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为小说网站,非黑客网站,收集所有黑客类型小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是测试4 > 第一章 特洛伊的战争

第一章 特洛伊的战争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辟啪辟啪”

    借着台灯和电脑屏幕发出的昏暗灯光,雪风不断地敲击着键盘,其实他都用不着光线也能准确敲中自己想要敲击的键,正确输入自己需要的命令。因为大家都叫他‘在键盘上跳舞的天才’,这个称号除了能说明雪风的技术高超外,同时也证明了雪风待在电脑前的时间比谁都要多,基本上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外,其余时间他都在电脑前忙碌着。

    屏幕上的数据飞快地一闪而过,雪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关键数据,他盯这台服务器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

    突然,屏幕上的不断刷新的数据静止了,显然是遗失了和这台服务器的连接。雪风抬手看了看表,刚好是早上七点半,一个多星期的追踪,雪风已经摸清了这台服务器的规律,每天早上七点半,这台服务器都会自动重启。

    雪风灭了电脑前的台灯,起身拉开了窗帘。

    “唰~”窗外微明的光线射进了房里,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这个位于祖国西疆的城市才开始刚刚发亮。

    雪风推开窗户抓紧时间呼吸了几口清晨新鲜的空气,转身又回到了电脑前,屏幕上刚才静止的数据又开始刷新了,看来服务器已经完成了重启,雪风看了看时间,七点三十七分。

    “开工!”雪风兴奋地叫了一声,这家伙折腾了一个晚上,此时却仍然是精神抖擞。

    黑乎乎的屏幕没有了,闪动的数据也消失了,雪风把屏幕切换桌面,拿出自己的工具开始连接刚才的那台服务器。

    “您正在和ip为61?143?42?56的主机进行连接”

    “连接成功!您正在登录此台主机。”

    伴随着提示,雪风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登录窗口,雪风迅速地输入了一个帐号和密码。

    “登录成功!”,雪风已经看到了对方的桌面,他迅速打开了对方的进程一看,还是那款老得掉渣的反间谍防火墙,他笑了笑,自己对付这种防火墙简直是易如反掌,自己都已经登录了对方的机器,这防火墙还是纹丝不动,没有任何想要报警的意思。雪风又输入了几个命令,显示的结果证实这台服务器目前只有雪风一个人登录。

    “太好了,没人在!天助我也。”雪风又一个切换,回到了自己的桌面,打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显示为‘刺猬头’的文件。

    雪风把这个文件复制了一下,然后又切换到了对方的桌面,轻车熟路地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里面竟也有一个‘刺猬头’的文件,从外观上看和雪风刚才复制的文件是一模一样。雪风迅速地删掉对方的这个刺猬头,然后开始把自己复制的文件拖到了这里。

    提示“复制完成”后,雪风又仔细地核对了一下文件的大小和日期,还不错,和对方刚才的那个文件丝毫无差。

    不过,显示的一样,并不表示这两个文件就是一样,这个文件其实是雪风精心制作的一个伪装木马。

    前一段时间,闹得纷纷扬扬的量子密码引起了雪风的兴趣,雪风本身就是个破解迷,破解技术在全球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就去凑了个热闹。可是他花费了半个月时间,别说是破解,连个下手的地方都没找出来,这让雪风对这个量子密码的算法结构产生了无比大的兴趣,万般无奈之下他就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黑客,雪风以前用同样的方法还搞到过很多的先进的编程资料,甚至是视窗操作系统的源码。

    这台服务器其实是北方大学的论文资料库,并没有任何和量子密码有关的资料,不过这台服务器有个特殊的登陆器,用这个登陆器可以访问到中国科学院的资料库,那里才有量子密码算法的文献资料。

    这个登陆器就是那个刺猬头标志的文件,雪风制作的这个木马运行后的界面和登陆器一模一样,只不过在第一次输入帐号和密码后,不管正确与否,它都会先提示密码错误,然后才显示出真正的登陆器界面。

    一般人在看到那个密码错误的提示后,也许会产生有密码被盗的怀疑,但是再登录时却发现进去了,也就一笑了之,认为自己第一次不过是粗心大意,输错了密码,殊不知自己的帐号和密码已经被记录了下来。

    雪风看了看时间,七点五十三分了。

    他关掉了文件夹,开始删除对方服务器上的一些日志,这个行为在黑客界称为擦脚印,就是要把自己留在对方服务器上痕迹抹掉,防止被人发现。通常,服务器会把每个登录过的用户的帐号、登录时间、登录ip,还有本次登录期间的一些操作行为记录下来,这就是日志,也就是脚印。雪风此时就是把与自己相关的一些日志都清除掉,这样对方根本就不会知道曾经有人进入过他的机子。

    等雪风做好一切善后事宜,就以最快的速度退出了对方的机器。

    “正在断开连接,请稍侯。”

    “您已经断开了和主机61?143?42?56的连接”,屏幕一闪,又回到了雪风自己的桌面。

    “呼~”雪风长出了一口气,再看看时间,八点正,时间刚刚好,要是再迟个两三分钟,对方服务器的管理员就要来了。

    雪风关了自己的电脑站了起来,伸了伸腰,活动着筋骨就来到了自己的厨房,倒了一杯牛奶,然后和两个鸡蛋一起塞进微波炉里开始加热。

    窗外已经完全放亮了,雪风站在窗台上看着楼下传流不息的车子,以及那急匆匆赶去上班的人群,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刚刚钻出被窝的太阳,一伸懒腰,就把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了雪风的脸颊上,雪风的半边脸颊立刻披上了金色的光晕,远远看去很是迷人。

