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九章 火星来的怪物

第九章 火星来的怪物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奶奶个腿!老子一定要自己买辆车!”雪风站在路边不停地诅咒,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他连续拦了几辆车,可是车一停,马上就被别人冲过来把车抢了,他每次都比别人慢半拍。

    雪风朝周围看了看,无奈地摇着头,那些没抢到车子的,大概也和自己一样,都是些无业游民,平时缺少锻炼,自然不是这些上班族的对手。雪风突然想笑,原来上班真的不错,除了有份稳定的收入外,还有不少延伸出来的好处,至少在抢车这方面,就要比一般人强上很多。

    远远看见一辆大巴开了过来,里面黑压压的,雪风就有些担心,生怕那车会被挤散架或者被压爆胎。但雪风身边的人却完全没有这些担心,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让雪风也跟着紧张起来,***,自己不会连公车也挤不上去吧,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嗤~”,车子停了下来,运气还算不错,车门刚好就在雪风的面前,雪风心里一阵窃喜,可是就在他抬脚准备上车的一刹那,他的前面一下多出了好多人,这些人就好象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雪风伸出去的脚顿时落了空,失去重心的他差点摔倒在地。没等雪风调整过来,后来的人群一拥而上,雪风就被这股洪流给冲上了车。

    “上车的乘客请往后门移动,准备下车。”广播里的女声是那么优美,可是雪风却产生不了一点好感。移动?纯属扯蛋,自己现在都已经被挤得两脚悬空了,别说移动,能让自己双脚着地站稳了都是一种奢望。

    雪风使劲左右转了转,才勉强让自己的脚尖和地板接了轨,车里拥挤的情景让雪风想起来了小时候那些来家乡收猪的车,一只一只的猪被赶上车,直到再也赶不上去,还要再往里面塞几只。不同的是,那些猪都是很不情愿被赶上车的,而上班的人却是唯恐车子把自己丢下了。

    雪风不禁有些庆幸,自己是个不用去上班的人,偶尔乘一次车就这么多牢骚,而周围的这些上班族,却得每天都忍受同样的痛苦。雪风在想,要是自己当年没被银蝶赶出来,甚至说没被银蝶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自己当时会不会重新找份工作,然后和这些上班族一样,每天朝九晚五,去做一个自己一直梦想着的程序员。

    想归想,假设归假设,雪风却不会为这事去感激银蝶,银蝶当年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是个人就不会忘记那样的耻辱。

    当雪风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陈砚就开始笑,单手指着雪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雪风被笑得有些莫名其妙,顺着她的手指一看,顿时也笑了起来,原来是自己的衬衫被挤掉了两颗扣子,胸脯都露了出来,鞋面也全是脚印。

    雪风赶紧把衬衫整了整,遮住春光,然后去笑陈砚:“死丫头,你笑什么!无知了吧,这可是最新款式的衬衫,据说可以提高透气性30%,难道你不觉得今天的天气有点热吗?”

    “热你个头。”陈砚笑得更加厉害了,“我倒是怀疑你今天又忘了带钱包,所以才去挤公车。”陈砚说完,还上前两步,垫高了脚给雪风整了整凌乱的头发。

    “谁说的,我今天可是专门带了钱包,还准备要还昨天借你的车钱呢。”雪风笑着就把右手伸进了裤兜里,脸色的笑意立刻就消失了,再使劲淘了淘,还是没有,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怎么了?”陈砚急忙问到。

    雪风没回答,又把左手伸进了另外一个裤兜里,脸上顿时又回了春,“原来跑这边来了,我还以为在车上遇到了劫富济贫的好汉了呢。”

    陈砚把雪风的钱包抓了过来,白了他一眼:“你办事就不能沉稳一点,一惊一乍的,差点吓死我。”说完一招手,把自己的司机叫了过来,把钱包往司机手里一递,“你到附近的商店去买件衬衫回来。”

    “麻烦这位兄弟了,随便买一件就行,不要贵的。”雪风赶紧补充道。

    陈砚瞪了雪风一眼,“反正就是他钱包里的钱,你挑最贵的买。”说完赶紧把司机打发走了。

    雪风看司机走远了,还在不住地肉痛,“太奢侈了,太奢侈了,我那钱包里有两百多块呢。”

    陈砚觉得自己有点幻听了,“多少?”

