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八章 连环擂

第八章 连环擂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从大秦王朝回来后,雪风就一直在回忆自己和陈砚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想到第一次在游戏里认识时的场景,雪风就想起了那个蛮横暴躁而又有些傻乎乎的女刀客,脸上也不自觉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这丫头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就因为自己喊了她一声老婆,就提着刀把自己追得满山跑,非要宰了自己,等误会解释清楚了,这丫头又提着刀子把自己追得满游戏跑,非要让自己喊她老婆。

    记得丫头那次跟着自己回城后,就缠上了自己,自己打怪,她也打怪,自己做任务,她也任务,走到哪跟到哪,简直就成了自己的尾巴,怎么也甩不掉。丫头倒是振振有辞:“你不肯让我在游戏里做你老婆,就是还没原谅我,只要你不原谅我,我就跟着你。”

    自己实在是被缠得受不了了,竟然相信了那丫头的鬼话,天真地以为只要和她在游戏里结婚,丫头就不会缠自己了,谁知道这才是恶梦的开始。

    为了结这个婚,丫头逼着自己下了恶魔地牢的最底层,杀死了那里的boss深渊恶蛟,用恶蛟之筋和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采集来深海之钻打造了一副结婚戒指。然后又来到歧山仙境,杀死了神鸟凤凰,用凤凰的七彩羽毛和天蚕宝丝缝制了一件霞披,这才算是把婚结了。

    当然,那次自己口口声声说要讨回来的跑腿费至今也没要回来,丫头给没收了,说那就算是自己在游戏里娶她的聘礼。

    后来虽然换了好几个游戏,但始终也没能逃出丫头的魔爪,每次都是被丫头威逼利诱着给拜了堂。丫头总是那么有理:“我是个很专一的人,是不会抛弃糟糠之夫的。”

    “阿米豆腐,罪过罪过,老衲又开始思春了。”雪风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自我打趣了一番,就打开了电脑,还有好多正事要干呢。

    打开信箱看了看,没有新邮件,雪风就来到了top论坛,这里是他每天必来的地方。

    雪风刚一上线就被发现了,好几个人立刻发来了短消息,意思大致都一样,就是说今天论坛新来一位牛人,摆下了一个擂台,重金邀请高人前去攻擂,现在论坛上好多人都去凑热闹了。

    “网络打擂?”雪风笑了笑,这好象不是新鲜事物了,前一段时间秦小波的重金悬赏也算是个擂台。但是本着“有热闹不错过”的原则,雪风还是按短信息里提示的地址点了进去。

    “百万花红诚邀各路高手!”一个大大的标题出现在雪风的面前,雪风看了看帖子内容,原来是有个人设置了一个连环擂,是关于网络安全的,总共有10关,文章中只提到了第一关的入口地址,后面每一关的地址和过关要求都得从前一关中获得。

    “有趣,有趣!”雪风眼睛亮了起来,这个连环擂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你要过第二关就必须先得过了第一关,但是你就算过了第一关,却不一定能找到第二关,这就不仅仅是对攻擂者的技术考验,更多的是攻守双方智慧和思路的较量。这和以前的那些所谓的黑客游戏完全不一样,既然擂主敢放出一百万的花红,那他肯定是在擂台设置上下足了功夫,他本人也必定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雪风的兴趣被勾了起来,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去凑个热闹,抛开那一百万不说,他就喜欢结交世界各地的高手。

    雪风再往下看了看,设置擂台的人还在下面给了一些提示和要求:本次设置的10关内容各不相同,涉及到了很多方面的知识,单凭一人之力可能无法通过,建议有实力的朋友可以组成团队进行攻擂。完成10关者只需把最后一关那台服务器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发送到指定邮箱即可,我们会在核实后给你汇去奖金,本次擂台随即结束。

    最下面留了一个电子信箱,就什么也没有了,雪风看了看那人留下来的ip地址,显示的地理位置是澳大利亚,但是擂台第一关的地址却是在国内,很显然那人是用了代理。

    雪风到论坛的其他板块去看了看,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这个连环擂,很多人都跑去试了试,最快的已经过了三关,但是大多数人被第一关就给拦住了,聚在论坛上研究着下一次的攻擂方案。

    “小风,你在吧?”短消息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是top论坛的站长发来的。

    “朕在,卿有何事,快快奏来。”

    “*,你个神经,做群众演员做疯了吧?说正事,今天论坛上闹得沸沸扬扬的百万擂台你看了没?”