    “叮~”,牛奶热好了。雪风赶紧回到厨房,把牛奶和鸡蛋都端了出来,坐到餐桌前,等稍微凉了凉,“啪啪”两下敲碎了蛋壳,把皮一剥,两口一个瞬间就把鸡蛋吞下去了。

    喝完牛奶,拍拍肚皮,顿时觉得人也舒服也一截,雪风懒洋洋地站了起来,趿着一双拖鞋,“啪嗒”“啪嗒”地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房间的光线很暗,都拉着窗帘,雪风随手打开了灯,房间顿时一亮,这才看清楚了房里的一切,竟然全是电脑,整整齐齐地绕着房间摆了一圈,大概有三十多台的样子,显示器都黑着,但是主机箱上一闪闪的绿光告诉我们这些电脑正在工作着。

    雪风来到第一台机子跟前,顺手拉过一张椅子坐到电脑前,敲了敲键盘,显示器慢慢亮了起来。雪风点了点屏幕下面的一个图标上,就弹出了一个大窗口,里面密密麻麻记了好多,雪风又点旁边的一个按钮,便弹出来一个小窗口来。

    “昨日共有四位客户服务到期,续费服务客户三人,共计收取服务费450元,收费方式:银行转帐。

    昨日新增加客户五人,共计收取服务费800元,收费方式:银行转帐,根据服务项目,新客户已经被安排到15、24号机器。

    昨日共出售装备5件,价值rmb6800¥,出售虚拟币价值rmb120¥,共计6920元,收费方式:银行转帐。

    总计:昨日共收入资金rmb8170¥。”

    “哎~又得买新机子了!”雪风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了,明明心里是很高兴的,为什么非要用这种口气说出来呢。

    关掉统计,点开详细记录又看了看各笔收入的详细记录,确认无误后,雪风站了起来,从桌子下面拽出了一块大大的抹布,然后来到了下一台机子跟前。

    点亮了显示器后,就看见下面的任务栏里有十多个最小化的文件正在执行着,雪风点开了第一个,就看软件上面全是一些红色,绿色,黄色的小点在移动,下面的信息框里则不断刷新着:

    “玩家xxx杀死了一只精英怪,得到经验3768,铜币123,物品无”;

    “玩家杀死一只普通怪,得到经验800,铜币123,物品,虫卵三个。”

    这才是雪风的真正职业――网游代练,这个房间里所有的电脑都是雪风的赚钱工具,每个机器上都挂了十多个帐号,有雪风自己的,也有玩家的,而且这些外挂还是最为无耻的脱机外挂。

    这些外挂全部都是雪风自己制作的,共有三十多种游戏,业务多的游戏,比如《幻兽世界》《传奇》《西游》,占据了多一半的机器,业务少的游戏,则是多个共用一台机子。

    雪风写的外挂很出色,在一波一波的打击外挂声中,很多的外挂都被封了,只有雪风的还存活着,只因为他的外挂够智能。就算是和这些外挂一起组队练级的人,也不会相信自己的队友会是个外挂。幽默风趣的自动回复,精确的站位,合理的打击,默契到了极点的团队配合,就算是真人来操作,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平。雪风编程技术的长进,在一定程度上是和游戏分不开,再和游戏运营商一次次封杀外挂的对抗中,他才写出了如此完美的程序。

    其实,雪风的最大理想是做一个windows下的程序员,他编写程序的水平可是称得上卓越二字,他曾梦想自己要做出多么多么强大的软件,可是事与愿违,现实却将他逼到了这个行业里,空有一身高超的编程本领,却只能用来编写外挂,每每想起这个,雪风就会很伤感。

    不过他没有去传播自己的外挂,他很清楚,游戏毁了,自己的饭碗也就砸了,还有重要的是,作为一个程序员,他更清楚那些游戏制作者在制作游戏的过程中所付出的辛苦,虽然没能做成程序员,但雪风一直是以程序员自居的。

    后来,随着游戏运营商封杀外挂的力度逐渐加强,很多外挂纷纷落马,一些职业玩家就喊出了人工代练的口号,雪风也顺应潮流地喊出了这个口号,虽然他用的还是外挂,但是这又有什么呢,没人会知道真相的。大家付了钱了,要的只是月底看到级别和经验的增长。

    雪风每天早上必做的工作就是检查每一台机器的运行状况,并给机器清理灰尘。再次回到门口的时候,雪风长吁了一口气,轻轻揉着发硬的腰背,他***,伺候这三十多台机子,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放好抹布后,雪风稍微了休息一会,回头再看了看这些机子,确认无误后他就向外走去,闭门的刹那顺手关了灯,房间便再次回到了黑暗之中,只有机器发出的嗡嗡声。

    “我还真是个勤劳的小蜜蜂,忙到现在才睡。”雪风自恋似得冲着手表发噫症,现在已经快十点了,

    卧室当中有张硕大无比的床,雪风一把拉上窗帘,屋里就重新暗了下来。这家伙一个鱼跃,跳到了床上,一边脱衣服,一边闻着脱下的衬衫,一股子汗味,雪风皱了皱眉,顺手就把衬衫扔到了电脑的显示器上,“怎么这么大味道?一会起床就把你洗掉。”

    雪风往被窝里钻了钻,嘴里还嘀嘀咕咕:“才穿了一个星期而已嘛。” </p>。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