    “两百多啊,昨天借你100,剩了一些,今天出门又拿了两张一百的。”

    天啊,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陈砚气得差点没吐血身亡,回头吼道:“两百多你还用带个钱包?”说完气乎乎地朝星河的办公大厦里走了过去,真是丢人丢到家了,估计那司机现在正在笑话自己呢。

    “谁规定两百多就不用带钱包了?”雪风被吼得愣了一愣,低声嘟囔了两句,也跟着陈砚的后面,一手还抓着自己胸前的衬衫。

    星河传媒是中国最大的户外传媒,整个中国70%以上的机场、公交车、长途汽车、各大城市的路牌灯箱、公共场所的大屏幕,甚至包括机票、车票,这些地方印着的广告都是星河传媒的。星河传媒的影响力已经不亚于那些中国最大的电视媒体,她同样可以把一件商品迅速推广到全国。

    星河的老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雪风以前也听说过她的一些事迹。五年前,那时候星河还是个只有十多个人的小广告公司,只能算是勉强经营。这个女人就直接杀到大秦,找到了张凌风,要求大秦给自己公司注资。张凌风当时也很惊讶于这个女人的勇气,就问了一个问题,“投资可以,但是我需要一个理由。”

    “我可以保证让星河成为大秦底下效益最高的子公司!”这个女人当时是这么承诺的,她也真的做到了,据说每年星河的的资金回报率都高达300%-500%,是实实在在的效益最高。

    在雪风的脑子里,这样的女人应该是很精干,很有气势,甚至是让人一见就有些无法亲近的女人。但是事实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娇小抚媚,对谁都是一种淡淡的带着倦懒的微笑,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有一丝压迫感。

    这个女人看见陈砚走了进来,脸上立刻绽开了一朵花,“燕子,你今天怎么有空跑了过来。”

    “别提了!”陈砚此时还在生雪风的气,“今天我是陪这个笨蛋来做实地调查的。”,说完推了推雪风,“这是我菲姐,也是星河的老总。”

    “什么实地调查?”欧阳菲有点没反应过来。

    陈砚已经一屁股坐到了欧阳菲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了,“就是你们星河的那个企业信息管理系统。”

    “哦~”欧阳菲再次笑开了花,伸出手来,“那就拜托你多费心了,我是欧阳菲。”

    “雪风,很高兴认识你,能为你的公司效劳也是我的荣幸。”雪风也装出一副绅士的模样的伸出了手。

    欧阳菲却掩口笑了起来,雪风一看,却是自己再次春光外泄了,不由尴尬一笑,赶紧把衣服拽了拽,“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嘿嘿。”

    “没什么,要不是办公室里没有针线,我就可以帮你缝上。”欧阳菲“咯咯”地笑着。

    雪风忙说不用,还没客气完,被陈砚一把推开了,她一脸稀奇地看着欧阳菲:“菲姐,你还会钉扣子?”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就会吃啊!”雪风在旁边嗤了一声,替欧阳菲回答了。

    陈砚一脚把雪风踢到一边,“闭嘴!给我老老实实呆一边去,刚才的帐还没和你算呢。”

    “什么都不会,还这么凶蛮,看你将来怎么嫁得出去!”雪风边走边摇头叹息,陈砚追上去又掐了他几下,他才老老实实把嘴闭上了,索性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闭目养神,他昨天晚上睡得晚了,现在还有些迷糊呢。

    欧阳菲在一旁陪着陈砚说话,眼睛不时瞟两眼雪风,看陈砚刚才和他说话的口气,两人应该很熟,关系也不错,可是自己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甚至都没听陈砚提起过。