    “嘿嘿,看到了,很有意思,正在考虑参加呢。”

    “太好了,我还在想怎么劝你参加呢,这下倒省了,嘿嘿。”

    雪风一撇嘴,回复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改主意了,总之,朕的策略就是:绝不能让手下的大臣们闲着。”

    “我猪圣明!但是此次战与不战,关乎我top论坛的坛体,倘若怯战,必会被其他的坛子所耻笑,还请我猪圣裁。”

    “我*!你这猪头比我还bt啊,见过喜欢当主子的,还没见过这么喜欢当奴才的。”雪风连吐了几口,继续回复着:“到底是什么事,你说清楚,别给我整酸文,老子看不懂。”

    “嘿嘿,是这样的,我刚才去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个摆擂台的人不光是在我们的论坛里设了擂,国内其他几个知名的论坛他都去发了帖子,现在大多数的坛子都动了起来,组织人员准备参加攻擂。大家都在较劲,第一个过关的,不仅仅是能拿到那百万奖金,更是对论坛实力的证明。咱们坛子里就属你最厉害,所以这个攻擂的任务,组织上就派给你了。”

    雪风挠了挠头,有点为难,回复道:“我今天刚接了一个大项目,要在三个月之内完成,我就是想参加,怕是时间上也不允许。”

    “老天!你说什么,我没有看错吧?”top的站长显然是太震惊了,“你不是从不接项目的吗?以前那么多好项目介绍给你,你一概不接。你今天出门是不是被车撞到头了?”

    “呸~,敢咒我,老子吐你一脸口水。以前我那是身不由己,但现在不一样了,我自由了,想接就接。”

    “*!我才不管你接了什么项目,反正你必须得去给我攻擂,三天后我来看结果。”说完这话就迅速下线闪人,每次说服不了雪风的时候,top站长就出使出这种无赖的招术,让雪风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雪风无奈地摇了摇头,记下了那个擂台第一关的入口地址,然后就退出了top论坛,交上这样朋友真是不幸啊。

    调出早上弄到手的量子密码的资料,雪风开始飞快地浏览起来,他要对这些资料进行分类,把一些没有价值的文件剔除掉。

    其实这些资料根本就不是什么量子密码的具体算法,真正的量子密码算法是不允许被人轻易调阅的,也不会保存得这么草率。雪风弄到的这些文件只不过是秦小波教授发表的一些内部论文,还有他和他的助手在研究量子密码算法时的一些测试记录和笔记。

    但是有这些就足够了,一些聪明的有心人可以很轻易从这些文件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揣摩出秦小波教授的在设计量子密码时的一些思路,再经过反复的测试和试验,将会有很有大的机率重现一遍量子密码算法的设计流程。很显然,雪风就是这么一个有心人,而且,他也不是很愚笨。

    雪风把这些资料整理完,已经到了后半夜,他有些兴奋,这些资料所涉及到的实质性东西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料。“真是一个牛人啊!”雪风越看就越对秦教授有些敬佩,虽然自己现在还无法弄出这个算法的流程,但是从资料的表面看,这个算法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纷繁复杂,难怪那么多高手都无法破解它,“也包括我!”雪风不忘把自己也算进去。

    要不是想到明天还得去星河做调查,雪风可能又要熬夜继续研究了。而现在,他只能意犹未尽地关掉了电脑,跑进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一垫,然后匆匆钻进了被窝。

    陈砚敲了敲张凌风办公室的门,推开门一看,里面只有张凌风一个人,顿时放松了下来。关上门,笑嘻嘻地跑到张凌风那张大办公桌跟前,往上面一趴:“我要请假!”

