聊站了起来,朝外边走了过去。

    雪风赶紧下床穿好了鞋子,心里暗想自己刚才怎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仔细一回想,好象刚才那个挑逗自己的妖精倒和陈砚有几分相似,难道是自己对这丫头有意思,也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怎么会变成唐僧呢,应该是猪八戒才对嘛。

    雪风在自己脸上轻轻抽了一下,奶奶个腿,自己怎么又开始思恋红尘了,佛祖啊,你原谅我这个犯戒的弟子吧。

    “你跑我这里来,你舅妈不会生气吗,再说了,你也好几年没见秦明了,去接个机怕什么?”欧阳菲似乎有点嗔怪的意思。

    陈砚摆了摆手:“不说他,我就是为了躲他才跑你这里来的。我刚才进去看,雪风那小子睡觉还流口水,和个小孩一样。呵呵。”

    雪风刚一出门,就听见了这句话,顿时老脸一红,赶紧去摸嘴角,果然有些粘粘的意思。这死丫头,不就是流个口水么,有什么可好奇的,非要闹得人人皆知。雪风刚想咒这丫头几句,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自己刚才起床时也没仔细看,不知道那口水有没有流在枕头上,要是…….

    坏了!坏了!雪风心里暗暗叫苦,那可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证据,尤其留到了一个女人的床上。

    欧阳菲发现雪风走了出来,赶紧打断了还在眉飞色舞的陈砚,“雪风,你起来了啊,这里是你的调查问卷,已经收上了来了。”

    死就死了,雪风只好走了上去,陈砚和欧阳菲都朝着他怪怪地笑,这让雪风再次憋了个脸红:“谢谢菲姐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得把这些数据分析一下。”

    “别急别急。”陈砚一把拉住了雪风:“你小子这么着急走,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嘿嘿。”

    雪风在陈砚头上敲了个爆栗:“亏你个头,我有什么亏心事?”

    陈砚捂着小脑袋瓜子,怒道:“你……”,就要再次揭发雪风刚才的糗样。欧阳菲却开口拦住了她:“小风,你先别走,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

    “什么?”雪风和陈砚两人兀自表演着大眼瞪小眼。

    欧阳菲轻笑了一下,两人的模样太逗了,一对活宝,一对冤家,她只好拿出一份问卷来,道:“你整个问卷很有意思,居然还问员工是不是左撇子,这和我们将来的新系统有关系吗?”

    “左撇子?”陈砚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赶紧拿了一份找了起来。

    “这个怎么说呢,可以说是有关系的,因为毕竟这个管理系统做出来,最后还是由员工来操作的,所以在设计她的时候,就要充分考虑到大家的一些操作习惯,当然,这个并不影响整个管理系统的开发进度。”

    “哦~”欧阳菲点了点头,“你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上次给我们设计旧系统的软件公司,只是说要买什么什么设备,然后说要有什么什么功能,我当时觉得还是不错的,没想到做好系统后一运行,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雪风笑了笑,“一些软件公司为了减少开发成本,他们往往不去考虑客户的真实需要,只是把他们过去做过的一些比较成功的类似系统做一些修改,或者进行一些完善,然后就去向客户推销自己的功能,让客户去适应自己的软件,这样做出来的系统往往只是看起来很好,实际用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疯子!你也太变态了吧。”陈砚突然叫了起来,指着问卷中一处:“你居然还问人家会不会用公司的电脑访问黄色网站?难道这也和系统开发有关系么?”陈砚说完气鼓鼓地看着雪风,这小子根本没把心思放在系统开发上,问来问去全都是一些无聊的问题。

    雪风面色一红,“这个嘛,其实这只是人家的个人爱好,我们本不应该干预的。”

    “你说什么?”陈砚又开始瞪眼了,欧阳菲也是奇怪地看着雪风,只是没有象陈砚那样直白地表达出来。

    “你先让我说完嘛!”

    “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我就不信这个无聊的问题能和我们的项目有什么关系。”

    雪风扫了一眼陈砚,继续说道:“企业的员工里免不了有一些人会有些不良的嗜好,这些我们平时是很难观察不出来,就拿访问黄色网站来说吧,我们又不能24小时看着他,技术性屏蔽也有力所不逮的时候,只要没人看守,他们随时可能会访问黄色网站。根据我的调查,企业内员工很少有人会在公司的机子上装杀毒软件,当他们访问到一些恶意网站时,就可能会造成企业信息的泄露。所以,我们得做好一些安全措施,比如信息加密、内嵌病毒防火墙之类的。”

    “那你问他,他也不会傻到告诉你他喜欢访问黄色网站吧!”陈砚虽然看雪风说出了一套套的理由,但还是有些不服气。

    雪风双肩一耸,“那有什么呢,我也没想他们会说实话,只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很关注这个问题就够了,他们以后再做这些事的时候,就会很小心了,或许还会主动装个杀毒软件什么的。何况,我以后还会再进行好几次问卷调查,一次不行,下次我换个方式再来,是狐狸就迟早会露出尾巴的,哼哼。”

    陈砚彻底无语了,狠狠地瞪着雪风,这个家伙明明就是不务正业,偏偏能找出那么多理由来,真是气死我了。

    “谁让我是个狡猾的猎手呢。”雪风也回瞪了一眼,“你把眼睛再瞪大点也没用,哈哈。”

    欧阳菲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你们俩别闹了。口口声声说是一个团队的,我看倒像是仇人。”

    “摊上这么一个伙伴真倒霉,老是找我的茬。”雪风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叹着气。

    “嗯?”陈砚轻轻哼了一声,斜瞟着雪风:“疯子,你再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当然,一个没有不同意见的团队就不是一个好的团队,我们的团队正因为有了你,才成为了一个好团队。”雪风赶紧改口。

    “哼哼,知道就好。”陈砚对雪风的机灵很满意。

    “得!得!”欧阳菲有些受不了,笑骂道:“你们俩就别在我们演肉麻戏了,我都想吐了。”

    雪风两人一阵尴尬,还是雪风反应快,“我先回去了,还要把这些问卷结果统计出来呢。”

    “我也去!”陈砚赶紧跟上。

    “好呀好呀!”雪风这次可没有拒绝,这丫头主动要求做苦力,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推辞呢,刚好,回去统计问卷结果的事情就交给这丫头了,雪风心里在美美地划算着。

    “你也去?”欧阳菲看着陈砚,“万一…….”

    陈砚一皱眉,“我就是怕他找到这里,所以才要走。”

    原来死丫头是为了避难啊,雪风又觉得自己答应得太痛快了,自己把她带回去,让这丫头知道了自己的“基地”坐标,说不定哪天惹翻了她,她就会一把火把自己房子烧了,当下扯了扯陈砚的衣服,“你先别着急,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雪风扫了一眼桌子上那厚厚的问卷,“喏~,那些材料由你来搬吧。”

    “你!”

    “你随便!”雪风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算你狠!”陈砚狠狠剜了一眼雪风,然后垂头丧气地抱起那沓问卷,嘴里叽哩咕噜地故囔着:“没人性啊,希望佛祖能保佑你以后不被我抓住一次小辫子,否则……,哼哼~”

    “呃?”雪风的冷汗马上就出来,“我想好了,这材料还是我来搬,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陈砚赶紧把东西往雪风怀里一塞,然后屁颠屁颠跟着雪风的背后。

    欧阳菲看着两人走了出去,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人简直就是绝配。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