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十章 卖乖取巧

第十章 卖乖取巧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陈砚领着雪风一路看过去,熟悉着星河的各级设置,以及各个部门的工作性质,等两人来到星河的网络中心时,银蝶的人和欧阳菲都在这里。

    “这里就是我们星河的网络中心,这栋楼内的几百台机子都是通过这里来实现内部的互联互通,以及对外部的访问。这台服务器上现在运行的就是我们星河的企业信息办公系统的管理程序,通过这个界面,我们可以知道所有机器的活动情况,以及员工在做什么,并且可以对这些机器进行完全控制。”

    “企业所有员工的机子上都运行了这套软件的客户端,,每个员工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帐号,各自的帐号只能在他们固定的机子上才能登录。通过登录这个软件,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些员工来上班了,这个登录方式也算是同时俱备了电子签到的功能。”

    “员工登录这个系统后,就可以进行一些操作,比如电子办工、数据的输入输出、文档共享、打印共享、内部交流。部门不同,他们的客户端程序在功能上也稍有不同,财物部门的客户端会自动核对企业的收支情况、员工的当月工资奖金;管理部门可以通过客户端给相关部门下发任务、以及对一些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得到一些参考性的报告。另外,只有登录了这个客户端后,员工的机器才可以访问到互联网。”

    星河的一个网络管理员给大家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然后银蝶的几个工程师开始聚在一起开始讨论:

    “总体功能还不错,和目前流行的企业管理系统基本一样。”;

    “估计是在具体的功能模块上出了问题,我们一会做个详细的测试。”;

    “还有,对他们的硬件设施也要做一次检测。”

    一个跟随过来的助手在飞快地做着记录。

    “对不起!打断一下,我想硬件就不必测试了,我们星河的所有设备都是总部刚刚花费了数千万资金购置的,比目前市面上流行的配置要高出好几个档次。”星河的网络管理员在一旁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工程师们稍微露出不悦之色:“你要知道,并不是配置好的机器就一定会适合自己的办公系统。”

    管理员吃了个瘪,就退到了一边,心里有些不服气,谁让自己不是专家呢,嘴里就咕哝着:“我还没见过好机子适应不了,到破机子上倒能适应的系统呢,这又不是硬件,存在协调问题,一群傻x。”

    “兄弟,过来看一下,点下这个按钮是不是保存当前数据?”就在一群人在讨论的时候,雪风不知道怎么就摸到了一台服务器跟前,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上面的管理程序。

    “你别乱点。”管理员忙走了过来,“小心出问题”

    可惜他还是迟了那么一点点,雪风说完就点下了鼠标,只见服务器屏幕一黑,然后就“滴”一声开始自动重启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说了不让你乱点,你还乱点,出了问题谁负责?”管理员一把将雪风推开,紧张地看着屏幕上的信息。

    雪风撇了撇嘴,“你不要紧张,不会出问题的,出了问题我负责。”

    管理员看系统正常启动了,数据一切正常,犹自狠狠瞪了雪风一眼。

    雪风也不在乎他的态度,继续说道:“我只是想给大家证明一件事情,刚才银蝶的那位前辈说得没错,好的机器不一定就什么系统都能适应。你知道刚才服务器为什么会重启么?这个管理系统采用的数据存取手段和硬盘的读写方式有些冲突,稍微不注意,就会造成硬盘读写错误,然后就重启,如果严重的话还会导致硬盘崩溃,数据丢失。”

    雪风的这段话,顿时让银蝶的那几个工程师觉得浑身通爽,作为技术方面的专家,没有什么比大家都附和自己的观点更能让自己舒服的了,几个工程师此时再看雪风,又觉得顺眼了几分。

    “能让大秦看上的人果然不简单啊,在这一点上,我们倒是可以算得上是英雄所见略同嘛。”几人也把雪风回捧了一把。

    “哪里,哪里,您几位都是程序界的权威,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指出问题而已。”

    陈砚在一旁不屑地皱眉,心里暗自咒骂:“呸呸呸~肉麻!虚伪!这小子在其他方面不开窍,这方面倒是机灵得很嘛,心思全没用在正路上。”

    那几个银蝶的工程师更加高兴了,道:“小伙子,那你对这个新系统的建设有没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交流交流。”

    “这个,我目前还没有什么想法,得做完详细的检测和调查才能确定。”

    “嗯,不错,我看这个旧系统就失败在当时的开发者不够认真,不够细心,没有把工作做扎实。”众人都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工程师的意见。

    “既然大家的意见一致,我看我们就开始动手吧,时间也比较紧迫,三个月的时间,得完成调查、开发、测试,到最后的成品,任务并不轻松啊。”另外一个工程师说到,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通过,银蝶的人一阵商量后就先离开网络中心。

    按照软件开发的流程,专家鉴定出了问题所在,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安排专业人士来进行硬件检测、企业业务调查等等工作;等这些调查报告出来后,资深的工程师就可以根据这些报告来确定整个系统的架构,划分出功能模块;最后由程序员们分工完成这些模块的代码设计,整合到一块后,经过反复测试完善,就是最后的成品了。

    “你小子搞什么鬼呢?”陈砚掐了掐雪风的胳膊,昨天和今天雪风对待银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疼!疼!”雪风已经叫了起来,揉着胳膊道:“姑奶奶,轻点,你难道就不知道这样会疼嘛?我能搞什么鬼,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我说的也是事实。”

    “切~鬼才信你呢。”陈砚白了一眼雪风,“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雪风一摊手,“还能怎么办?我准备跟着银蝶的人,我可没有他们那套检测设备,等他们检测完了,我借来看看。嘿嘿嘿。”

    “你小子太奸诈了!”陈砚在雪风肩膀上猛一拍,大笑了起来:“我说你小子今天对银蝶的人这么卖乖讨好的,原来安的是这个心啊。”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穷人呢,如果说两句好话就能换来对方的一份检测报告,我倒是很乐意再多说两句的。”雪风嘎嘎地笑着,就朝门外走去,陈砚也是一脸奸笑跟在了后面。

    “我们这个系统以前也经常这样崩溃吗?”欧阳菲问着那个管理员。

    “从来没有!”