    “请假?为什么?”张凌风头也没抬,继续在批阅着文件。

    “我要去星河,雪风今天要过来做实地调查,作为他的合作伙伴和负责人,我也得去看看吧。”

    “不行!”张凌风还是没抬头,“你把我桌上这叠文件送去……”

    “为什么不行?”张凌风话还没说完,陈砚已经拍桌子了。

    张凌风皱了皱眉,只得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昨天我那老同学吃饭的时候都跟我讲了,你说的那个雪风纯粹是个二愣子,什么都不懂,只会拿大话唬人。我已经给财务打过招呼了,要是你那朋友确实缺钱用,你去把钱给他,就算是他完成项目了,然后叫他赶快走人,不要掺和星河的事情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陈砚一激动,跑到了办公桌里面,一手抓着张凌风那把硕大的椅子,那表情都恨不得把椅子当下就给撕烂了,“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雪风,你凭什么就认为雪风是来骗钱的。”

    张凌风一看自己坐在这椅子上有点危险了,怕是再耽误一会,自己就得坐地上了,赶紧站了起来,“燕子,你先别激动,舅舅这不是也是为你好么。来,来,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说着,就扶着陈砚的肩膀,把陈砚硬按在了椅子里。

    陈砚还是一副气乎乎的样子,“还有什么好说的啊,你宁可相信银蝶的那一个外人,也不肯相信我。”

    “燕子,你这话可冤枉我了。你不是同样宁可相信那个二愣子,也不肯相信我这个舅舅吗。”

    “这不一样!银蝶的老头一看就不怀好意,他和雪风是竞争对手,肯定逮着机会就说雪风的坏话,人家雪风可是一句银蝶的坏话都没说过的。再说了,要不是看在我面子上,雪风他还不乐意来给我们做项目呢。”陈砚得意洋洋地看着张凌风,她现在倒是冷静了下来。

    “啥?他还对我们大秦挑三拣四?”张凌风觉得这个雪风更加可恶了,“那就更不能让他做这个项目了。”

    “既然这样的话,”陈砚笑嘻嘻地站了起来,那笑容让张凌风心里有点发毛,“那我就去隔壁请个假去,我记得请假这事应该归副总管。”

    “燕子,你看你,先不要冲动么,有事好商量,好商量的。”张凌风赶紧一把拦住了陈砚,笑呵呵地把她再次按到椅子里。

    “我看没什么可商量的了,鉴于你昨天可能被银蝶的人在酒桌上收买了,我会向副总提出重新审核星河项目的建议。”陈砚一脸义正严词,说着就作势欲起。

    “得得得!”张凌风在陈砚的脸上狠狠掐了一下,“死丫头,算我怕了你。谁让我爱喝酒,又怕老婆呢,哎,我真命苦啊。”

    陈砚一把搂住张凌风的脖子,在他脸上“叭滋”亲了一下:“我就知道舅舅最疼我了,那我走了啊。”

    “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面,那小子三个月之后要是拿不出项目来,可不要怪我让他在程序界没饭吃。”

    “知道,知道,不过,你说的那根本没可能。”

    陈砚一边冲张凌风作鬼脸,一边就往门外走,出门差点就和人撞上,抬头一看,赶紧叫了一声:“舅妈好!”

    “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没把你碰着吧。”秦怡把陈砚扶住了仔细看着,她的办公室就在隔壁,正有点事要找张凌风商量来着,没想到一出门就和陈砚撞一块了。

    “没有,没有。”

    “没有就好,以后要小心点。”秦怡笑着,“你这孩子,从小就这毛病,和你秦明表哥一模一样。”

    陈砚觉得有点头疼,她一听秦明二字就犯晕,就想着赶紧溜走,“舅妈,我还有点事要去做,我先走了啊。”

    秦怡一把拉住陈砚,“你先别走,提起你表哥,我刚好有件事要告诉你,他明天就要从美国回来了,你和我一起去机场接人,这么多年不见他,你大概也想他了吧,呵呵。”

    “唔,想,想,晚上回家后我们再说这事,我得走了。”陈砚应付了两声,赶紧着跑远了。

    “这孩子!”秦怡笑了笑,转身进了张凌风的办公室。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