    刚才张凌风还给自己来电话,说陈砚介绍了一个来混项目补助金的二愣子,叫自己想办法把他打发走,没想到堂堂大秦老总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眼前这个人虽然表面很邋遢,甚至是吊尔郎当的,不过他的眼神却处处流露着自信和纯朴,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才学的人,根本不屑于去骗钱,小丫头这次倒是挺有眼光的,也不知道陈砚是从哪里挖出来的。

    两人没聊一会,秘书领着银蝶的人也过来了,他们都和欧阳菲客套地打着招呼,韩君毅今天没来,他已经彻底放心了,早早坐飞机返回了银蝶的总部。

    雪风被众人的声音吵醒了,有点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

    “你好!”银蝶的一个工程师走了过来,和雪风打着招呼。

    雪风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你好!”

    “我觉得你的名字好熟,肯定是在哪里听过的。”

    “啊!”雪风一个激灵就清醒过来了,也不迷糊了,难道自己的身份被银蝶的人发现了?

    “我昨天回去就一直在琢磨,你是不是top论坛的风神?虽然听说风神这人从来不接项目,但是我想在国内也只有风神才能让大秦请来和我们银蝶做对手吧。”那个工程师笑了起来,他的话一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都齐齐看着雪风。

    雪风一听就放松了下来,原来是说这个啊,我就说嘛,自己当时就在银蝶呆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做什么项目,怎么会被别人记起呢。看周围人的都在等自己回答,雪风双手一摊,自恋地一笑,“你们真的认为我像风神吗,那我就算是吧!”,说着还摆了一个pose。

    “是你个头!”陈砚跳了出来,指着雪风的胸前,“先把你衣服拉住,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就你这样子,哪里有神的韵味,倒是有股神经的味道。”

    雪风赶紧把衣服拢了拢,嘿嘿笑着:“见笑,见笑。”

    银蝶的人顿时失望地摇了摇头,尤其是刚才说雪风是风神的那人,更是后悔得不行,自己真是瞎了眼,竟然把这人和自己的偶像风神联系到了一起。

    欧阳菲奇怪地看着雪风,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良久才把目光收回,“既然大家都到了,我先带大家去到各部门看看,完了之后大家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可以尽管问。”

    众人正要出门,陈砚的司机刚好进门,雪风嘿嘿一笑,道:“大家先走,我换件衣服,稍后就来。”

    司机把衣服和钱包递给陈砚的时候,面色微微有些一滞。

    陈砚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把衣服和钱包往雪风身上恶狠狠地一扔,回头低声对司机说道:“回去后到公司去报销,就说是我买了一件衣服。”

    司机面色一喜,就赶紧告退出去了。

    陈砚看着司机离开,心里的火忍不住又被拨了起来,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碰上了雪风这个外星人,他难道不知道在地球上不管干什么事都是需要银子的吗,三天之内三次见面,他都让自己倒贴了钱,真是气死人了。

    想着想着,她就想回头再骂雪风几句来着,一回头,却傻眼了,雪风这厮动作还真快,就在陈砚转头给司机说话的功夫就把衣服换好了,此时正在扣最后一颗扣子,扣完之后还甩了甩头发,颇为得意地说道:“很遗憾,没让你欣赏到我彪悍的胸肌,不过,这衣服真的不错。”

    “你是怎么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陈砚过去撩起雪风的衣服看了看,她实在无法相信有人能在这么短短十几秒之内换好衣服,她想证明是自己是不是又幻视了,就狠狠在雪风的腰上掐了一把。

    “啊!”雪风立刻惨叫一声。

    “会痛啊,原来不是幻视。”说完还象看怪物一样看着雪风。

    雪风龇牙咧嘴揉着发痛的腰,还不忘哼哼道:“你也不看我是干什么的,我这双手,可是能同时控制四个键盘的,就是和世界上最厉害的钢琴大师比赛,我也不丝毫不逊色。”

    “上帝啊!”陈砚抚着自己的额头,“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