    欧阳菲“哦”了一声,看着雪风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她有些弄不懂雪风刚才的行为,如果系统真的存在问题,这个家伙没用任何检测工具,只是随便一看,就找出了系统的毛病,那他应该不是很需要银蝶的那份报告吧;如果系统根本不存在问题,谁也没看到他做什么手脚,服务器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死机了呢,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呢?

    银蝶的工作人员很快赶了过来,他们分为几拨,分别去做各自的工作,有的去分析星河网络的网络结构、有的去分析星河的企业部门设置和业务链、有的是专门分析星河的旧系统,雪风和陈砚则跟在那些检测硬件的工作人员的后面。

    陈砚显得兴致很高,眼睛紧紧盯着那些银蝶的人,出一张检测报告,她就赶快要过来仔细看一遍,其实她根本就看不懂,不过这没关系,这丫头看完之后还不忘把人家的检测结果全部复印了一遍。

    雪风对这些员工的机器上的一些外设、甚至是员工桌子上的一些小玩意的兴趣要更大一些,每每看到,他都要上去打听清楚这些东西的用途,碰到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东西,他还会拿笔赶快记下来。

    “喂,疯子,他们其他组的分析报告我们要不要也拿过来复印一下?”陈砚的手上已经抱了一大摞复印的报告,她把报告往雪风怀里一塞,“反正都已经复印了这些,来者不拒嘛,不如一起借过来参考参考吧,嘿嘿。”如果让张凌风看到陈砚现在的样子,他肯定会把眼镜跌破的,这丫头从来就没有一件事情如此上心过。

    “不用,不用,这些就够了。”

    “原来做个程序还真是麻烦啊,你看他们今天来了那么多人,忙了半天只是在做调查分析,搞出这么多我看不懂的报告。我们就两个人,怪不得我舅舅说你是个来混项目补助金的骗子呢。”陈砚看着周围那些跑来跑去的工作人员,吐了吐舌头,开始发牢骚。

    “你舅舅?”雪风愣了一下。

    陈砚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摆了摆手,道:“说了你也不认识的。”说完就朝前走去。

    雪风也没在意那丫头的话,追上来凑到了陈砚耳边:“丫头,放心吧,这又不是组队打boss,要*人多。这个做程序关键还是*实力,你看看,我自己就是一个天才了,再加上你这个超级天才,组成了打遍天下无对手的夫妻店,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嘿嘿。”

    “那是!”陈砚先是一得意,随即反应过来,怒道:“什么夫妻店?”

    “不要这么认真嘛,我只是一个比喻。”雪风一撇嘴,低声嘀咕道:“只不过是一时的空间错位,把游戏带到了现实了嘛。”

    陈砚远远看见欧阳菲正朝这边走来,就扯了扯雪风的衣服:“我们在游戏里认识的事,不许让任何人知道,听见没?”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许!”

    雪风一叹气,“好吧,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坚持的话,我只好成全一次你的法西斯梦想了。”

    “你们俩在忙什么呢?”欧阳菲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雪风把手上的一叠报告举了举,笑道:“忙着把别的成果据为己有。”

    “对了,今天只听银蝶的人说了对我们现行管理系统的意见,好象还没听你的意见呢。”欧阳菲仍然笑着看着雪风。

    “我?”雪风指着自己,随即摇了摇头,“我没什么意见,我只想知道星河的员工对现在的系统有什么意见,当然,也包括欧阳老总你的意见。”

    欧阳菲一愣,道:“你是做项目的专家,这些意见不是应该由你来提么?”,欧阳菲不记得上次做系统的那个公司问过自己的意见,或许问过,但是自己的意见好象并没有在系统里得到体现。

    “这怎么会是由我来提呢,将来系统做好之后是由你们来使用的,作为项目开发人员,我的责任只是把客户的意愿设计到新系统里。”雪风笑着回答到。

    欧阳菲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个雪风让人感觉很独特,他的想法说话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处处透着新奇。

    “欧阳老总,我得回去了,我先把这些分析一下,明天再过来。”雪风打断了欧阳菲的沉思。

    “疯子,你不会又坐公车回去吧?要不要我送你?”陈砚一想起雪风来的时候的样子就想笑。

    雪风连连摆手:“别,别,我可不愿意引狼入室,我还是自己坐车回去吧。”,这话好象是陈砚前天在小吃街分别时送给雪风的,雪风现在又把它还给陈砚。

    陈砚大怒,一脚把雪风踢飞,“那就滚吧,好心没好报,我还懒地送你呢。”

    看着雪风嘿嘿笑着走远了,陈砚一把欧阳菲的胳膊,“菲姐,我们一起去逛街吧,你这身衣服该换了。”

    欧阳菲无奈地摇了摇头,“那稍微等我一会,我去把今天的事情安排一下。”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